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书连载:毛泽东最后的革命(九)

核心提示:在为数不多的“文革史”研究中,哈佛大学出版社于2006年出版的《毛泽东最后的革命》是必读书目。我们会连载本书的部分章节,在连载结束后,会提供全书的下载方式。


【本书原版封面】

清洗总参谋长

杨尚昆的倒台可能促成了下一个政治变动:国防部部长林彪元帅要把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罗瑞卿将军赶下台。罗长期担任政委,他和杨尚昆一样是参加过长征的老战士。1959 年前他担任公安部部长,在这个位子上曾多次陪同毛出巡。

1959 年彭德怀元帅遭到罢黜后,毛选择林彪担任国防部部长,而林选择罗担任总参谋长,取代因追随彭而下台的黄克诚。在革命斗争年代,罗是林彪的部下,担任过许多职务。罗的新角色是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央军事委员会秘书长,毛任军委主席,毛正是通过军委控制全军的。林彪是军委常务副主席,但是由于身体不好,把日常事务交给罗去处理。

在 1964 年与 1965 年之间的那个冬天,林彪对罗不再抱有希望。他后来说罗没有“突出政治”,过于强调军事训练。林彪是抗日战争和国内战争中人民解放军最杰出的指挥官——这一点还有争议,尽管他承认训练的重要性,但是他嘲笑搞训练指标是“形式主义”,认为仅仅因为没有通过障碍赛跑就调动一位连长的工作是“不合理的”。在 1965 年 1 月传达关于人民解放军工作的指示中,林争辩道:“如果(我们的军队)政治上一塌糊涂,敌人来了向后跑,即使军事技术上再好,有什么用?”毛在这个指示上批示道:“完全同意”,而刘少奇的批语是“完全赞同”。

虽然林的这一观点得到了最高层的认同,罗在编辑这些指示时却试图降低其冲击力 。林写道:“军事训练、生产等可占用一定时间,但不应冲击政治。相反,政治可以冲击其他。”为了在政治和业务上取得更好的平衡——毛主义政治学中关于“红与专”的永恒矛盾——罗加写了一段话:“当然,这里是指的必要的,也不能乱冲击一气。”根据一位传记作者的说法,在组织原则的可能范围内,罗尽可能抵制了林的指示,做了 78 处修改。罗得到了军委副秘书长、军委办公厅主任肖向荣将军的支持。肖明显“在他的位子上不使用‘突出政治’的提法”,因为他觉得林彪的解释破坏了军事业务活动。

1965 年中期,林开始秘密收集罗瑞卿的材料,以证明罗所谓的“有野心”,和对待“突出政治”政策的“傲慢专横”的态度。包括海军政委李作鹏中将(李作鹏当时的职务不是海军政委,而是海军副司令员,——校注)在内的几位高级将领揭发罗瑞卿“关于‘突出政治’的错误观点”。毛在打倒一个重要人物前先要除掉其副手,比如彭真案中的吴晗。林也效仿这一策略,首先把矛头指向了肖向荣。

11 月 15 日,罗瑞卿正在华南视察中越边境的国防设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党委扩大会议指责肖向荣反对毛泽东,反对“突出政治”,“唱和林副主席不同的调子”,是“彭(德怀)、黄(克诚)反党集团的隐蔽成员”。但是,批肖会议召开几天后,罗回到了首都。他保护肖向荣说:“尽管肖向荣可能犯下了这样或者那样的错误”,但他不是彭黄集团的成员。这使会议陷入一片混乱,但是就像彭真对吴晗的保护那样,罗对副手的保护给了敌手以口实。

11 月 18 日,北京仍在进行批肖的斗争,在苏州过冬的林彪发表了 1966 年人民解放军工作中突出政治的 5 条原则,重申了自己的立场。其中第一条就是毛主席的著作是全军所有工作的最高指南。当他听说罗的干预后,下令会议继续召开,他的理由是:“让反毛泽东思想、反对‘突出政治’的人盘踞在军队的重要岗位上,将来会产生严重的恶果。要彻底揭发批判,要杀鸡给猴看。”

然而,林的真实意图是连猴一同“杀”掉。罗在返回中越边境前,中途在上海、苏州稍作停留,11 月 27 日,他告诉林,肖向荣一案已经做得过火,林彪不置可否,文革中毛在和他打算清洗的对象谈话时采用的也是这个策略。11 月 30 日,林派妻子叶群去杭州争取毛支持打倒那位总参谋长。

作为其丈夫办公室主任,叶群积极收集罗的黑材料。叶群本人是解放军的一名上校,1950 年代后期肖向荣拒绝提拔她,导致她对肖向荣和罗瑞卿都很不满意。她的世界史私人老师说她注意力不集中(“她很难集中精力!,她丈夫身边的工作人员都不喜欢她”)(一位秘书说:“大家都认为叶群很坏”)。她在政治上野心勃勃,那些在她没有嫁给林彪以前就在延安认识她的人认为她很轻浮。然而,她的丈夫却真心爱她,她生了一子一女。叶群带着反罗的材料以及林的亲笔信来见主席。林在信中解释道,这些“重要情况”是“好几个重要的负责同志早就提议我向你报告。现联系才知道杨尚昆的情况(有关情况是叶剑英元帅刚刚告诉我的) 觉得必须向你报告。”林彪向毛暗示,除掉罗对他来说就像主席除掉杨尚昆一样重要,同时这两个案子可以有效地联系起来。

叶群单独和毛进行了 7 个小时的谈话,除了罗不突出政治外,她还提出了两个“重要情况”:他不愿向林定期汇报工作,他试图让林退休,自己取而代之。

有关第一个问题,罗瑞卿的女儿在文革结束后提供了一个极为不同的解释:

(我父亲)最难的就是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去向林彪汇报工作。你若事前不打电话,车子开到门口,就说身体不好,不见。事前打电话,就说,不是说了吗?汇报用不着事前联系,要来就来。真的去了,又说,总是搞突然袭击,没有思想准备,搞得一个病人心惊肉跳满身大汗。那么下次就再打电话。又说打了电话头天就睡不着觉,一晚上都失眠。

关于这位前国防部部长的古怪行为,其秘书提供了充足的证据。在他们最后的一次见面中,罗事先没有打电话,但是林彪听说罗打算过来后,就让秘书打电话叫罗立即过来。

在毛看来,林彪的第二个抱怨更加严重。如果罗瑞卿真要试图代替林彪,主席将面临失去一个主管核心机构的至关重要的盟友的危险。在即将发动文革、攻击党组织之际,毛正需要得到林彪的支持。林指责罗的主要证据是罗瑞卿和解放军空军司令员刘亚楼的谈话,据说罗要刘亚楼传话给叶群,林应该退出政治舞台,让罗来主管军队的工作。由于刘亚楼不久后就去世了,没有人能够反驳这一指控 。

(未完待续)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