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书连载:毛泽东最后的革命(十)

核心提示:在为数不多的“文革史”研究中,哈佛大学出版社于2006年出版的《毛泽东最后的革命》是必读书目。我们会连载本书的部分章节,在连载结束后,会提供全书的下载方式。


【本书原版封面】

叶群这些七拼八凑的臆测和半真半假的叙述在毛的心中能有多大份量,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主席所采取的行动速度之快说明他觉得有必要拉拢林彪这个忠诚而强有力的盟友。此外,毛也许认识到,这可以在解放军和中共之间建立起组织纽带,由于他准备以前者为基础来攻击后者,这一步就势在必行。1962 年罗计入中央委员会书记处之后曾经充当了那个纽带。于是毛断定罗确实是另一个“党中央的修正主义分子”。12 月 2 日,他简短地回信给林彪,宣称那些不相信突出政治的人是在“实行折衷主义(即机会主义)”。他在那一天向南京军区的一小批高级军官解释了这个观点。那些公开提出业务先于政治的人并不危险,因为他们是少数。但是那些折衷主义地认为两者同样重要的,必须坚决与其进行斗争:

我认为这是突出政治和反对突出政治的斗争深入发展到一个新的阶段。……如果把它们(政治和业务)并列起来,就是折衷主义。折衷主义的混合论和调和论是不分敌我,不分阶级,不分是非。……折衷主义实际上就是修正主义。修正主义是不要阶级斗争,不要革命的。

毛非常重视罗通过使用“但是”、“另一方面”来阉割林彪关于政治的指示,这些词句暗示林彪在破坏解放军的战备工作:

罗的思想同我们有距离。林彪同志带了几十年的兵,难道还不懂得什么是军事?……罗把林彪同志实际当作敌人看待。罗当总长以来,从未单独向我请示报告过工作。罗不尊重各位元帅,……罗个人独断,罗是野心家。凡是要搞阴谋的人,他总是拉几个人在一起。

随着对中共北京市委的抨击到了决定性的阶段,毛不能承受同时进行另一场重要战斗。他迅速决定召开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来解决这一问题。这次会议于 12 月 8 日在上海召开,与会者有 61 人,包括解放军的 34 名高级将领。最引人瞩目的缺席者是罗瑞卿本人,他正在视察“三线”(毛制定的计划,为了保证战时安全,把工业大规模转移到内地,在内地进行建设)的途中,在会议开始的那天,正离开广西,前往云南。罗听说要召开一个会议,但是不知道其目的何在。

对罗的控诉主要是叶群进行的,她讲了三次,时间长达 10 小时。林彪本人、李作鹏和吴法宪中将发言支持,后两者都是参加过长征的老战士。在林的庇护下,李和吴稳步晋升,他们都盲目地忠于林彪:1971 年林身败名裂后,海军政委李作鹏承认:

“生与林副主席同生,死与林副主席同死!”空军司令员吴法宪这样交代他和林彪的关系:“林彪叫我怎么样,我就怎么样……我是林彪的走狗!”

会上传阅了叶群呈给毛的材料。这些材料没有说服政治局的高级成员们。刘少奇说叶群的说法“难以置信”。邓小平感到死去的刘亚楼的证词是死无对证,难以确定这样严重的罪名。彭真表达了自己的怀疑。

但是毛和林彪一意孤行,从云南省省会昆明召来了罗。云南是陈纳德传奇的“飞虎队”曾经在中缅印战场上抵抗过日本人的侵略,而现在大部分的“三线”建设集中的地区。周恩来致电罗,让罗在 12 月 11 日乘飞机来,但是没有告诉他,会议的主题正是针对他。罗到达上海后,周和邓小平向他通报了对他的指控。罗试图否认全部罪名,但是周冷淡地打断了他。罗被警告,不得去见毛或林。

同时,罗的副手肖向荣将军被人从北京护送到了上海。他的两个上级——他们的身份一直没有公开——竭力逼他揭 发罗:

“现在是你向党交心的时候了,”他们这样说道:“你现在必须觉醒,不要错过这个机会!”罗的副手断然拒绝揭发那个刚刚还在保护他的人,于 12 月 15 日被送回了北京。不到一周,他被流放到长城以北的西北地区。他在那里很快被剥夺了自由,接受军委对他本人的“严重错误”的调查。

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没有达成如何处理罗的结论。这样的迟疑反映了普遍的不安情绪,这个案子针对的是一位佩戴四颗将星的参加了长征的老战士,依据的只是一位上校的脆弱的证词,而且这位上校还是一个女流之辈——而中共是搞家长制的——她不是中央委员,她的军衔也许只归因是元帅的妻子。如果有一个理想的状况,让在场的与此事无关政治局常委们——刘少奇、周恩来、人大委员长朱德元帅、邓小平团结起来,再加上彭真(即使级别与前几位不同,他的影响也相当大),告诉毛他们不赞同这样的诬陷,那么这就是理想的状况了。他们都没有被牵连进去,少数几个发言表示支持的军方代表表明支持林彪的只是少数。但是,他们放过了这个机会。这是这群强有力的人物团结起来制约主席的最后机会,此后他们自己将被分而治之,在文革中受到公开抨击。

相反,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同意成立特别专案组,直接向周、邓、彭真汇报工作。12 月 17 日,罗飞往北京,被告知解除职务。12 月 29 日,杨成武将军被委任为代总参谋长。1966 年 1 月叶剑英元帅取代罗任军委秘书长。罗在 1 月 19 日写了第一篇书面检讨。2 月 1 日,他否认曾要求林彪下台:“(这些话)我完全记不得了。不过,可以保证,我决没有暗示,要林副主席让贤之意。我没有这样坏、这样狂妄、这样愚蠢呀!”

从 3 月 4 日到 4 月 8 日,在邓小平、彭真、叶剑英的共同主持下,来自军队不同部门的 42 名高级干部开会批判罗。昔日的战友们现在知道要他们干什么了,罗无法忍受对其个性和行为的残忍抨击,3 月 18 日他试图自杀。下面是 3 个月后刘少奇向党外知名人士作的冷酷的报告:

此时他就在自己住的三层楼跳楼自杀,受了点伤,没有死,现在住在医院里。本来,自杀要有点技术,应该是头重脚轻,他却是脚先落地,脚坏了点,头部没有伤。(邓小平:就象女跳水运动员那样,跳了一根冰棍)他的这种行动……是严重地对抗党……

毛在杭州的政治局常委会开会期间从电话中得知了这一消息。他的直接反映是问:“为什么跳楼?”接着评论道,“真没出息 !”

在接下来的会议上,罗的批评者们对着他坐过的空椅子喋喋不休地进行着抨击。罗干了一件对其敌手有利的事情;他的企图自杀让那些即使是怀疑他的罪名的人也抚慰了自己的良心,因为罗既然可以自杀的方式背叛党,那他也可以用其他的方式。

4 月 12 日,周、邓、彭真写信给毛泽东,告诉他与罗的斗争已经结束,有关“错误”的报告已经起草完毕。这是彭真在重蹈罗的覆辙之前进行的最后一项官方活动。5 月 16 日,政治局常委会议通过并下发了这份报告,文中增加了一个段落,把彭真在上海对此案的质疑描述为他“缩小、掩护、包庇、支持”罗的错误。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