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周刊:方亮:面对俄罗斯的外交尴尬

核心提示:纵横周刊俄罗斯研究员方亮认为:中国作为一个已经走上世界外交舞台中心位置的国家,却尚未形成自己的外交视野与格局,还要跟在日趋衰弱的俄罗斯身后邯郸学步,甚至同胞也要被这个“没落国家”的军人随意欺负。


【图:“中俄联盟”中俄罗斯随时可能调头转向西方,独自留下中国面对批评之声。】

7月19日,中国和俄罗斯顶住国际压力,第三次联手在安理会表决中否决了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就在三天前,一名中国渔民却在非法闯入俄专属经济区进行捕捞遭遇俄海防舰船后落水失踪。截至本文截稿,尚未传来这名渔民获救的消息,基本上可以判定已经死亡。

在复杂的中俄双边关系中,这是两个完全不相干的事件。前者直涉当下最重大的国际战略问题,是中俄联手对国际格局施加影响。而后者则是两国在民间、经济交流及边境执法协调中长期存在问题的再一次显现。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称:“不应让渔民遇袭失踪事件影响中俄友好关系大局。”如果不考虑表态者的身份及具体情势,应当说,这一在国内引起强烈不满的评价是合适的。因为中俄战略利益的趋同,决定了两国决策者都不会轻易让双边问题影响战略大局。

无论是渔民身亡这样看似很“小”的问题,还是中俄联手保护阿萨德政权这样的战略“大”问题都从各自的角度折射出中国外交的尴尬:作为一个已经走上世界外交舞 台中心位置的国家,却尚未形成自己的外交视野与格局,还要跟在日趋衰弱的俄罗斯身后邯郸学步,甚至同胞也要被这个“没落国家”的军人随意欺负。

在渔民坠海失踪事件中,俄方舰艇向中国渔船开炮的行为是不可接受的。不管炮火是不是船员坠海的直接原因,俄方都是在蔑视别国人的生命。中国国内在评论该事件 时有两种让人无法接受的论调:一种认为俄方不单对待中国渔民十分强硬,对待日韩等国渔民也一样不手软,所以中国渔民压根就不该去碰钉子;另一种则对俄方的 强硬加以赞赏,认为中国应该学习这种强硬,将其用到南海问题上。

在同胞受难之时拿出这种论调无论如何都是不可接受的,俄方历来的强硬绝不是他们随意用重武器对付别国渔民的理由。在中国网络中流传著一句普京的名言(笔者尚未对其进行考证):“俄罗斯土地很大,但没有一寸是多余的!”但是,中国人口很多,但也没有一个是多余的。

面对俄罗斯探讨这一问题对中国来说是一种讽刺,从经济实力上来讲,中国早已远远的将俄罗斯甩在了身后。如今西方投资出逃严重,普京明显将中国视为重要投资来 源地,而俄国内经济又陷入油气经济的陷阱无法自拔。拥有如此之大的经济优势,却无法在双边外交中对同胞进行最起码的人身安全保护。中国对俄外交在这一点上 的软弱,毫无疑问是失败的。

这种悖论同样存在于面对世界格局时的中俄“准联盟”中。尽管问题仍很多,但至少从国际格局的角度来看,中俄关系如今已经达到了除结盟外最好的状态,几乎是一种“准联盟”关系。这种关系直接体现在两国联手三次否决安理会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这一事实中。

不考虑冷战思维是否仍适合当下世界以及不可逆转的民主化趋势,中俄基于地缘政治考虑力保叙利亚不变色的选择有其合理性。在欧亚大陆上,中俄实际上形成了一个“背靠背”式的攻守同盟。两国相应负责东部和西部的地缘秩序,遥相呼应。而叙利亚正是这个准联盟的西部桥头堡。

在这一问题上,俄罗斯是叙利亚方向的具体负责者,中国则是协助者的角色。与之相呼应的则是,在中国最严峻的外交挑战——南海问题中,俄罗斯与中国进行了海上 联合军演,俄驻菲律宾大使则发表了支持中国的声明。此刻,俄以协助中国的角色出现。两国就这样形成了一种战略交换的关系。

但这里一个隐含的陷阱是,中国面临著俄罗斯随时可能掉头倒向西方的危险,如果真如此,中国外交是否有预案呢?分析两国“背靠背”的战略互动可以发现一个微妙现象:俄罗斯在中俄各自关心的两大热点地区——叙利亚和南海都有利益,而且他对中国的协助总是留著后手。

在叙利亚,俄拥有塔尔图斯军港、大额的武器贸易协议以及难以估量的地缘影响力。在南海,俄国与包括越南在内的数个国家进行资源开采合作和武器贸易,而且这种 利益正好是与中国利益相悖的。在协助中国方面,每次靠近南海的中俄军演,莫斯科都尽量进行的十分低调。今年这次军演中,莫斯科更是先与河内达成了紧靠中国 “九段线”的能源开采合作协议,并让参演军舰首先在越南停泊。

反观中国,在叙利亚,北京几乎没有利益,而协助俄罗斯否决安理会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则是冒著“与民主世界为敌”的风险投下的票。给人的感觉是,北京为朋友两肋插刀,莫斯科却暗中留了一手。别忘了,就在两国携手否决叙利亚决议之前,俄刚刚参加了原本专门针对苏联而进行的“环太平洋联合军演”,而眼下美国的头号战略对手中国并未得到参加军演的邀请。

所以,如果出现莫斯科突然掉头,倒向西方的局面,北京会有相应的预案以减少外交损失么?目前来看,答案似乎是否定的。到那时,俄罗斯会将很大一部分外交压力和失分甩给中国。

很显然,在中俄“准联盟”中,中国同样处在一个被动的地位,俄罗斯却总显得游刃有余。而中国的国力以及所承载的地缘政治压力却早已经超越俄罗斯,直面西方。曾有论者论及几年前的中俄关系,认为中国是躲在俄罗斯后面,将负担甩给了俄罗斯。如今,局面正好倒了过来。

既如此,中国理应掌控中俄“准联盟”,或至少在许多具体问题上做好预案。但实际上,中国外交的尴尬又被俄罗斯的老道与灵活反衬出来。

考虑到世界民主化大趋势,对于中国来说,最为理想的外交选择自然是融入这股潮流之中,并从民族视野出发来对国际格局进行塑造。但内政外交的现状都让这一理想无法在短期之内实现,所以中俄“准联盟”仍会是北京决策者最为重要的外交支柱之一。

中国外交就是在与俄罗斯这个虽衰弱却依旧拥有老辣外交手腕的国家打交道时,显出了自己的幼稚与无措,双边互动中平民的屡遭欺凌则更凸显了中国对俄外交的软弱无力。或许可以说,俄罗斯是中国外交真正走向世界之前一道必解的难题。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