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动车事故:美籍华人家属的艰难索赔路

核心提示:曹家遭遇的悲剧提醒我们,数十年来中国最严重的铁路事故还在继续引发一系列余波。同时也让我们看到了在中国想要寻求人身损害赔偿有多么的困难。


【图:2011年7月20日,北京,曹立衡与母亲陈增容和父亲曹尔新在天安门广场合影。在三天后的温州动车事故中,曹立衡重伤,他的父母遇难。】

本周末在安葬双亲之后,曹立宇希望葬礼能让13个月前死于温州动车追尾事故中的父母入土为安。

但曹立宇担心,本周六即将在纽约市举行的葬礼会减少他同中国有关部门(尤其是铁道部)进行谈判时所拥有的筹码。曹立宇要求中国政府按照美国标准提供赔偿金。曹立宇的双亲是温州动车事故中身亡的仅有的两名美国公民。

曹家遭遇的悲剧提醒我们,数十年来中国最严重的铁路事故还在继续引发一系列余波。同时也让我们看到了在中国想要寻求人身损害赔偿有多么的困难。

曹立宇说,过去一年中他不停地抗议,希望机构臃肿的中国铁道部能够考虑去年温州动车事故给曹家带来的巨大伤害。

不过,他没有什么新进展可说。曹立宇说,一整年来我就像是在对一堵墙说话。

中国铁道部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曹立宇的父母曹尔新和陈增容是中国官方公布的40名身亡旅客中的两位。2011年7月的一天,在中国东部城市温州,一列高速行驶的列车在电闪雷鸣的雨夜同前方列车追尾。曹立宇的哥哥曹立衡则是近200名受伤旅客中的一员。曹立衡在事故中勉强存活下来。

曹立宇当时不在火车上。当时他留在北卡罗莱纳州正准备完成博士论文。

这是曹家自大约20年前从沿海省份福建移民美国后首次回国。曹立宇说,父母唠叨回国这件事已有一年的时间。

30岁的曹立宇说,在过去20年里我们成了“新一代美国家庭”的缩影。曹立宇向记者描述说,作为移民的父母生前是纽约拉瓜迪亚机场的管理员,两人将两个儿子辛苦拉扯大。当然儿子的成就也超过父辈。曹立宇的父母去世时均为56岁。

曹立宇说,事故发生后不久,几位自称是某工作组成员的人和他进行了接触。该工作组负责处理事故造成的后续问题。中国铁道部支付了部分费用,其中包括曹立衡住院数月的开销。但曹立宇说,他在酒店以及通过电子邮件同该工作组进行过数次沟通,但这一过程令他极度受挫。曹立宇说,在与工作组的接触中,他受到了很多有关中国法律的说教,而很少涉及到对曹家进行赔偿的细节。

曹立宇说,我们根本不清楚这个工作组向谁汇报工作,是铁道部还是中国政府?

曹立宇说,在此过程中最难的就是想要见到能够管事的领导。有关方面允许曹立宇见到的级别最高的领导是代表铁道部的一位中层干部。

曹立宇说,他现在最为关心的是他33岁的哥哥曹立衡未来的生活。曹立衡在事故中骨折,失去了脾和一个肾。由于受到了巨大创伤,和过去相比曹立衡现在只能算是“半个活人”。曹立衡一家住在科罗拉多斯普林斯市(Colorado Springs),他和妻子有四个孩子。事故发生前曹立衡从事的是在网上销售照相机设备等电子产品的生意。由于伤势过重,曹立衡已经无法继续工作。

曹立宇谈到哥哥曹立衡时说,他仍在努力康复。

曹立宇说,他将父母在纽约皇后区的房子租了出去,这就是曹家现在的收入。

曹立宇说,铁道部提供的赔偿方案只能给曹立衡提供一小部分资金支持。曹立宇说,有关部门提出的最新赔偿方案是,身亡父母每人赔偿14.2万美元,曹立衡得到8.5万美元的赔偿金。这一金额与其他遇难者家属得到的补偿金大致相同。曹立宇说,他母亲上车时随身携带的1万美元始终没有找到。

曹立宇说,他的律师团队要求的经济赔偿金额高于在该事故中遇难的中国公民的家属获得的赔偿。他的律师团队最初要求对曹立宇的父母各赔偿100万美元,对曹立衡赔偿300万美元。按照中国的司法制度,这个要求从技术角度讲应当是允许的。曹立宇说,他要求的索赔额高于遇难的中国公民是合理的,因为中国支付的赔偿额度是按照国内的工资标准定的,而中国的工资水平低于美国。

曹立宇还暗示,对死难者赔付额度偏低会让中国变得更加危险。他说,如果提高对遇难者的赔付额,这种撞车事故就不会发生;中国人命太不值钱了。

曹立宇的律师之一、中银律师事务所(Zhongyin Law Firm)合伙人兼个人伤害案专家田杰承认,中国铁路部门是否会因此案知名度的关系而认真考量美国公民这个因素,他目前持怀疑态度,但不管怎样他都要试试。

田杰说,我想看看在涉及到外国人的时候,中国的法律能有多不一样。

曹立宇说,父母遗体原是他与铁路部门代表在谈判过程中残存的一点筹码。一年多来,有关部门多次让他签字领回父母遗体,而他一直予以拒绝。也正因如此,曹立宇的父母一直被停放在事故现场附近的一个地方。

曹立宇说,当他上周二终于签字时,父母的遗体被匆匆送上了飞往纽约的第一班飞机。

曹立宇说,可能会有大批移民从纽约赶来出席本周父母的葬礼。他说,自己打算在近期返回中国,继续向中国铁道部施压,要求其考虑父母遇难的赔偿问题。

曹立宇说,我想要的只是正义,不能轻易就这么算了,即使不会赔很多钱,也不能就这么算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