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谷开来免死不出所料 各方评说“五指审判”

核心提示:谷开来案判决结果令人对中国的法治感到失望,有律师指这是一场指定法院、指定律师、指定辩护、指定证言、指定结果的“审判秀”。


【图:谷开来本人说这一审判体现了“三个尊重”】

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妻子薄谷开来涉嫌杀害英国商人一案,本周一在合肥市中院宣布判决结果,薄谷开来被判处死缓,张晓军获刑九年。如外界早前所预测,薄谷开来被免除一死,按照中国《刑法》故意杀人罪最高可被判死刑。

官方新华社周一下午也做出通报,“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11年下半年,被告人薄谷开来及其子薄某某与被害人尼尔•伍德因经济利益发生矛盾,尼尔•伍德在电子邮件中言辞威胁薄某某,薄谷开来认为尼尔•伍德已威胁到其子薄某某的人身安全,决意将其杀害。”

合肥市中院副院长唐义干对传媒表示,“薄谷开来犯罪情节恶劣,后果严重,且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论罪应当判处死刑。鉴于本案被害人尼尔•伍德对薄谷开来之子薄某某使用威胁言辞,使双方矛盾激化;司法鉴定意见表明,薄谷开来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但患有精神障碍,对本次作案行为性质和后果的辨认能力完整,控制能力削弱;薄谷开来在归案后向有关部门提供他人违纪违法线索,为有关案件的查处起到了积极作用;薄谷开来当庭认罪、悔罪,故对薄谷开来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张晓军在共同犯罪中受薄谷开来指使,起帮助作用,系从犯,且归案后如实供述了主要犯罪事实,并当庭认罪、悔罪,对其可减轻处罚。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充分考虑控辩双方意见的基础上,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中央电视台下午播出法庭宣判过程,还特别播出谷开来在庭上轻声说,“我感到这个判决是公正的,它全面体现了我们法庭对法律的特别尊重、对现实的特别尊重、特别是对生命的特别尊重。”

中国知名的公共知识份子、北京大学教授贺卫方周一评论谷开来案时指出,谷开来被判死缓,虽然符合中国大陆减少执行死刑原则,但此案未能公开审判、未能实现司法独立,令人失望。

贺卫方周一上午接受台湾中央社访问时认为,依法院日前所陈述谷开来的犯罪事实,她遭判处死缓,也算正常,是意料中事,因为中国目前的政策,是大幅减少执行死刑。

但贺卫方指出,此案太特殊、太过敏感,联合国有好几个常任理事国均被捲入。观察全案审判过程,并未做到司法独立,也未真正公开及公平审判,证人未真正出庭作证。若从法治观点来看,此案审判“太令人失望”,“非常让人足以大加躂伐”。

有政治观察人士认为,这是中共剥离了政治因素,考虑到了海伍德威胁薄瓜瓜安全在先,谷开来护子心切的因素,因而减刑合理,体现了中共试图延循现代法治原则,依法办事的态度。事实上,大家更愿意相信,对谷开来的审判是一出经过精心策划的、涉及范围更广的政治大戏的一部分。

相比较于昔日,为了对“四人帮”在文化大革命中扮演的角色作出审判,中国法庭花了六周时间才完成庭审。然而,对谷开来的庭审却不到一天就结束了。当地法官为显示审判程序的专业性和公正性颇费了一番周章。不过,在这个审判中,许多关键问题都模糊不清,薄熙来更是没有被提起,案件审理存在诸多疑点。

除了一名法医专家外,庭上没有传唤任何证人作证。据报道承认罪行的谷开来,被拒绝使用家人挑选的律师,只得被迫接受党指定的辩护人。两名英国外交官和被害人家属的一名代表获准旁听,但公众和外国媒体被拒之门外。外人对控辩双方的辩论细节了解甚少,多数媒体只能得到官方的新闻稿,其内容重复,往往一字不差。

这种审判难以说公开透明,自然也难谈公正,从头到尾都有政治审判的影子。中共没有理会对这起审批的质疑,只给出谋杀细节,而刻意遗忘薄熙来及其家族的资产问题。当然,中共在宣传的时候,曾言之凿凿的称,“我国是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法律的尊严和权威不容践踏。不论涉及到谁,只要触犯法律,都将依法处理,决不姑息。”

在“两会”之时,中国国家总理温家宝在记者会上就王立军问题回答提问时态度罕见的强硬,称“我们将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严格依法办理。调查和处理的结果一定会给人民以回答,并且要经受住法律和历史的检验。”

可惜的是,今日的宣判,与“依法处理、决不姑息”没有关系,正如网友所言,涉及政治案件,死缓是最好的判决。在这一场设定好的审判中,中国司法体系的缺陷被彻底暴露,中共仍是党纪大于国法。特别是犯案的当事人为“红二代”时,这种做法更让人寒心!

值得一提的是,在薄谷开来死缓判决之后,英国大使馆很快发表一项声明:“We made clear we wanted to see trials conform to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standards & death penalty not to be applied.”(我们明确告知中方,希望审判根据国际人权标准进行并且不要应用死刑。)因此也有可能死缓的判决是考虑到了英国方面的上述要求。

英国是废除死刑的,但薄谷开来杀人案是在中国发生,理应按中国法律进行审判。英国此举是否干涉中国法律呢?有评论人士就此得出结论,中国的司法独立任重而道远,因为迄今为止,中共司法不仅未能从体制上摆脱党治的影子,也未能摆脱西方的政治影响。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