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下载】《我们最幸福》全书

核心提示:《洛杉矶时报》驻韩国记者芭芭拉·德米克所著反映朝鲜真实生活的书《我们最幸福》(Nothing To Envy)由志愿译者翻译完成。在经过十二天的连载后,这儿是本书的全书下载方式。限时放送,点击这里继续支持“译者”。


【《我们最幸福》电子版图书封面】

推荐语:

一位已经五十多岁的老人,经历了婆婆、丈夫和儿子的死,她数次求死未得,她以为人生无非如此。过去她在服装厂工作,思想先进,还负责监督其他人是否有不正确的”思想苗头”。但是饥饿改变了这一切。

她的女儿脾气不好,但勇于行动。她被丈夫殴打,穿着睡衣离开了家,两个孩子都没有带。她没有别的资产,于是渡河,做了别人买去的媳妇。还好那个男人对她很体贴,两年后,她离开了那里。

一对少见的健康漂亮的秘密恋人,他们花了三年才牵手、六年才接吻。他最初在电影院门口见到她,他15岁,她13岁。她的出身不好,这段恋情虽然有着年少时最美的色彩,终究抵不过现实。她离开了,他倍受打击,曲折经历六年后他也成功逃离。但她已嫁做人妇。

一名医生,见过了若干孩子的离世。回想起来,她无法不自责,当时她何以能目睹他们的死亡而不分出一点点吃的。父亲的死让她下了最后的决心——逃离。

一个孩子(他们这样的孩子的专用称呼几乎带着诗意——流浪的燕子。),他被送到孤儿院,这还是他爸动用了特权的结果,因为孤儿院可能会有多一些东西吃。但他还是被饥饿驱使,到火车站露宿、自谋生路。他逃跑、被抓、被打、再逃跑。

这六个人,是芭芭拉·德米克(Barbara Demick),《洛杉矶时报》负责北韩报道的记者,挑选出的六名都来自于清津的”逃北者”代表。他们都经历了信仰破灭、亲人亡故的悲痛,他们还要在离开”隐士之国”后面对从1960年代直接进入21世纪的”融入难题”。生活不是电影,没有截止于逃脱地狱。记忆虽然是他们对过去唯一的留存,也往往是让他们矛盾和痛苦的根源。

我们曾经推出过最高级别脱北者《黄长烨回忆录》(免费下载)、也推出过金正日的警卫之一的逃北经历(上半部分),但是和《我们最幸福》一书相比,后者更注重于描述北韩的普通人。前述的六个人曾经在北韩度过了童年、少年、青年,甚至是大半生,虽然那是一个洗脑频度非常高、物质条件极其匮乏的地方,但他们依然有着和地球上其他人一样的情感。芭芭拉的描写,让对北韩生活抱着猎奇心理的读者不仅读到了清津,还有人性。

摘选一些触人心弦的片段:

一名坚定的爱国者的信仰是什么时候动摇的?当她冒险涉水过河,看到一碗拌了肉的白米饭就放在地上,她上次见到一整碗白米饭是什么时候?为什么会在地上?这时狗叫了起来,她一下就明白了:她的一生都在被骗。

将夜晚的东北亚卫星图打开,北边是一片黑暗,与之对照的是南韩的灯火辉煌。但是,在这个黑洞的中间,也有爱情。

他15岁在电影院门口看到她就一见钟情,之后经历了无数次的等待,他终于与她单独见了面。他是平壤的大学生,而她是流着”不纯之血”的矿工之女。她接受了他的感情,他们开始在黑夜里步行,在没有人见到的地方聊天、谈诗。他们默默地在心里形成对这个政权的看法,但是他们没有交流(部分是为了保护对方)。终于,她决心要走了,她一直恍惚地将临走那天瞟见的一个背影当成是他,但她最终没有追上去说什么。他再来找她的时候”人去屋空”。他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他竟然不知道,而她竟然没有说。

她逃离北韩是靠女儿支付的高额”脱北套餐”——从中国坐飞机,到了韩国机场再申请难民身份。她在北韩度过了大半辈子,这样一位阿玛,镇静地拿着假护照从中国上了飞机,一路上谨记不要和同座的人说话以免暴露口音,下机之后把护照交还给”中介”。如此的镇定让”中介”都惊讶,其实,对她而言,儿子死亡之后她已走过了人生的极限,还有什么不能面对的呢?她融入了南韩,比她的女儿还要成功,她经常买新衣服、做了双眼皮、还去相亲。

还有那些一带而过的片段:

一位渔民在海上收听到了南韩肥皂剧中的片段:两个女人为了公寓前的停车位而吵架。他觉得很滑稽,怎么会有这种事?太荒谬了。他想了三天,终于明白南韩真的是有那么多车,他逃离了。

一名士兵用美国的指甲刀剪了指甲,盛赞其锋利。然后他想到,如果这样的小东西都是美国的做得精致耐用,一旦打仗他们怎么可能有胜算?他由此而开始逃亡。

在玉熙和她的母亲吵架的时候,她曾经说:”你为什么把我生在这儿?”对于北韩人来说,生在中国、或者南韩、或者美国当然应该能避免很多悲剧,至少是90年代的饥荒。

对于极权社会下的种种,中文读者并不陌生。有一句笑话说,如果我们不援助朝鲜的话,就无法对比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已经完成62%了”。但是,这本书不是简单地对比”谁比谁幸福”,它让你重新审视:我们被抛在不同的命运中,巨大的不可改变的事实压下来,我们能做些什么?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那些在南韩用着最时髦的电器、说着流利的英语、期望以竞争激烈的考试换取锦绣前程的”幸运儿”们,虽然不必经历北韩的噩梦,也不过是沉迷在另一场梦境之中而已。而对于从1978年以来集体经历了类似于”脱北者融入南韩”的过程的中国大陆人而言,从一种迷梦中被抛到另一种迷梦中的感觉可能也不陌生。

感谢本文的译者。台湾麦田推出了本书的获授权繁体中文译本。因本书在中国大陆被禁,为了扩大传播效应,我们联系了本书译者并推出这本《我们最幸福》的电子版简体中译本,支持epub/mobi 版限时下载,仅供学习交流,不支持商业性转载。同时,还请读者们相互推荐购买正版,支持作者和译者。

点击这里查看更多”译者书刊”。

点击下载可以直接在iPhone、iPad上阅读(epub版

点击下载可以直接在Kindle上阅读(mobi版

在PC上阅读,点击这里下载免费电子书阅读器,然后下载epub版即可打开。

(本书连载结束)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