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陈元:国开行的当家人

核心提示:《金融时报》撰文介绍一位手握金融大权的太子党——陈元。对他的评价和其他太子党略有不同,他似乎是一位有想法也有能力的“红二代”,而且他的国家资本主义思路很大程度上影响了90年代及之后的中国。


【原文配图】

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DB)的代表团来到发展中国家审核潜在贷款项目,始终都能受到高规格的待遇,国开行董事长陈元带队的时候就更是如此。

这是因为世界上很少有银行像国开行一样大手笔。这家中国银行已经为安哥拉、巴西、澳大利亚、委内瑞拉等国的项目提供数以百亿美元计的贷款。难怪陈元出访海外的时候能够得到皇室级待遇。

作为中国最重要的银行家,陈元在国内颇受尊敬。他领导下的国开行为世界上最宏伟基础设施的建设以及中国几乎每一个重要项目提供了资金,包括三峡大坝(Three Gorges Dam)。

陈元1998年离开中国央行后,带领国开行不断发展壮大,今天该行已经成为中国实力最强的金融机构,总资产接近6.25万亿元人民币(9850亿美元),去年利润额达到460亿元人民币。国开行在130多个国家都有办事处。

国开行是中国日趋强大、触角遍及全球各地的资金机器的核心部件。国开行在世界各地不断扩大足迹的同时,发达国家的银行却在不断收缩。在美国以南的拉丁美洲,这种对比尤其明显。

与此同时,国开行的变化方式,或许更关键的是其不被允许变化的方式,不仅清楚展示了中国金融的运作模式,而且体现出中国政府对改革进程的限制。中国政府决定让国开行继续处于国家控制之下,表明中国放松对资金分配的管制、建设以市场为基础的金融体系的时刻依然遥遥无期。

三年前,陈元开始着手提高国开行的商业化程度,但这一努力似乎已经中断了。尽管他竭力要将国开行转变为一个上市的商业实体,但汇丰银行(HSBC)一位与国开行有着密切工作联系的高级银行家表示,“国开行是政策银行和商业银行的混合体,并且一直在这一身份中挣扎着。”

国开行的大部分放贷都是由国务院和国家发改委决定的。惠誉(Fitch)负责中国金融机构评级事务的朱夏莲(Charlene Chu)指出:“国开行仍然是政府的附属物,商业化对于国开行来说不可能实现。”

然而,尽管他无法让国开行摆脱政府控制,陈元还是享有一种独特的地位。他的权力不仅体现了他自己的出身和个性,也说明了他的身份地位。

他的父亲陈云是长征时期的一位革命老战士,八十年代末退休之前一直是中国最有权势的领导人之一。此外,陈元从许多方面来说拥有身份显贵的特征,他在海南有座俯瞰高尔夫球场的住宅,有个女儿在哈佛商学院读书。但他也是一位严肃的银行家。

香港的一位前财政司司长说:“陈元是‘太子党’中的优秀分子,他关心中国的发展。他很有能耐,也常常身体力行。”

陈元的资历赋予了他别人所没有的自由。驻北京的一些外国银行家还讲述了他在招待会上与那些没有及时偿还贷款的国有企业的董事长们对峙的故事。同时,他还是一个有着远见卓识的人,在香港离岸人民币市场的发展中充当了先锋。

国开行一位前董事会成员表示:“他所做的事比所有其他行长加起来还多。他认为自己的职责几乎可以与总理相当。”

今天,陈元领导下的国开行实力雄厚,并且看起来极为稳健,其报告的问题贷款不到总贷款的1%。在海外,国开行为大型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支持,特别是那些涉及订购中国设备或者是中方协议购买铁矿石和煤炭等资源的项目,或者是中国公司的海外并购项目。

在发达国家的许多银行都在缩减开支之际,这让中国和国开行自身具有了优势。

香港汇丰负责出口信贷机构关系的克里斯•格林(Chris Green)表示:“对于流动性和资金紧张的银行来说,与国开行合作是一个巨大的优势。这对有些项目来说大有助益,否则这些项目就没法开展。”

然而,与此同时,由于需要平衡政策放贷职责和本身的商业抱负,国开行在放贷活动中几乎有些“精神分裂”。例如,在为收购协议提供杠杆融资方面,国开行已成为最为活跃的一家银行。香港交易所(Hong Kong Stock Exchange)今年竞购伦敦金属交易所(London Metal Exchange)的时候,寻求向国开行融资。国开行还为数家希望从美国退市的中国小型公司提供融资,其中包括傅氏科普威(Fushi Copperweld)、千方集团(China TransInfo Technology)、中国安防技术有限公司(China Security & Surveillance)和哈尔滨电气(Harbin Electric)。

国开行的放贷资金来源不是存款,而是发行其它银行必须在银行间债券市场购买的债券。国开行最新年报显示,该行仅去年一年就发行了逾1万亿元人民币的债券,贷款余额达4.5万亿元人民币。由于融资成本低于竞争对手,国开行可以以低价与竞争对手抢生意。

这是其它银行对国开行感到不满的原因之一。中国内地一家银行集团的老总表示:“他们抵达时,我们才开始跑。”

国开行年报没有透露的是,它还可以从中国的资产负债表中获得资金,而且部分贷款直接来自政府。一位国开行前董事表示,在这些情况下,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Safe)日益按照市场价格向国开行收取利息。

眼下没有拿到台面上来说的最主要问题与继任有关。陈元目前年近70。他在执掌国开行期间只取得部分成功——国开行变得强大但不独立。上市银行受中国银监会(CBRC)监管,但就国开行而言,中国央行、财政部和国务院都有发言权。

陈元收购海外银行股份的愿望一直受阻。在2007年收购英国巴克莱(Barclays)少数股份之后,监管机构否决了他收购美国花旗集团(Citigroup)和德国德累斯顿银行(Dresdner)股份的计划。惠誉的朱夏莲表示:“没人知道国开行会走上什么样的道路,但这注定是一条不寻常的道路。”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