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利益》:中国崛起的终结

核心提示:中国正面临着自身的严峻挑战,它的崛起故事已经到了顶点,中国的经济放缓被经济学家看作是影响其政权稳定的重大因素。


【图:随着经济的放缓,中国奇迹的终结的论调再起。】

几乎所有的人开始一致认为,中国是正在崛起的全球大国——经济规模很快将超过美国;实行的是很多第三世界国家喜欢的国家资本主义模式而非民主资本主义模式;在非洲和拉美部分地区建立殖民地;在邻国中的影响力与日俱增。然而就在此时,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新兴国家却已经走到了顶点。尽管中国渡过了自2008年以来一直困扰西方国家的金融危机,现在却面临着自身的严峻挑战。如果这些主要趋势持续下去,那些曾经认为我们即将进入中国世纪的人很快就会发现,中国世纪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最先使外界关注中国力量崛起的是中国经济的异常高速发展。保持强劲增长势头的经济体可以在全球市场中扮演关键角色,并为大幅增强军力提供资金。然而,中国经济增长率已从2010年的10.4%降至2012年的7.5%。这样的增速也许已经算是比较慢的了,而经济学家预计还会进一步下降。媒体使用的数字基于中国有关方面提供的数据,而很多人对后者的真实性表示怀疑。

此外,《经济学人》认为,一个发展中国家越接近于发达经济体,这个国家就越难以保持原来的增长率,因为它日益被迫进行自我创新。在新兴市场的经济学家看来,问题并不在于中国经济是否会减速,而是在于中国是会软着陆还是硬着陆。

经济放缓对所有政府来说都具有挑战性,但对中国人来说尤其如此:他们政权的合法性不是建立在人民的民主选择基础之上,而是建立在该政权提供不断提高的生活水平的能力基础之上。由于最近中国经济增长强劲,中国人的期望值很高,其中大多数人尚未达到发家者的富裕程度(发家者主要在沿海城市)。与那些人们境况都很差、期望很少的地方相比,中国的差异和无力满足未来高增长需求是被经济学家视作危及政权稳定的主要因素。

此外,几十年来中国经济的高歌猛进也带来了重大环境挑战。到2007年底,在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20个城市中,有16个是中国城市,而且中国也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国。鉴于中国的经济模式严重依赖资源开采,环境退化对该国经济增长的束缚越来越大。由于中国人口众多,且养活中国人困难重重,这个问题进一步恶化。例如,中国存在严重的缺水问题。与此同时,中国的腐败问题非常普遍,特别是在地方上。中国在2011年《腐败感觉指数》上排名第75位,远远低于日本(第14位)和美国(第24位)等国。

中国人口老龄化对中国的未来来说也不是什么好兆头。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王丰认为,中国的经济繁荣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中国人口结构的独特之处——这些特色目前正在逐渐消失。由于中国仍在实行已经持续30年的计划生育政策,未来若干年,中国的年轻劳动力将明显减少,老年人急剧增加。

随着中国在世界上的殖民开拓,它面临的不满也越来越多。得到中国大量投资和援助的非洲国家抱怨自己的中国恩人通常都不雇用当地工人;中国恩人抱成一团,避免与当地人接触;即便他们雇用当地人,当地人的工作条件也非常差,工资也很低;贸易条件极不公平。有人给中国贴上”重商主义”和”新殖民主义”标签的速度非常快。

一些邻国也越来越疏远中国。最近,在缅甸和越南,中国的姿态导致这些国家靠近美国。其实,中国的盟友少之又少,而确实可以称为盟友的国家(如朝鲜之类)非但不能提供支持,反而经常惹麻烦,让中国付出代价。

总之,繁荣兴旺、充满活力的中国即将对衰落的美国发起挑战的形象已经成为过去。我们所需的一切只是关于崛起中国的又一个封面报道,正如我们曾经对崛起日本所作的报道一样,可以肯定这个报道将会被重写,如果不是被彻底颠覆的话。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