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中国的留学困境

核心提示:曾经的海外留学生光环不再。


【图:留学曾经令年轻人趋之若鹜】

曾经有一个时期,那些在海外接受高等教育的中国学生被认为是他们那一代中最为幸运的人。

从英美精英大学毕业,几乎成了他们归国后灿烂职业前景的保证。这些学生被称作海龟(海归)——学成之后归国。但如今情况有变。

同一拨学生,现在则被称为海带(海待)——被冲到对岸,回国的时候几乎无望找到工作。

重点的变化

那为什么外国文凭不像从前那么值钱了呢?

“原因是雇主对外国文凭的评价或许发生了改变。”来自猎头公司海斯(Hays)的地区主任说。

按照西蒙·兰斯(Simon Lance)的说法,主要的转变点是对于外语的重视程度。他说:“从前,在国外学习就意味着拥有非常强的语言能力”。

但是中国的大学在过去十年间已经在外语教学方面取得长足进展,因此留学生的外语水平变得不那么显眼了。

一些人质疑出国留学是否还有意义。

“如果是期待文凭本身可以保证自动获得一份高薪职位,那么答案就是没意义,”兰斯先生说,“但如果是将留学视为未来在跨国公司谋职的职业规划的一部分,那么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起步。”

然而,兰斯先生也建议所有的海外留学的毕业生也能获得海外工作经验。“这能比回国后单纯只有文凭要具有好得多的比较优势。”他说。

债务的负担

艾丽·王(Ivy Wang)进入拉夫堡大学(Loughborough University)攻读媒体与文化分析硕士学位。

“我想要看一看中国以外的世界,多看看,了解异域文化,”她说,“我也希望能提高我的英语水平。”

为了完成在英国的学业,她的家庭花费了3万英镑(约合30万人民币——译者注)。

她回国后,通过递交简历,获得了20个面试机会,大多集中在旅游公司和教育机构。中国哪里都有工作,她说,但是工资可就“不能令人满意了”。

她得到的所有工作机会里,提供的薪水在每月500美元到1000美元之间,其中一半要用于租住单人间。

“中国的雇主清楚地知道他们想要什么人——就是那些按照他们的意思办事而拿低廉薪水的人。”王小姐说。

“我现在为一家瑞士公司工作”
“为一家外国公司工作意味着我能够解释我做过的事情以及我取得的东西,而在中国公司,我只能老老实实保持沉默。”
“中国希望拓宽发展战略,这就需要那些会英语具有外国教育背景的人才,但同时他也非常希望轻而易举地控制这些人。”她说。

王小姐需要十年才能还清欠下的债务,但是她说她的家庭希望她能过得幸福而不是肩扛重担。

变动的结构

已经可以看出,雇主或许把海归当成一群吵闹烦躁的人,而他们想找的则是听话的员工。

但是,来自海斯招聘机构的兰斯先生说,也有些雇主不以听话为标准招聘员工。

“跨国公司的管理方式和文化非常适合这些人。”他说。“具有独立观点并有那么一点点吵闹烦躁或许会被跨国公司的老板看中。”

但是兰斯先生也认为国内大学的文凭在申请国内公司职位的时候会更具优势。

中国正在从“堆得高”和“卖得贱”文化(stack-them-high and sell-them-cheap culture)转变到更为创新和消费者驱动的某种东西上。

“这确实是处在一个变迁时刻中。雇主和雇员的文化变动在这一时刻中非常困难。”兰斯先生说。

“许多公司意识到他们需要具有国际交往技能和国际经验的后备人才,但是他们没有办法改变他们的文化来吸引和留住这类人才。”他说。

一些公司在文化改变上比另一些公司来得更好。

“从等级制机构转变为更加富有弹性的西式结构,得到的工资、获得的提升和期待的进步都与能力和绩效更为有关,而不是待的年头。”兰斯先生说。

“在银行和金融领域,有许多中国国有银行积极寻找高级和中级具有西方背景的管理人员。”

“促使这些银行这样做是因为它们正在走出国门,在国际市场开展业务。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