商业周刊:江德斌:温州模式衰落彰显中国式困局

核心提示:曾经的改革急先锋,民营经济的风向标——“温州模式”,一度是各地的学习榜样,但如今,似乎已经走到尽头,从顶峰急速衰落下来。


【图:温州曾经是民营企业的急先锋,堪称风向标】

根据中国官方公布的统计数字,今年上半年温州的GDP总量跌出浙江前三,增速更是位列全省11市之末。温州部分地区,甚至出现十店九关的清冷现象。向来被认为最有活力的资本斗场,究竟怎么了?

曾经的改革急先锋,民营经济的风向标,一度是各地的学习榜样。但如今,“温州模式”已经走到尽头,从顶峰急速衰落下来,实体经济低迷不振,出口订单衰减过快,虚拟经济亦遭受重挫,民间借贷麻烦缠身,面临转型期的危机。

从上半年的GDP总量和增长速度来看,温州明显已堕入中国式经济发展困局,传统优势不复存在,转型升级又面临种种困难,无法尽快扭转下滑颓势,以至于各种经济指标都很难看。

近些年来,温州经济已呈现“空心化”趋势,企业无心于主业经营,而是热衷于资本运作,追求资本炒作所带来的暴利。导致主业停滞不前,将资金用于炒股、炒房、炒矿等,虚拟经济日益兴隆之下,则是实体经济的花果凋零。

高房价、高人工、高税费、低利润、低技术,这就是温州企业面临的困境,也是中国式经济的缩影。在经营成本逐年高企的时候,以外向型为主的温州企业却没有抓住时机,沉迷于往日的辉煌,陶醉于资本运作的暴利,未能顺利转型升级,陷入今日的泥沼之中。

而在经受楼市调控、民间借贷危机、实体企业破产等事件后,温州的短板已暴露无遗,没有经济的“护城河”,必然要步入衰退调整的危机中。

温州没有资源优势,没有人才优势,敢于闯荡试水的草莽精神,曾经支撑起“温州模式”的快速崛起。但是,在经济发展跨过资本原始积累之后,“温州模式”未能更进一步,仍然停留在低端制造链条上,缺乏创新技术、创新人才,只能赚取微薄利润,注定被逐渐攀高的经营成本逼入死角。

未来能够拯救温州经济的,并非是房地产和传统低端制造产业,而是金融产业和创新技术产业,必须实现“温州模式”的升级,才能重新拾回发展龙头的地位。

目前,温州拥有雄厚的民间资本,良好的民间信用,促使民间借贷异常繁荣而稳定,但由于金融业未能开放进入门槛,导致温州民间资本被阻挡在门外,只能做体外循环。

产业资本进入金融业的道路被堵塞,诸多民企又缺乏融资渠道,从而堕入资本充裕与借贷难的悖论中。因此,温州必须抓住金融改革试点的机会,让民间借贷“阳光化”,打开民间资本进入金融业的大门,实现与传统产业的融资对接。

至于创新技术发展,则需要长期的技术研发积累,而非一日之功可得。因此,温州应抛弃追逐短期暴利的思维模式,将眼光放得更远些,从资本游戏中抽身,加大对创新技术的投入。政府亦要创造良好环境和制度,出台优惠政策和减免税费,鼓励企业创新发展,并大力维护知识产权,严厉打击侵权行为,让企业敢于创新、有利可图。

“温州模式”的衰落亦提醒执政者,现有的经济发展模式已无力维系,必须加快转型步伐,实现产业结构调整,抓住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发展机会,从“世界工厂”走向“世界创造”。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