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副刊主编自杀 网络悼念兼反思

核心提示:《人民日报》大地副刊主编徐怀谦于周三下午在北京的家中跳楼自杀,年仅44岁。他1989年毕业于北大中文系,生前曾吐露心声,在体制内感觉痛苦。


【图:网络资料:徐怀谦享年44岁】

《人民日报》大地副刊主编徐怀谦于周三下午在北京的家中跳楼自杀,年仅44岁,人民网官方微博随后证实了坠楼事件。

网络迅速出现许多报道和评论。有的还找出他生前的作品,如他曾在《以死作证》中写道:“死是一个沉重的字眼,然而在中国,在很多情况下,不死不足以引起社会重视,不死不足以促进事情的妥善解决。”

中国—独立评论人 @老徐时评 周四清晨在其微博写到,徐怀谦生前曾感慨过想说的话没有办法写和发表。

人民网周四并没有刊登徐怀谦的自杀消息,仅转载了几篇他发表在其他网站的文章,例如《谁偷走了我们的美感?》和《想象力和比想象力更重要的》。

网民们先后在网络中发起悼念,徐怀谦的文章给许多人带来了深刻的影响。

网民八索Basuo在新浪微博中说,“北大毕业《人民日报》副刊大地主编,四十岁的徐怀谦自杀让许多读书人哀惋,活在压力山大的世界还是要信奉好死不如赖活着这句民间箴言,换一种好听的说法叫,活着才是伟大的信仰。这世界真可怕,自绝于可怕的世界是可悲甚至可怜。”

历史学者张宏杰在微博中说,“他在享受体制好处的同时,更承受着言不由衷带来的精神痛苦。在一次访谈中,他说:我的苦是敢想不敢说,敢说不敢写,敢写无处发。我非常佩服那些以写杂文谋生的自由撰稿人,但是我无法脱离体制,那样就得举家食粥了。”

曾经任职《人民日报》的记者,后来也因为文章无法发表而离职的王先生告诉本台记者:“因为中国像党报这样的主流新闻,很多都只能写拍马屁,歌功颂德的和表面性的文章,充满了假话空话大话的文章。这虽然是很无聊的,但是你只能这样做,如果不这样做就什么也做不了,甚至要付出代价。我们都是付出代价的,包括徐先生。这种事情是荒唐的,不正常的。因为这种事情得病甚至自杀,我觉得是非常遗憾的。”

不少人认为,徐怀谦是一位极具责任感的媒体人,对美好的社会有着向往,但体制的压力使他不得不屈服于现实,有网民总结他的死因就是因为“敢想不敢说,敢说不敢写,敢写无处发表”。

但也有就此写道:这工作还有意思吗?不会不干吗?

更有的说:《人民日报》党的喉舌,你早该想到了,早点去南方系,也许就不会自杀了!

徐怀谦在《盛世下的沉思》当中说:没有个体生命的张扬,只有整齐划一的思维,只允许一种声音,这样的时代即使很富庶,也是称不上盛世的……以专制手段维持下来的盛世,表面上掩盖了社会矛盾,但却无形中延缓了自己前进的步伐,拉大了与西方国家的差距。

不少网民转发他的作品《酷的脸》,其中他写到,“有人说,这是一个平庸的时代,一个物质的时代,一个娱乐的时代,一个缺乏大师的时代,可是,我们不能把什幺过错都推给时代。一个人左右不了时代,却可以左右自己的脸——它可以不漂亮,却不可以没内容;它可以很丑,却不可以没有个性。”

徐怀谦1968年生于山东高密,1989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被分配到首钢工作一年,之后再分配到《人民日报》文艺部工作,直到离世前担任《人民日报》“大地”副刊主编。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