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封面文章:谁在害怕华为?

核心提示:最新一期的《经济学人》封面文章讨论华为在海外引起有关中国间谍的恐慌,文章的核心观点时:技术民族主义不是出路。


【原文配图】

一家举世瞩目的中国公司崛起,引起了关于网络间谍活动的恐慌。技术民族主义并非解决方案。

中国公司已经开始在全球市场上赢得了领先地位。华为公司日前超过了瑞典的爱立信公司,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电信设备生产商。尽管还有很多外国人无法正确读出它的名字(有人把它叫做“夏威夷”,而该公司甚至放出了一部视频来教人们读“华为”二字),华为正在成为越来越强大的全球竞争者,可以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和顶尖企业正面交锋。在华为之前,有海尔公司——它已经是全球领先的大件家电生产商。如今联想正在挑战惠普,想要夺取世界上最大的电脑厂商的地位。还有很多的公司将紧随其后加入竞争潮流。

作为一家私营公司,华为在中国进入西方市场的长征中是领军企业。该公司创始人任正非曾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中担任工程师。最初,华为甚至在中国国内都难以立足,任正非为了吸引客户费尽心力。但他的公司遵循了毛泽东“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并已经开始攻占海外市场了。在欧洲已经宣布的超高速4G电信网络建设中,华为参与了超过一半的工程。同时该公司还成了手机市场中的强力竞争者。如今,华为已经俨然是一家商业帝国,雇佣14万员工、市值达320亿美元、在140个国家拥有客户。它以质优价廉的电信设备赢得了市场赞誉。

他们眼中的华为

但华为也引起了一些恐慌——而且这种恐慌不仅仅局限于它的竞争者之中。据说该公司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关系过于密切,让人不安。西方人担忧华为正在建设的网络会被中国情报人员所利用——在和平年代用来窃听,并可能在战时突然被封锁关闭。他们把华为视作中国迅速发展的网络兵工厂的有力武器。

对于这种观点,有些国家的政府不敢轻忽。今年早些时候,在澳大利亚架设全国宽带网络的方案中,政府不允许华为参与。华为还想在印度进行商业扩张,但也吃了闭门羹。而在美国,华为试图进行发展,政府却从中阻挠。专注于情报事务的国会委员会对华为进行了细致入微的调查。美国最近遭到了接二连三的网络攻击,有人认为这是中国黑客的杰作。人们对于华为的猜疑更重了。

包括华为在内的顶尖公司享有优惠,国家给予了过多的补贴、低利息贷款和慷慨的出口信贷。这一点也引起了西方政府的怀疑。欧盟委员会正在考虑对此展开调查。有人认为中国政府在帮助华为赢取海外合约,以便让谍报人员利用其网络来进一步窥探全球电子通信网络。

反对进口的论调总是需要谨慎看待,因为贸易保护主义者将借此排挤新晋竞争对手。不过,担忧电信安全情有可原:最近有报告指出,受中国政府资助的黑客正在大规模攫取宝贵的西方商业机密。西方情报机构也对窃听和网络攻击等风险保持着警惕,因为它们本身也精于此道(针对伊朗核计划的 Stuxnet 病毒就是很好的例子)。至于华为,该公司控制着网络的架构和管理,让它来植入恶意软件并窃取敏感数据真是再合适不过了。华为是一家私营公司,如果被发现从事间谍活动,它将面临重大损失。然而中国式资本主义中的国家力量意味着西方有理由保持警觉。

但禁止华为对商业合同进行投标,却是有失偏颇了。原因有二。其一,无论是同中国整体或是同华为个体展开竞争,都有着巨大的经济收益。这样可以推动增长、实现繁荣。华为质优价廉的设备曾让非洲的移动电信革命成为了可能。

不信任?来验证

不对华为加以阻挠还有另一层原因,就是一种肮脏的小秘密——华为的海外竞争对手对此避而不谈,让人生疑。那就是当今中国的电信设备生产商实在是太多了。中国的制造商和设计者已经成了全球电信供应链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对华为(或是它在中国的竞争对手——电信巨头中兴)关上大门,而在网络中采用阿尔卡特或是爱立信生产的设备,这可能会博得政界的好感,但绝非什么安全保障。华为的竞争对手大肆鼓吹“华为威胁论”并掩饰自身对于中国分包商和政府补贴的依赖,这其中确实存在既得利益。

解决方案在于对整个业界进行更深入的彻底审查,而非仅仅针对中国公司。各国政府应当阐明电信公司进行商业运作所需要满足的具体条件——而现今的美国机密安全审查程序还没有做到这一点。各国政府还应当做更多工作来确保设备的安全性,无论它是由谁所生产的。这意味着:需要知道硬件部件和软件产自哪里,并需要对设备和代码进行硬性随机抽查。美国没有行之有效的供应链检查系统。相比之下,由于在英国有英国电信(British Telecom, BT)这样的大客户,华为成立了一个人事有安全保障的单位(和英国的信号情报机构 GCHQ 密切合作运营),其中包括了 GCHQ 前员工,他们负责在安装中国生产的设备前对其进行检查。这样的彻底审查将抬高成本;但相比禁止中国公司从而减少竞争、推高价格的行为,这种检查所带来的成本不过是小巫见大巫罢了。

华为也能帮助外国人减轻恐慌之情。该公司不透明的所有制结构和讳莫如深的文化损害了它的声誉。它需要进行大幅度的开放。一种方法就是让这家封闭型控股公司在某个全球股市寻求上市——如果无法在美国上市,至少也要在香港。更大的透明度将有助于外界了解像华为这样的中国公司对于美国和其它国家的真正威胁:它们已经开始在创新上领先于本土竞争者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