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枪悍匪周克华仍在逃 一名铁警在抓捕行动中牺牲

核心提示:目前为止最详尽客观的报道来自《东方早报》。以下是全文转载


【图:搜山行动仍在继续】

“8·10”血案发生后,围捕疑犯周克华的行动在重庆全城展开。早报记者昨天从有关部门获悉,自案发当日下午起,重庆市调派大量警力展开搜捕行动。在对尖刀山、歌乐山一线等重点区域彻夜包围后,昨日上午又发起了第二次大搜捕。目前,周克华仍处于在逃状态。

军方奉命参加搜捕

成都军区驻渝部队某部官兵向记者证实,目前该部也已奉命参加搜捕行动。经过一天一夜的搜捕,与歌乐山相邻的重庆铜梁、璧山两县的山岭也被列入侦查范围。

8月10日深夜至11日凌晨,早报记者驱车前往歌乐山镇,沿山公路两侧的密林中,每隔数十米,就有三至五名警员“把守”,不时有运送食物和水的车辆停在路边。为了应付难耐的燥热和蚊虫,不少人抹起了花露水和清凉油。

这一夜,周克华踪迹全无。

嫌犯年初曾回家

此外,周克华家所属的井口镇二塘村的村民告诉早报记者,自今年春节以来,周家已被当地警方监控。后来,有三至五名民警住在周家,24小时“陪护”独居的周克华母亲。

“春节之前,警察就把周家老太太带走了,一个月没见到人。后来听说是被带到看守所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一个月之后,好几个警察就跟她一起住进来了。”邻居朱翠花说,每天中午11点半、下午五六点钟,警察都会带着周母一起出村吃饭,平时就不与村民们往来的周家,从此更没人敢进门。村民们还说,相隔“遥远”的周克华的前妻和儿子家中,也有警察“陪护”。

而据京华时报透露,周克华的母亲表示,去年八九月间,周克华至少一个月时间都在重庆,且曾出入医院、陵园等公共场所。今年1月19日,周克华也曾回家。而周在长沙、南京两地作案的时间分别是2011年6月28日、2012年1月6日,相当大胆。

曾因贩卖枪支获刑

来自潇湘晨报的消息称,公安机关目前已经将重庆“8·10”枪击案与苏湘渝系列持枪抢劫杀人案并案处理。

警方调查发现,嫌犯周克华曾于2005年因贩卖枪支,被云南铁路法院判刑后即在当地服刑,公安部通缉令上半部的照片确为监狱为其拍摄的服刑人犯档案采集样照。

人生轨迹:“没当过兵,爱看侦探小说”

井口镇位于重庆市沙坪坝区和北碚区交界地,属于城乡接合部。二塘村距镇上约3公里,正在修建的高速铁路从村里横穿而过,在被山丘包围的二塘村,周克华的家,位于全村位置最高的地方。

村口公路边,一张多幅大头照拼起来的白纸贴在墙上,虽然没有一个字,但村里人都知道这是正在被通缉的“周华儿”各种造型的照片。尽管,在这个偏僻的乡村,“周克华”这个名字几乎已经消失在大家的记忆中。

在老家时:“没跟人吵过架”

“相貌一直没变。”40岁的老秦指着电视机画面,对早报记者说,离家之前的周克华,十分老实、内向,与去年8月过世的周父十分相像。“在周家,个性强、拿主意的都是华儿的妈妈。”

周克华出生于1970年,是家中独子。自小家境贫寒,书只读到初中。周克华的小学同学陈启红说,周克华的游泳技术很好,而且很讲义气。

18岁左右,周克华开始和村里的大部分劳动力一样,去嘉陵江河边“上沙”(采沙),获取每天30多元的报酬,这一干就是10多年。

“我们经常聚在一起打牌,他从来不参加,也不和人交往,就爱一个人看侦探小说。”老秦回忆,“上沙”时大家搭帮干活,无论与谁分在一组,周克华都从无怨言,“没跟人吵过架,更没跟人打过架。”

后来,“上沙”的活被一位老板承包之后,周克华开始跟其二伯父家中的哥哥到重庆火车北站干活,负责装卸货。在此期间,认识了女朋友并与其结婚生子。再后来,周克华又干起了中巴车司机,直至上世纪90年代末,因为“说不清”的原因在武汉被抓。

近几年:疯狂报复社会

村民们都说,周克华性格的突变,很可能是在武汉被抓期间形成的。警察住进周家之后,村子里流传一种说法:当年有人携带毒品坐上了周克华开的车,周克华因此被抓。此后,开始疯狂报复社会,亡命天涯。但是,没有人能说出传言的出处。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当年离家时爱看侦探小说的孤僻青年,已经成为穷凶极恶的血案疑犯。

但即便如此,在邻居们的话语中,他仍显得“重亲情”。

去年8月某天夜里,父亲去世,周克华连夜赶回,送了老父亲最后一程。“(周父)大约晚上9点钟去世的,12点华儿把他送到殡仪馆,之后,就又消失。”村民陈女士曾亲眼见到第二天凌晨6点,周克华匆匆走了。

还有村民回忆,近几年,周克华还曾去看过住在其他镇的前妻和儿子。对于周克华曾经在部队服过役的传闻,了解其经历的村民都明确予以了否定。传言中其枪法准、野外生存能力强等说法,村民中也没人“搞得清”。

作案与逃亡:开枪后“大摇大摆”从容离开

11日正午的凤鸣山康居苑小区门口,酷热难当。在警戒线外的树荫下,仍有十多名群众聚集闲谈。警戒线内的中国银行营业部大门紧闭,门口一辆警车上坐着两位民警。

惊魂未定的小卖部老板娘说,枪响之后,她以为是过往车辆的车胎爆了。跑出来一看,随后受伤的男保安边追周克华,边喊“抢劫”、“开枪”了,吓得她赶紧又躲回了屋里。

隔壁婚庆店的老板、伙计正好目睹了保安被击中受伤,但他们惊奇地发现,开枪之后的周克华并未慌忙夺路而逃,而是”大摇大摆“地从容走了几百米。

最后接触者:他只跟我说了三句话

早报记者沿线打听,多位在距离案发现场约400米处的摩的师傅表示,周克华正是在此处搭乘张小军的摩托车走的。几经周折,早报记者电话联系上了张小军。

“他手上拿着黑色购物袋,神色有些慌张,脸色有些白,跑得气喘吁吁的。我当时也有点怀疑,是不是抢了别人的钱。 ”张小军说,周克华一共和他说了三句话。“第一句是‘去新桥多少钱’,第二句是,我中途接了个电话,他说‘不要接电话,注意安全’。第三句,是到了新桥加气站,他说,‘我就在这下车 ’。”张小军回忆,直到全城戒严之后,他从别人口中听说发生了抢劫,才就近找到了重庆张家湾交巡警平台报警。

据早报记者调查,周克华下车后,沿一条小路走上铁路,从而离开重庆市区,其整个逃离市区的路程只有1公里左右。

四条逃亡路:嫌犯挑选了最慢的一条

到达新桥加气站后,摆在周克华面前的路有大致有四条:

第一条,继续沿新桥正街行进,与之相连的是国道319线;第二条,倒回凤中路(凤鸣山-中梁山),沿马滩岩正街离开;第三条,顺着一条小路踏上铁路,在新桥正街附近,有两条铁路交会,当地居民说,其中一条是襄渝线,另一条不知名字,但两条线以货运为主,客运班次很少;第四条,沿一条公路乘车进入新桥附近的工业园区,这里人口密集,房屋众多。

周克华最终选择了最慢的逃亡路线——沿铁路步行,导致铁路民警朱彦超不幸遇难。

朱彦超与周克华相遇的地方是在沙坪坝区覃家岗镇一个叫窝凼的地方。据案发地附近一工厂员工回忆,最近,有人在铁路附近的隧道盗窃信息处理器。当天,身着便装的朱彦超正和他的3个同事在此办案。在朱彦超的同事们离开后,周克华到了。

目击者称,周克华在铁路线上奔走,引起朱彦超的注意,朱上前盘查,不幸遇难。早报记者了解到,朱彦超今年29岁,已婚但无子女,目前朱的遗体已被送往沙坪坝区石桥铺殡仪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