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王案的新华社通稿省略了什么?

核心提示:我们根据从2012年2月以来外媒的追踪报道拼出关于薄熙来和王立军事件的经过,并与新华社刊发的庭审记录对比,在G+上发出后被顶上“热门”。


【图:王立军和谷开来的庭审记录与外媒报道有相当多的吻合之处】

王立军案和谷开来案的庭审记录由新华社统一发稿,国内媒体只能转载,我们是无法看到和新华社版本不同的其他国内版了。不过还好,还有外媒。

从王立军夜奔美领馆开始,这条消息就成为国内外的爆炸新闻,不少外媒立刻开始追踪,后来事情又牵扯出跨国谋杀,除了美国媒体之外,英国媒体也当仁不让地加入进来。此外,还有一直非常关注中国的日本媒体。这样,我们就有机会从这些外媒报道中拼出一幅更大的图片来(下称“外媒版”),而这些报道与新华版有不少吻合之处,这应该算是重要的“交叉印证”了吧。除了可以印证的部分,更令人感兴趣的,是新华版没有说什么。

当然,“外媒版”并非就是真相,到底有多少接近真相也不好说。在外媒逐渐曝光细节的时候,大多数读者都觉得太过传奇,不敢相信,更不要说外媒报道之间互相还有矛盾之处(比如“耳光说”与“沉思说”就完全矛盾)。再就是“喂料”,也就是外媒上的报道是由内部人士有意泄露的,用这种扭曲的版本去对比新华版这种也是被扭曲的版本有没有意义?

我觉得有意义。我基本同意外媒版也是一个被扭曲了的版本,但是不管某家外媒是不是充当了党内某派的传声筒(请对比“博讯”的消息),我认为外媒在以下几点上的表现还是值得被认真对待:①虽然很多消息来源都没有具体名字,但是外媒尽量描述了消息的获得渠道,比如“接近中共高层的已退休人士”、或者“根据参加了某个级别以上的消息通报的人士的说法”、或者“中共宣传机构中的人脉广泛的某位编辑透露说”,这样,至少我们能判断出信息大致的流传路径。想利用这个“惊天大案”的不止一派,他们即使“奉旨爆料”,也是各怀目的,只要有了消息的大致流传路径,我们就可以判断出他们是否是同一个来源,也就是说,是否可以“交叉印证”;②外媒可以采访到美方或者英方的相关人员,比如美国务院的高层人士,比如海伍德的母亲,他们的立场与中方的差异让他们更不容易被操控;③外媒之间的相互竞争促使他们更加严格地要求事实检查。例如薄瓜瓜所开的“红色法拉利”后来被证明不是红色,也不是法拉利,这就是被竞争逼出来的“更正”。

说明二:我参考了《财经》和独立记者姜维平的爆料,这两方是我用来拼凑薄案不能缺少的中文资讯来源。在经济的部分,我查看了几乎所有《财经》上发表的和大连实德相关的报道;在薄熙来早期政途的描述上,我查看了几乎所有的姜维平在海外所写的对于薄熙来的报道,剔除了比较明显的偏向性的内容(例如偏向于同情闻世震),考虑到姜维平曾因报道薄熙来而入狱,他本人具有倾向性,我选择的是可以前后印证的内容,比如顾金池和薄熙来的关系。

好了,前言终于说完。下面是正文。以下是我根据从2012年2月份以来多家外媒对薄王案的追踪报道之后还原的更大的“拼图”,跟踪过程在“译者博客”上的“谷王审判”专题中可以看到。

————————

薄熙来的几名最核心的内部小圈子都是从1990年代初期在大连时逐步建立起来的,其中有徐明、海伍德、多维尔等,王立军则是相对后期结识,当时薄熙来已经不任大连市长,而是辽宁省省长。薄熙来和谷开来之间感情最好的时候应该是从84年贯穿整个90年代,中间薄瓜瓜降生,薄瓜瓜是维系他们感情的重要纽带。

在主政大连期间,薄熙来的个性和执政风格就已经初露端倪,利用强大的行政力量招商引资,大力改变市容市貌,以政府之力推动大项目拉动经济发展,这其实也就是后来的“重庆模式”的经济方略。同时,他的控制欲也有所表现,BBC的国际事务编辑 John Simpson 讲述过一个细节:他曾经为还是大连市长的薄熙来制作纪录片,那时他的办公室就有按钮可以控制全市大喇叭里的音乐和喷泉。

在大连快速发展的时候,薄熙来一家已经有了几名重要的“家臣”——徐明、于俊世、马彪等。其中徐明通过为大连市政府做星海广场工程项目挖得第一桶金,又因为大连通过行政命令要统一更换塑钢窗而投资了国内最大的塑钢生产线,迅速发家。于俊世据说有军方色彩,在大连犯案经谷开来“拯救”,从此成为薄的家臣,也是薄和王立军相识的牵线人。马彪曾经是广发银行大连分行的前行长,后来一直在徐明的商业王国的金融企业任职。关于徐明和马彪的信息,《财经》曾经做过相当深入的报道,虽然报道中隐去了和大连政府的关系,但是几乎正常人都能“脑补”出来,当时如果没有政府一把手的支持,他们的商业王国不可能做大。甚至徐明购买私人飞机,都是为了薄熙来预备的。爆出这些料的是《财经》的前资深记者杨海鹏。他的账号现在在新浪微博上被定点封杀。

1998年的时候薄家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就是送薄瓜瓜出国读书,就学英国的贵族学校,也是海伍德的母校哈罗公学。英国《每日电讯》报采访到了当时和谷开来做“热气球”生意的英方老板,而令人吃惊的是,他说谷开来在做这笔生意的时候要求他多开20万英镑的发票,以此“洗”出薄瓜瓜的哈罗学费。虽然通过热气球交易虚开发票最终没有成功,但是不难想象薄瓜瓜上哈罗公学的学费是通过类似的方式从中国被转移出来的。公众对于海伍德的了解,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以至于最初爆出他的死讯时,对他的形容是“薄家男保姆”。很可能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谷开来开始向海外大笔转移资产。

从另一条线来看,对薄熙来的调查可能一直都没有停过。这大概和他个性张扬,整人手狠有关。薄熙来在辽宁时与闻世震的恶斗几乎人尽皆知。前述的BBC的制作人还说08年Simpson曾经接待过一名自称记者的人,问了他很多关于为薄作纪录片的事,而这个人的名字不在她所说的媒体官网公布的记者名单上。

关于利用刑侦技术和刑讯逼供的手段,应该说也是在大连期间就有苗头。因为要抓住政敌的把柄(姜维平披露了三个薄在大连时的主要“政敌”:曹伯纯、于学祥、高姿),最简单的方式是找到和他们交好的商人,然后说他们所开的饭店或者娱乐中心中有“黄赌毒”现象,加上窃听和刑讯逼供,找到他们向官员贿赂的证据,这也就是后来“重庆模式”中的“打黑”手法。这些手法在薄熙来主政大连和辽宁的时候都已经用得很熟练,这也是为什么他到了重庆之后,必须换掉原来的公安干部,而替换成以王立军为首的“东北帮”,他们长期以来已经互相了解,“技术”也过硬。这些手段和后来李庄陆续披露出来的刑讯逼供手段很类似,差别在于在重庆的时候,他们下手更狠,直接打残或打死,几乎没有人不认罪,没收的民营企业家的资产也更多,动辄就是几亿。

这也是为什么一些流传的消息中认为在背后收集王立军资料的,拉开整个大戏序幕的是贺国强,贺国强和汪洋作为重庆的前任领导,在“打黑”中是否被薄熙来抓住了很多把柄,还是说他们无法漠视前手下的告状,认为必须要出手和薄熙来抗衡,这个更深的内幕还没有正式的媒体报道。港媒的披露倒是不少,但是真假太难甄别。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2007年薄熙来走马上任重庆市委书记,然后开始进行震动全国的“打黑唱红”,到2011年下半年的时候事态已经很紧张,重庆已经打击了2万多人,抓捕了4000多人,处决加非正常死亡的大约在数百人(这几个数字来自“陈有西学术网”)。如果说此时处于漩涡中心的谷开来出现精神衰弱,认为随时有人会暗害她家人的话,可能也不算夸张。而更主要的是,谷开来此时和薄熙来的关系已经没有90年代那么好,她可能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了抓钱和儿子身上,这让她有动机在二者受到威胁的时候“铤而走险”。

更多的外媒报道披露,海伍德和谷开来之间的分歧是因为经济原因。从外媒追踪海伍德和多维尔的情况来看,这两人与薄家虽然关系密切,但没有明显的证据显示他们从中大笔渔利。接近他们的人没有发现他们有突然变阔的印象,倒是行事神秘这些说法时有爆出。《路透社》最先援引一名基本持同情薄熙来态度的爆料人说:“王立军告诉中纪委,谷开来和海伍德不和是因为经济利益,她想让他完蛋。”他还说:“公众的不同意见反应出领导人对重庆的不同观点。薄熙来是一个大胆的试验者,他就像鲶鱼一样搅动了静如止水的中国政坛。他的敌人们到现在才抓住了他”。这名爆料人和薄熙来一家以及其他高层领导都有紧密联系。

然后,更多细节披露,海伍德是薄家的“白手套”(意指洗钱),而他最后索要的分成比例太高,在遭到拒绝之后,他威胁要曝光薄家的事。路透社:去年,谷开来让海伍德把大量资金转移到国外,但是海伍德要的分成比例太高,让谷开来震怒,称其“贪婪”,而海伍德告诉她:“如果她认为他要得太多,他可以不参与,一分钱也不拿,但他又说他可能会曝光此事。”结合其他爆料,如海伍德和薄瓜瓜的交情很好,他们在大连的时候曾一起喝酒,还乘帆船出海。薄瓜瓜的海外求学经历中一直有海伍德的身影,包括他可能替薄瓜瓜筹备了“丝路之舞”的舞会(成龙出席了这场舞会),有可能海伍德所说的曝光是从薄瓜瓜开始,有可能这就是“他将被毁掉”(He will be destroyed.)的说法的来源。

是否是这种威胁让薄瓜瓜感觉应该寻求王立军的保护?是否王立军已经感觉到了危机而不愿意太过接近,并开始窃听薄熙来和谷开来?王立军和谷开来之间是否也有私情?这些目前没有看到可信赖的报道。

可以确定的是,谷开来在准备“做掉”海伍德的时候不可能不告诉薄熙来,同时她也和王立军密谋,其中一个方案是诬陷海伍德贩毒,然后在抓捕过程中被警方击毙,但因为难于实施(或者是王立军不想陷入太深)而放弃。最后改为投毒。

在海伍德死后,只有几名英国朋友向英国领事馆提出过疑问,但他的家属都接受了警方的说法“饮酒过量死亡”。之后海伍德遗体被火化。但王立军暗自保留了心血和录音等证据。《洛杉矶时报》曾报道美国的华裔刑侦专家李昌钰接到过重庆警方的请求,询问如何从皮肤或血液中确定是否含有氰化物。但他没有拿到样本。这当中还有样本被污染的问题,也就是王立军保存的样本不能证明就是直接从海伍德身上提取并被严格保管的。

2012年1月底,王立军与薄熙来的矛盾激化。王立军上门向薄熙来拜年但不被接见,前述的薄家三名家臣则为了王立军向薄熙来求情,《纽约时报》有一篇报道印证了这个说法,求情没有结果,薄熙来已经决定要为了政治斗争牺牲王立军,徐明、于俊世和马彪认为事态紧急,决定乘私人飞机出境。

为什么王立军和薄熙来的矛盾会突然激化?这个环节也是媒体披露中语焉不详的部分,传闻中最多的是指向铁岭市公安局谷凤杰被双规牵扯出王立军。这个暂时没有更详尽来源可以交叉印证。

可以明确是2月份,王立军被调离公安局长职务,薄熙来怒而掌掴王立军的说法在三月份的路透社和《读卖新闻》的报道中传出,郭维国说:“打了他之后就公开化了。”这是句实话。王立军与薄熙来谈判的底牌已露,按照王立军行事夸张的一贯作风,他最后上演了惊天大戏——逃奔美领馆。考虑到海伍德是英国人,他曾经和驻重庆的英国领馆联络过(这个部分英国媒体有披露),但也许是因为那也是在重庆,他担心逃不掉薄熙来的手掌,所以连夜驱车赶往成都的美领馆。

王立军的知识体系中缺乏国际外交的部分,当时正是习近平访美前夕。而美国的对华政策到目前为止都是接受中国的“和平崛起”的,换言之,美国不想与中国形成新冷战的关系。在这种情况下,美国首先考虑的是接受王立军的庇护请求会损害中美关系,有可能让习近平访美临时取消。而这又失去和中国新一代领导人建立长期关系的机会,因此,从《华盛顿灯塔报》和《华尔街日报》对美国国务院高官的采访来看,这一请求由成都传递给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再传递到美国国务院之后,没有到达奥巴马就被拒绝了。王立军只剩下一条道路,“自行走出”,他要确保上的是去北京的飞机,而不是回重庆的“专车”。

美国人不接受王立军的庇护请求同时也符合美国的规定。即使国会开启重新调查,这个决定也是站得住脚的,王立军没有离开所在国提出庇护,美国没有办法确保能将他安全带往美国,同时,他作为公安局长涉嫌侵犯人权,不符合庇护条件,这些都让美国下决心拒绝庇护他。

还有,关于海伍德被杀一事,王立军向美国官员透露了他掌握的线索,据说是一个电话号码,据此可以找到他之前所藏的证据(华尔街日报),但是这对美国而言是一个外国公民的刑事案,美国使馆没有理由为了这种“情报”伤害美中关系。美国所做的是在事后通报了英国领事馆。英国领事馆又通过外交途径表达了要求重启对海伍德之死的调查。(每日电讯报、卫报)

这出大戏的经过大致如此。可能还有一些拼图遗漏的碎片。对于薄家向海外转移的资产到底有多少。《朝日新闻》曾披露说有60亿美元之巨,《彭博社》的调查说薄家的资产随着薄熙来的官职提升而增长,通过公开信息可以查询到的达到1.6亿美元。另外,也有报道说,薄熙来的哥哥薄熙永化名李学明长期担任光大国际董事,也已经辞职。

此外,传闻说四月底,薄家的诸多人士接到薄熙永短信说薄案“已经被做死,各位不必再活动了”。不过此后,日本的一家小报曾披露说薄熙来仍想“归来”。没有正式报道可以印证。

关于王立军敛财多少,目前没有正式媒体披露,不过《华尔街日报》通过查阅公开的技术专利申报资料,找到重庆正在花大钱(26.8亿元人民币的预算)升级装备的2010年之前,王立军申报的警用装备服饰等专利达到150项。此外李庄曾披露王立军有为自己人安插职务,涉嫌与女警私通(or 强奸)等信息。未见正式媒体报道。

——————

对比上述版本和新华网公布的庭审记录版本,可以发现:

新华版将整个人物关系的起始点都尽量挪后到2008年之后,仿佛薄家和王立军、海伍德是最近认识的;更是完全不提薄家在大连和辽宁的所为;这是否和传闻中所说,薄熙来在大连和辽宁的政绩最终得到了周永康和江泽民的支持?

新华版将谋杀动机尽量归因于谷开来护子心切,而不是洗钱纠纷;而薄瓜瓜遭到海伍德威胁的原因不明;

新华版完全不提一位公安局长何以能同谋谋杀外国公民,完全没有提重庆打黑专项行动中的刑讯逼供、徇私枉法、私设公堂等情况;避免了追究公检法机关应负的责任;

新华版尽可能地不涉及政治局委员贪污腐败、以权谋私的部分,甚至避免提到薄熙来的名字;

新华版虽然尽量淡化美国和英国的外交压力,但是从最早的通报开始,到后来的庭审记录,都强调了英方人员的参与及“没有异议”。也就是说,庭审本身和相关信息披露的用意是为了给国际社会一个说法,消除“国内外”的恶劣影响,其中以国外影响更为重要。

这些切割,可以看出了谷王的庭审过程贯彻了路透社的一篇报道所说的“孤立个案”的方针。报道说,5月初,200名中共高官参加了京西宾馆的会议,胡锦涛在这个会上定下了这个方针。基本上可以总结为切割政法委、切割政治局、切割贪污和以权谋私、切割军方、切割政治斗争,变成纯粹的刑事案,然后已经“依法判决”了。

以上所述的外媒详细报道可以在我们的《译者合集 山城演义》中看到全文。在薄熙来受审(现在看来他会被移交司法机关)之后,我们会更新这一合集,出2.0版。捐赠$1.99美元下载全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