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青海玉树藏区又有一名藏人自焚抗议

核心提示:在全球流亡藏人代表大会结束之际,青海玉树又有一名藏人自焚。


【图:西藏问题变得越来越严峻】

据RFA藏语部报道,中国青海省玉树州称多县星期六又有一名藏人自焚抗议中国政府对西藏和藏人的政策。这名藏人身着传统藏族服装走到县城中心的市场,高喊西藏独立、欢迎达赖喇嘛和噶玛巴活佛返回西藏等口号,然后点火自焚。

附近商铺的人向这名藏人身上泼水,这名藏人浑身着火。这名藏人的肠子流出,他甚至试图把肠子割断。当地警方赶到把自焚藏人带走。目前,这名自焚藏人的姓名、年龄和身份不详。据悉,迄今为止,起码有52名藏人自焚抗议。几天前,中国当局强迫当地藏人参加一部主题为幸福西藏的电影摄制。当地藏人对此不满不愿参加,并为此举行抗议活动。

据天主教通讯社(KNA)报道,世界各地的流亡藏人向其同胞发出呼吁,放弃以自焚方式抗议中国政府的西藏政策。本周五(9月28日),他们在为期四天的全球流亡藏人代表大会即将结束之际,呼吁国际组织向北京政府施压,为达赖喇嘛重返西藏创造可能。来自世界各地425名藏人代表参加了周二(9月25日)开始在印度达兰萨拉举行的会议,议题涉及藏人自焚事件。周四,达赖喇嘛曾向外媒记者表示,中国即将进行的领导人更替为解决西藏问题带来新的机会。他还说,只凭借武力、审查、以及继续停留在一个封闭社会的状态,这无异于自杀。

奥巴马下令禁中国公司在美建风电场

核心提示:奥巴马发出罕见行政命令,禁止三一重工在美国兴建风电场。

【图:Ralls Corp.是三一集团掌控的美国公司,但是一直受到美国政府的怀疑。】

美国总统奥巴马发出行政命令,以威胁国家安全为由,禁止中国三一重工在美国兴建数个风电场。

三一集团在美国的子公司—Ralls Corp.原定在俄勒冈州兴建大约4个风能发电电场。

白宫在针对该公司发出的行政命令中,禁止包括“经理人员、员工、所有人等该公司的代理人或者代表人”进入原定兴建地点。

命令称“有可信的证据令白宫相信”三一集团及Ralls Corp.会采取“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威胁或者不利的行动”。

据了解,Ralls Corp.兴建风能电场的地点都是在当地美国海军武器训练设施的限制空域范围之内。

先前美国的外资审查委员会以可能危及国家安全为由下令Ralls Corp.停止兴建工程,而一般也很少见需要美国总统出面下令禁止外资购买美国企业或者机票乃至外资投资特定项目。

前一次类似的情况是老布什总统在任期间,于1990年下令禁止中国资金购买美国的一家航空科技厂商。

在美国外资审查委员会发出禁令之后,Ralls Corp.曾经在本月初聘用小布什政府时期担任司法高官的克莱门特等人作为法律顾问,就外资审查委员会的决定提出诉讼。

在外资审查委员会同意让Ralls Corp.有条件暂时复工之后,该公司收回了诉讼。

在命令中,白宫并未详细说明会如何危及美国国家安全,但是美国的媒体报道说,这个俄勒冈州的海军武器训练基地是训练和测试美国海军电子作战飞机的主要场所。

德广:村上春树:警惕民族主义“劣质酒”

核心提示: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呼吁警惕民族主义,尊重别国文化。


【图:日本知名作家村上春树】

以《挪威的森林》、《海边的卡夫卡》等长篇小说风靡全球,尤其也受到中国读者喜爱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日前寄稿给日本《朝日新闻》,就有关中国书店将日本作家书籍下架的报道发表评论,呼吁各方保持冷静,不要毁掉了多年以来东亚地区形成的固有”文化圈”。

村上春树写道,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以中日韩为主的东亚文化交流日益发展,稳步成长为丰富安定的市场,”能走到今天,这条路真的很漫长”。因此,”作为一个亚洲作家和日本人”,村上春树表示自己很担心日本和中国以及韩国之间的岛屿争端会对这些汗水的结晶造成巨大的破坏。

他指出,领土问题必须通过实际工作来解决,而煽动国民的民族主义情绪是危险做法。这就好比”劣质酒”,”几杯就能把人灌醉,头脑充血,嗓门变大,动作粗暴起来。……不过喧闹过后到了早上,就只剩下头痛欲裂而已”。……”对于尽情撒播劣质酒,煽动骚动的政治家和评论家,我们必须要格外注意。”

“甩出威风凛凛的话语就能把人们煽动”

与此同时,中国和日本政府在纽约召开的联大会议上展开激烈的言辞交锋。9月27日,中国外长杨洁篪在联大一般性辩论中发言,指责日本在1895年甲午战争期间”窃取”了钓鱼岛(日本称尖阁诸岛),并强迫中国政府签订不平等条约,将这些岛屿割让给日本。杨洁篪表示,日本政府最近的购岛行为不能改变中国对相关岛屿的领土主权。

此前,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在联大期间表示,不存在所谓的岛屿争议,因为日方对相关岛屿具有实际的控制权。媒体分析,双方此次将领土争端闹到了联大会议上,表明在本届日本政府任期之内两国关系改善的机会大大降低。

东亚文化交流不容破坏

村上春树: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要对别国文化保持尊重。

面对这种僵局,以及随之在民间煽动起来的民族主义情绪,村上春树在文章中写道,”醉态总会醒的,但灵魂的交流途径是不能阻塞的。……无论发生什么,都要维持下去。”

作品被译成近四十种语言,在中国、韩国乃至欧洲都拥有众多粉丝的村上春树面对争议向来直言不讳。2009年,他被授予耶路撒冷文学奖。在颁奖仪式上,他对中东冲突提出了尖锐的批评,他说:”若要在坚实高墙与以卵击石的鸡蛋之间作出选择,我永远会选择站在鸡蛋这一边。”2006年,村上春树还被授予捷克最高文学荣誉–弗朗茨·卡夫卡奖。

译书连载:毛泽东最后的革命(十七)

核心提示:在为数不多的“文革史”研究中,哈佛大学出版社于2006年出版的《毛泽东最后的革命》是必读书目。我们会连载本书的部分章节,在连载结束后,会提供全书的下载方式。


【本书原版封面】

保卫首都

体现毛的谨慎——也许是妄想症——的一个极好的例子就是他在清除彭真后,采取措施以巩固首都的安全。一边是官员的降职,党和政府组织关起门来,开会揭批,另一边是同时极其秘密地在北京城内和城外调动军队。从 1965 年秋天开始,毛在讲话中断断续续提到有政变的危险。我们没有办法知道他是否真的相信这一点。林彪和周恩来在5月份的政治局会议上又对此作了强调,周表示:“对政变的危险,同意林彪同志的讲话”,彭真则简短地作了否定。但是,主席一直教导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虽然林彪牢牢地控制了军委,毛还是不想冒任何风险。

为了响应毛对于首都安全的关切,一支执行特别任务的力量,即人们所知的政治局常委会的“首都工作组”得以成立 。“首都工作组”由中央军委新任秘书长叶剑英元帅担任领导。叶的副手是代总参谋长杨成武将军、公安部部长谢富治将军。该工作组成员包括解放军总政治部的一位副主任,北京军区的两位副司令员,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秘书厅的主任,中共华北局的书记。杨成武在文革“发动阶段”的表现深得毛的满意。1967年1月戚本禹评论道:“这次文化大革命,杨成武是有特殊贡献的,有特殊的功勋。没有他指挥部队顶着,罗瑞卿早就政变了。”

尽管“首都工作组”的办公室就安在军委内,林彪又是军委排名第一的副主席,但是他在工作组内却没有个人代表。直接听取叶剑英工作汇报的政治局常委是周恩来。5 月 26 日,工作组第一次全体会议授权叶剑英,遇有紧急情况可调动卫戍部队,只需征得周恩来的同意,周恩来不在时可报邓小平。

1966 年 6 月,“首都工作组”把公安部队在北京的两个武装警卫师,调归北京卫戍区建制。与此同时,此前的一个命令也得到了实施。1966年2月,中共中央书记处根据毛的指示,撤销中国人民公安部队独有的建制,不再由军委和公安部共同领导。工作组接下来大力充实了北京卫戍区,从1个师、1个团扩充到了3个师、1个团,很快又发展到4个师,每个师下辖6个团,再加上1个独立团,再加上许多其它部队。两个新增的解放军主力师即70师和189师,都是从河北省调来的,与杨成武都有历史联系。北京卫戍区司令员遇有紧急情况有权调动邻近地区的3个师。他直接向军委负责,也就是说首先向毛和林彪负责,而不是向所在的北京军区司令员负责。

这时卫戍区司令员也换人了。北京军区在“首都工作组”的两位副司令员之一傅崇碧少将代替了李家益少将。傅、李二人都参加过长征,都曾率领重兵赴朝鲜参战(李是副师长,傅是师长),但是傅与李不同,傅在 1940 年代是杨成武的部下,傅、李二人有长期的紧密关系。据说后来杨告诉傅:“你傅崇碧如果不是因为我,根本当不了卫戍区司令”。

1967 年主席在同到访的阿尔巴尼亚代表团的即席谈话中表明,毛真的相信,在1966年5月前,他和客人们若在北京街头行走时会“不安全”。的确,当时有一个媒体没有报道的事件:1966年2月2日上午,人民大会堂北侧的一个窗子突然被一发来自5.6毫米口径步枪的子弹洞穿。事故?暗杀?疯子干的?一个以公安部副部长为首的精干的调查小组迅速得出结论,开枪者是国家体育运动委员会副主任的十几岁的儿子,那天上午他在街对面的自己家屋顶上瞄准一只麻雀进行射击,但是子弹打偏了。从政治的角度看,更重要的是,同样在1966年2月,两名男子由于散布“反革命传单”、图谋炸毁天安门,被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3年徒刑。毛告诉他的阿尔巴尼亚客人,总体上他对“首都工作组”采取的军事举措感到满意。

“公开发表北京市委改组的时候,”毛宣称 ,“我们增加了两个卫戍师。……所以,你们才能到处走,我也才能到处走。”周恩来在一年后回顾军队的重新部署时少了些夸张,他坚持说这些变化“不是什么大事”。

1967 年 1 月,周告诉一帮难以驾驭的学生,新扩编的北京卫戍区的部队是非常“能干和精干的”。周恩来解释道:他们不容许人民“辱骂他们”、“用拳头打他们”,他们肯定“不会向人民开枪”。“如果你骂他们,打他们,你要知道他们是毛主席的战士。”根据傅崇碧在文革高潮时表示,北京卫戍区拥有10万多名干部、战士、百姓和家属。他在大约30年后 回忆道:“那时候发到卫戍区的中央文件比(整个北京)军区的还要多”。

除了采取措施保证大北京地区的“安全”以外 ,“首都工作组”更加秘密地加强了中南海大墙内的安保措施。根据周恩来在 1967 年 6 月的讲话,很多年以来中南海其实是被杨尚昆“统治”的,到处都是“背景复杂”的人。为了确保中共主席的“安全”,毛甚至还担心“党中央有个反革命集团要刺杀我”,杨尚昆的继任者汪东兴对中央办公厅进行了重组。周恩来解释道:“如果我们不把这些人赶走,主席就不会回中南海”。

在毛泽东及其同事居住的中南海内,不仅与杨尚昆可能有“非法联系”的人员遭到了清洗,而且许多单凭资历在那里居住多年的党的重要人物被纷纷“赶走”。7月初,副总理李富春和汪东兴告诉他们,中央“刚刚做出决定”,只有与政治局常委的工作直接相关的高级官员才能住在中南海里。其他人都要被安置到北京的其它地方。

“到了6月份”,周恩来在大约一年后回忆道,“北京就安定了”。北京也许是安定了,但是它从来也不安静。正是在这个月里,文革变得公开、喧闹和狂暴。

校园大乱

毛在 1966 年 7 月 8 日写给其妻子的信中,表示自己决意为了最终实现“天下大治”,要制造“天下大乱”。为了实现这个非常目标,毛使用了非常手段。他发动文革的方式让江青秘密地组织撰写报刊文章,在报纸上发表,抨击一位知识分子,进而达到北京市委的头号领导人。现在,运动进入了第二阶段,毛将操纵中国教育机构内的群众运动,把那位国家主席拉下马。

然而,毛的文革最初的斗争是在政治局内爆发的,还没有进入公众的视野;对吴晗及其同事的批判还没有充分调动大学校园内的知识精英,普通人仍然过着普通的生活。政治从来就没有完全消失,共产党和共青团鼓励年轻人记的日记就提供了证据。发誓学习无产阶级美德的模范——林彪属下勇于献身的战士;对美帝国主义者在越南犯下的最新暴行的愤慨;对哈瓦那的菲德尔·卡斯特罗感到厌恶,因为他把中国人民对毛主席的热爱比作“迷信的偶像崇拜”——每一周,甚至每一天的日记中都有这样的内容的记载和复制,让人怀疑是从党的媒体上照抄下来的。但是,7.45 亿中国人在大部分时间里关心的是更为普通的、私人的日常事务,不久这将因为不突出阶级斗争而受到批判。

在学生们的个人空间内,他们笔下的生活和感情并没有远离五四时代的救国理想和强国愿望。在 3 月的一个潮湿、沉闷的星期五,南京的一名大学生在玄武湖进行了一天的旗语训练后,在日记本上写道:“在回家的路上,我走进一个食品商店,正想拿钱买一个油球吃,这时有一位老人他走过来跟我说。‘小朋友,帮帮忙,给我几个钱买一碗面吃!’……我给了他两分钱和 3 两粮票。……我心里暗暗地下定决心,在今后的学习道路上与劳动上一定要好好的,争取早日掌握科学技术,为祖国和全世界受苦难的人们而贡献自己的一切。”即使是在年轻战士的日记中,展示的也是一个更关注脱离贫穷、改善生活的中国,而不是刘少奇所说的无论如何都“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阶级斗争”。在 4 月的一个阳光灿烂的星期五,驻扎在五华山——中国四大佛教名山之一——山脚下的一名年轻战士,上午骑着摩托车把报表送到了邻近的部队,回来后在日记中写道:“在逸仙桥上看到很多人在挖河泥,其中有工人、有学生、有居民、有干部、有妇女、有青年、有老有少。这才是一派兴旺气氛。乌黑的河泥是多么好的肥料啊!”

这些青年之所以没有被文革所动,当然是有原因的。在 1966 年最初的几个月,新华通讯社偶尔在报刊的内页或学术增刊上只不过放几篇批评文章,就算是对吴晗等人的批评了——批评者们后来称此举为“新闻管制”。直到 4 月 15 日,这一做法才改变了过来;3 天后,《解放军报》上一篇重要社论“透露”了江青在《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中讲话的要点,催促全体中国人全心全意投入“社会主义文化大革命”,争取打破一切条条框框,断言“社会主义文化革命要有破有立。不彻底破,就没有真正的立”。4 月底,《红旗》杂志接踵而至,推出了一篇权威性的“评论员”文章,标题是《工农兵群众参加学术批判是划时代的大事 !》。

文革将成为一场群众运动。

然而,在媒体所称的这场“文化战场上兴无灭资的战斗”中,能够寄希望于“工农兵群众”取得胜利吗?《红旗》当然毫不怀疑最后的结果,但是当时的日记却表明,在中国正常的政治环境中,这并不是理所当然的。5 月中旬,一位出身贫寒的研究生,一个有四年党龄的中共党员,沮丧地记录下了校内辩论无产阶级政治是否优先于业务工作的会议情形: “有人认为:‘在我们科研中完成任务才是目的,政治是一种手段’,他谈得很辨证的……这些人就是在名词上用一些东西来玩弄我们,但是我们这些工农出身的子弟也不是随便摆布的。我们是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在这一周的周末,他在一则日记中暗示自己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他写道:“今天上午,我找赵春年谈了他上段四清的一些情况,但他一是会说,嘴比我厉害。一是他的问题我们还没有掌握很多真凭实据,所以效果不大。”

对于这些口才不好的年轻人而言,幸运的是毛泽东无意于维持一个正常的政治环境。毛把高层政治权谋转变成群众运动的过程仍然是文革中模糊不清的问题之一,不过我们知道这一过程是从北京大学开始的。

(未完待续)

外媒关注薄熙来被“双开”

核心提示:“译者”第一时间整理和转推了关于薄熙来被双开的外媒评论,以下是简译及原文链接。


【图:薄熙来和谷开来在薄一波的葬礼上】

News24 洛杉磯時報:王立軍案受到廣泛關注,人們想從中找到薄熙來命運的綫索引述財經雜誌主編胡舒立評論說,此案暴露出中國法律和政治體制嚴重缺乏監督與平衡機制,司法改革已經勢在必行。http://www.latimes.com/news/nationworld/world/la-fg-china-wang-20120924,0,4853179.story

#News24 路透社:薄熙來被開除黨籍,被指控在大連和遼寧政府中嚴重違反黨紀,並與多名女性有不正當性關係。官方稱調查還發現了其他的未指控的罪名的線索。http://www.reuters.com/article/2012/09/28/us-china-politics-bo-idUSBRE88R0HS20120928

#News24 CNN:薄熙來被開除黨籍。他雖然飽受爭議但是仍是一個非常有魅力的政治家。他曾發起“打黑唱紅”運動,並花費數百萬元發展社會福利,在重慶備受歡迎。但分析人士稱他的民粹主義政策挑戰了經濟自由主義者和當前領導當的改革派陣營的權威。http://www.cnn.com/2012/09/28/world/asia/china-bo-xilai-expelled/index.html

#News24 BBC 薄熙來事件中的關鍵人物們。英國商人海伍德的死在2011年11月引發了中國近十年來最大的政治醜聞,也顯露了高層存在的政治分歧。BBC詳細列舉并分析了在這一事件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幾個人物:薄瓜瓜、周永康、溫家寶等。http://www.bbc.co.uk/news/world-asia-china-17752064

#News24 衛報:回顧薄熙來在政壇從如日中天到倒台的整個過程。(時間線)http://www.guardian.co.uk/world/2012/sep/28/bo-xilai-case-timeline-communist-party

#News24 BI:章子怡下週五將在加州法院起訴博訊新聞,理由是在5月發出了一篇報導稱章子怡和薄熙來有不正當性關係,此報導在當時迅速傳遍香港媒體。雖然當時很多人覺得缺乏證據像是謠言,但是現在卻變得有趣起來。http://www.businessinsider.com/zhang-ziyi-takes-boxuncom-to-court-2012-9

#News24 新浪微博設立了「薄熙來被雙開」的微話題,現在在話題排行榜上排第一。

另有一些外媒报告的摘要如下:

中国官方权威通讯社新华社报道,9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并通过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薄熙来严重违纪案的审查报告》,决定开除薄熙来出党、开除公职,对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犯罪问题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法新社就此发出报道说:

“薄熙来是中国西南拥有3300万人口的大城市重庆市的前中共市委书记,是一度有可能晋升中共最高领导层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自今年4月他被停职以来一直被秘密羁押。现在还没有确定他出庭受审的日期。大多数观察家认为,是否应当对他审判的问题使中共高层陷入分裂。”

从目前的各种蛛丝马迹来看,中共高层确实是在处理薄熙来问题上呈现出法新社的报道中所指出的分裂迹象。新华社有关薄熙来被开除出中共移送司法机关的报道,有一个可圈可点的结尾:

“中央号召,全党全国各族人民要紧密团结在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以邓小平理论和(江泽民提出的)‘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坚定不移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前进,不断取得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新成效,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而奋斗。”

如此这般的宣示,显然是要向外界强力发送“我们没有分裂”的信息。然而,“(中共)中央号召全党全国各族人民要紧密团结在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的说法,则明显地显示或暗示,“全党全国个各族人民”当中至少有很大一部分人没有呈现出中共中央所希望看到的那种团结,所以需要中共中央通过新华社给予大声的敦促和大力的提醒。

薄熙来在劫难逃

路透社记者储百亮(Chris Buckley)和白宾(Ben Blanchard)就中国官方发出的薄熙来被开除出中共移送司法机关的消息发出报道说:

“中国执政党共产党指控失宠的政治家薄熙来滥用职权,大肆贪污受贿以及犯有其他罪行,从而给这位备受争议的领导人的命运打上了句号。薄熙来的倒台摇撼了将于11月8日召开的中共党代会上进行的领导班子换届。

“一度趾高气扬、行事高调的薄熙来面临刑事调查,几乎可以肯定会入狱。中共党代会还有几乎六个星期才会召开。因此,薄熙来有可能在此之前被起诉。”

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中共中央目前给薄熙来提出的罪名清单为:

“薄熙来在担任大连市、辽宁省、商务部领导职务和中央政治局委员兼重庆市委书记期间,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在王立军事件和薄谷开来故意杀人案件中滥用职权,犯有严重错误、负有重大责任;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利,直接和通过家人收受他人巨额贿赂;利用职权、薄谷开来利用薄熙来的职务影响为他人谋利,其家人收受他人巨额财物;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违反组织人事纪律,用人失察失误,造成严重后果。此外,调查中还发现了薄熙来其他涉嫌犯罪问题线索。”

如此这般的种种严重罪名的陈列,促使路透社记者储百亮和白宾在报道中写出了下面这样的句子:

“先前有种种谣传说,中共可能会对薄熙来这位中共元老的儿子请拿轻放,给他一个轻微的处分。如今,这种谣传受到了致命的一击。”

薄熙来与中共内争

新华社在公布薄熙来罪行的同时公布了中共十八大的确切召开日期。日本时事社从北京就此发出的报道说:

“中共党代会开幕日的公布比过去晚了大约一个月。这是一种反常的情况。中共党代会原本预定在10月中旬召开,但成为会议焦点的领导层人事安排调整难产,加上日本将尖阁诸岛国有化的问题给日中关系带来紧张。看来这些情况导致中共内部不得不做出必要的调整。不过,这次(新华社报道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表示,‘党代会的准备进行顺利。’”

薄熙来一度在中共党内代表了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他在重庆大张旗鼓地复活毛派的作法(实行绝对权力、推行群众运动,动用政府强力手段干预经济)的做法,得到中国各地毛派的热烈喝彩,也使中共最高层不少人感受到威胁。

薄熙来被彻底放倒的消息传来,美国主要报纸《纽约时报》发表记者黄安伟(Edward Wong)的报道说:

“(中共当局)公开抖落薄熙来的这些严重而肮脏的罪名显示,中共领导人已经达成一致意见,认为必须严厉惩罚薄熙来。薄熙来一度是一个很有魅力的领导人。他利用重庆做平台,宣扬和推行一些讨好民众的政策,并由此获得了热烈的支持,尤其是获得那些认为应当恢复左派路线的人的支持。那些人认为,就是应当动用国家力量来实现经济平等。”

日本主要经济新闻报纸《日本经济新闻》记者多部田俊辅从北京发出报道,指出了薄熙来落得今日下场的政治大背景:

“中国国营通讯社新华社报道说,中国共产党在9月28日召开政治局会议,决定开除有影响力的保守派政治家薄熙来的党籍,开除公职。薄熙来在妻子杀害英国人的问题上滥用职权,还收取巨额贿赂,因此受到了最严厉的处分。中共以胡锦涛为首的最高领导层以此打压中共党内的保守派,推进向以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为中心的新领导层的过渡。”

BBC:严惩薄熙来让胡温阵营胜出

核心提示:9月28日宣布的对薄熙来的“双开”决定令多数人感到意外,对薄的严惩意味着胡温阵营的胜出。


【图:薄熙来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今年的“两会”上】

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星期五(9月28日)做出从重处理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决定,引起国际社会普遍关注。

薄熙来案与即将召开的中共领导人换届的十八大紧密相关,中共政治局在十八大前夕做出对薄熙来的处理决定,既在情理之中,也在意料之外。

情理之中指的是:中共不希望薄熙来案的阴影影响十八大的布局,更何况,曾高居中央政治局委员的薄熙来与中共高层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薄案不做了断,十八大也难以开得安心。

意料之外则指的是对薄熙来做出的严惩。在香港的独立实事评论员林和立对BBC中文网说,此前有人认为薄熙来不会追究刑事责任,即便他会面临起诉,也只会局限在包庇其夫人的谋杀罪行上。

林和立说,决定追溯到薄熙来在大连、辽宁直至商务部任职期间,涉及问题包括受贿、滥用职权以及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性关系,“这些指称都是很重的,甚至可以判死刑”。

他说:“当然,按照中共的惯例,由于他曾担任政治局委员,所以判死刑或死缓的可能性很低,恐怕最终刑期是20年左右。”

胡温阵营

林和立说:“由于薄熙来还有一些强有力的支持者,包括一些保守派,所以党内关于如何处理薄熙来案拖了很久,也发生了严重的争执,最终的结果说明胡锦涛和温家宝的一方打了胜仗,决定严肃处理薄熙来。”

他说:“江泽民和薄熙来的父亲薄一波关系密切,他不希望看到薄熙来被严惩。同时,薄熙来也是‘太子党’的重要成员, 太子党对军方影响力很大,所以军方也不希望严惩薄熙来。”

香港《开放》杂志主编金钟也赞同这一说法。他对BBC中文网说:“党内有两派,一派主张不放过薄熙来,另一派主张适可而止。胡锦涛和温家宝一派主张严肃处理薄熙来,最终当权派占了上风,这是几个月来内部分歧斗争的结果。”

金钟说,根据政治局会议的决定,对薄熙来的处理将在11月1日的中共十七届七中全会予以追认,在党内解决薄熙来的问题后,将移交司法机关。这意味着,薄熙来的刑事审判极有可能在十八大后。

挑战中央

林和立说,薄熙来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他不仅以地方挑战中央,也挑战习近平,这与2007年中央“双开”前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有很大的不同。

他说:“薄熙来在不公开的场合说过,他的能力比习近平强,甚至说应该有他担任总书记,而不是习近平。”

林和立说,虽然薄、习二人都是“太子党”,但两人之间有争斗。“对薄熙来的从重处罚,习近平也在其中发挥了作用。”

林和立指出,胡温阵营的胜利对习近平来说也并非全是“利好”,“这意味着胡锦涛极有可能继续对中国政坛施加影响,继续留任中央军委主席两三年也是可能的。”

译书连载:毛泽东最后的革命(十六)

核心提示:在为数不多的“文革史”研究中,哈佛大学出版社于2006年出版的《毛泽东最后的革命》是必读书目。我们会连载本书的部分章节,在连载结束后,会提供全书的下载方式。


【本书原版封面】

反应

党的一些干部觉得《五一六通知》起草者对彭、罗、陆、杨按上的“反党”罪名难以服人。有人立刻开始担忧谁会成为下一个。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党委书记在国外旅行时,提到“老朋友”(他喜欢这么叫)彭真遭到清洗的消息,他的反应时:“我们也不安全。”有人要求那些精通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人物给出令人信服的解释。即便是在中共中央党校——全国各地的高级干部济济一堂,提高他们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水平的地方——也有人认为给这些党的高级干部扣上这样的罪名在字面上难以理解。校长林枫告诉他们:“这是一个阶级问题,你们不能把注意力放在个人身上。阶级动力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

在党的干部们表示怀疑的时候,知识分子和党外杰出人士则惊慌失措。5月5日,中国科学院院长、文化界的大红人郭沫若在《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讲话,他宣称自己写过、翻译过的“几百万字” 拿今天的标准来讲……“应该全部把它烧掉”。5月下旬,中央统战部告知邓小平,在党外知识分子和8个“民主党派”中弥漫着“震惊、紧张、恐惧”的气氛。6月下旬,邓安排刘少奇在人民大会堂向那些地位显赫的“民主人士”简要介绍情况,帮助他们克服对于文革和清洗党内四大修正主义分子的焦虑。邓坚持说,从中共的立场来看,这次清洗是“正常的现象,健康的现象”。

刘少奇重复了林枫的观点,把垮台的四人几乎比作了妖怪,鉴于其后来的命运,这实在具有讽刺意味,他说:“从个人来说,是可以不搞了,但是从阶级斗争的观点来看,是正常的,不奇怪的,阶级斗争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他们为什么要搞,是他们的阶级要他们搞。”我们不清楚刘自己——更不用说那些知识分子——对于这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官样文章是否觉得可信,但是至少它可以作为一种事后的解释进行兜售。更加难以解释的是怎么预先发现修正主义分子,既然他们“打着红旗反红旗,表面上是红旗,他们讲的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讲的是社会主义,搞的是资本主义的一套”。刘别扭的解说让修正主义分子成为了隐形人,虽然媒体在聒噪:修正主义分子不管伪装得多么巧妙,掌握了“毛泽东思想的望远镜和显微镜”就能识别他们。

“紧跟”主席

事实上,《五一六通知》不仅仅是甚至不主要是一份总结斗争胜利成果的文件,而是一份实际上指向了未来的文件。这一点毛在他亲笔添加的关键段落中已经有所表示。当时毛告诉陈伯达和康生,他是特别有意要让这些段落具有“鼓动性”。康向参加政治局扩大会议的与会者们做了怎样进行解读的提示。康在会议初的一天,代表林彪宣c称,“真正触及灵魂”的段落是文章的最后一段。毛亲笔写下的这一段是:

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各种文化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是一批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一旦时机成熟,他们就会要夺取政权,由无产阶级专政变为资产阶级专政。这些人物,有些已被我们识破了,有些则还没有被识破,有些正在受到我们信用,被培养为我们的接班人,例如赫鲁晓夫那样的人物,他们现正睡在我们的身旁,各级党委必须充分注意这一点。

毛的心里想的是谁呢?奇怪的是,连毛身边的亲信也不知道主席所指的“赫鲁晓夫那样的”一个或几个身份。戚本禹在1967年4月说 道 :“甚至去年毛主席提出有的(赫鲁晓夫式的)人正在被培养为接班人,睡在我们身边,我们很多同志还不理解。”张春桥在1967年5月说道 :“运动开始的时候,对主席的话,只有少数人有模糊的认识,完全没有什么反响,特别是那一段‘例如赫鲁晓夫那样的人物,他们现在正睡在我们的身旁… … ’。当时我没有真正看懂。我只想到了彭真,没有完全想到是刘少奇。”1968年10月,即便是康生也坚持说:“当时我们也没有感到这指的是刘少奇。毛主席这一重要指示,我当时了解得很肤浅。”

事实上,只有毛才能“识别”修正主义分子,更准确地说,只有毛才能决定他们是何许人也。清洗“四大家族”是主席的一大妙招,但是在他指出他们的名字以前,没有人能确定他们是真正的目标。毛严守机密。就是把自己的长远目标透露给心腹亲信也有走漏风声的危险。他的计划一旦泄露一星半点,他要打算打倒的对象就可能先发制人。

毛的深藏不露导致了一个更为深刻的后果:在文革期间,毛的热忱的支持者们必须凭直觉感知毛要什么,然后去实现他们所确信的毛的目的。他们必须“紧跟”主席,有时候甚至可能超出毛的想像。基于上述理由,文革的幸存者们把运动最可恶的行为归罪于毛激进的同伙,是有一点道理的。但是,主席有意为之的含糊晦涩才是最终的原因。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