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胡春华或将“折戟”内蒙

核心提示:对内蒙不断高涨的矿产需求激起了动乱,也给胡春华,被认为是胡锦涛“隔代指定”的接班人的前途也因此蒙上了阴影。


【原文配图】

49岁的胡春华是中共第二年轻的省委书记,在今秋“第五代”领导集体继位之后,他很可能跻身政治局委员之列。而且与胡锦涛相似的政治背景,使得这位内 蒙古党委书记经常为称为“小胡”。人们都相信,他是胡锦涛青睐的“第六代”领导集体的核心。小胡在内蒙古的政绩将决定他是否能担此大任。

在内蒙当差看似是个轻松的差事,这个地区既有丰富的资源,而且蒙古族百姓比桀骜不驯的西藏人要温顺得多。然而,对内蒙矿产的无序开采是引发了矿产商与 牧民的纠纷,虽然牧民的不满不可能像在西藏和新疆那样演化成分裂主义的叛乱,但如果出现类似四川什邡的事件,不知道“小胡”书记是否会因此遭到高层领袖们 的冷眼。

锡林郭勒草原流传着这么一个传说,说13世纪时成吉思汗曾被这美丽的原野吸引,打算疆场平靖之后隐退在此。但如果他看到了这里如今的面貌,他可能就不 那么感兴趣了。近年来,这里开矿成风,矿场遍布山头,糟践了牧场,让这一带的牧民难以安身。而对众人寄望为未来中共领袖的内蒙书记胡春华来说,眼前也正是 艰难的时期。

49岁的胡春华是中共第二年轻的省委书记,在今秋“第五代”领导集体继位之后,他很可能跻身政治局委员之列。在很多人看来,胡春华和现在的胡总书记保 持着紧密的关系。两人非亲非故,但相似的政治背景使得这位内蒙古党委书记经常为称为“小胡”。如同胡锦涛曾是西藏一把手一样,小胡现在也执掌一个少数民族 聚居的自治区。人们都相信,他是胡锦涛青睐的“第六代”领导集体的核心。也就是将在2022年登上大位。小胡在内蒙古的政绩将决定他是否能担此大任。

胡春华2009年走马上任的时候,内蒙古书记一职乍看起来像个轻松的差事。内蒙的矿产,从铜矿到稀土,尤其是煤炭,都供不应求,使得这个落后地区的经 济极度繁荣。而且蒙古族百姓比桀骜不驯的西藏人要温顺得多,小胡不用像胡锦涛一样在1989年在西藏搞戒严那样费心(胡春华曾在西藏担任过常务副书记)。

内蒙古长期以来就有汉族居民大量聚居,该自治区2,470万人口中蒙古族只占不到20%。然而,2011年5月,地广人稀的锡林郭勒盟却煽动起了内蒙地区20年来规模最大的抗议活动,这着实让胡春华心里为之一怔。

还是开矿惹的祸。2009年,内蒙古成为中国最大的煤炭产地,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稀土产地。锡林郭勒盟的市政府驻地锡林浩特市周边的煤床拥有全球38% 的锗(germanium),这是一种制造太阳能电池及风力发电机电路的元素。看来“绿色能源”的部分代价竟然是让这30个矿场破坏周边的草原,吸干附近 珍贵的水源。

新兴都市的争吵

乘航班飞机锡林浩特时,满眼竟是一片疮痍。巨大的露天矿场扬起的尘土使数年前还挺古朴的一处风景大为暗淡。煤炭驱动的繁荣重塑了这座城市,过去的6年 中该市新增建筑面积飙涨了60%。2007年,一个面积堪比天安门广场的新广场落成,广场中央高耸的基座上有一尊成吉思汗的塑像。据《人民日报》报道,一 家中国公司包揽了广场和周边一座博物馆的费用,交换条件是廉价的采矿权。

矿产商和蒙古牧民的土地纠纷已经成为常事。2011年5月的案例就较典型。锡林浩特东北约110公里一处牧场的蒙古牧民反对矿场客车从他们家附近的草 场穿过。一天夜里,一个汉族卡车司机闯到了一位名叫莫日根(Mergen)的蒙古族牧民,后者被卡车拖行150米后惨死。莫日根的死点燃了牧民中积蓄已久 的怒火,抗议在周边各旗爆发,之后蔓延到锡林郭勒市,数百民身着黄衣蓝帽的蒙古族高中生一路游行到成吉思汗塑像附近的市政府。

这些高中生都是十来岁,绝大部分是蒙古牧民子弟。他们的秉性不像其藏族和回族的同龄人那样暴躁,不可能像后两者那样在2008年和2009年爆发针对 汉人的暴力叛乱。他们的主要吁求是要政府更好地保护牧民的财产权和环境,严惩肇事司机。此次抗议向南扩展至正蓝旗,也就是忽必烈(Kublai Khan)的元上都遗址所在地。

尽管这些抗议者们的诉求并不过分,但地方当局还是当心这样的抗议会在少数民族中引发一波新的对抗浪潮。自治区书记胡春华祭出的招数容易让人想到是在对付那些棘手的地区的策略。一时间,武警遍布整个锡林郭勒盟,锡林浩特市的大学生被禁止离校,中央广场被封锁。

这样的应对自然可以为胡春华在醉心维稳的北京领导那里获得加分。而自这次示威以来,他还没显示出松手的迹象。警方至今还看管着蒙古族活动家handa,而且似乎是非法的单独拘禁。handa曾因“分裂活动”和间谍行为服刑15年,于2010年出狱。

对那些看起来对政治威胁较小的行为,胡春华则要调和得多。在此次事件之后,他曾试图重新赢回该盟20多万牧民的支持,将肇事司机绳之以法,而莫日根的 家人得到了相当丰厚的补偿。事发地附近的春城2号矿井被勒令关闭,该旗的党委书记被停止职务。而今年7月2日,北京某地方法院以受贿罪判决锡林郭勒盟前党 委书记刘卓志无期徒刑,而受贿的内容正与开矿有关。

在抗议过程中,胡春华曾飞赴锡林郭勒同牧区周边中学的学生谈话。他说,“如果老百姓的利益不能得到很好的保护,那么发展是不能持续的。”他的这番话与 2008年西藏骚乱和2009年新疆打砸抢事件中中共的严厉措辞形成鲜明对比。不像胡春华,地方当局将示威看成是海外势力在煽风点火,却避免提及示威中的 合理成分。

在数年的火热开采之后(在过去十年间,内蒙古自治区的煤炭产量增长了10倍,而锡林郭勒的煤炭产量增长了94倍),内蒙古政府于今年首次提出要“控制 煤炭产量”。但不清楚的是地方政府是否会受命。根据锡林郭勒盟去年通过的5年发展计划,该盟决定到2015年煤炭产量增加一倍。这将使一些大型煤矿,如莫 日根家周边的煤矿,成为受益者。该煤矿虽然在那次抗议致之中被关停,但附近居民称,只要开矿方再修一条更好的公路,煤矿就可以重新开发。至于那些非法经营 的小煤矿,政府想管都管不了。那些煤老板可以暗中私通一些地方官,给他们做保护伞。

对牧民而言,开矿并没有明显的好处。在过去十年间,由于资源的飞速开掘,内蒙古成为中国GDP增速最快的省级行政单位(从2001到2011年均增速 为17%)。但据内蒙古社科院的孙雪莉(音)称,该地区的大多数矿工都是从外地招募来的,牧民依然很难在发展迅速的城市中找到就业机会。大多数汉人听不懂 蒙古语,而且据说呼和浩特的一些宾馆禁止服务员说蒙古语。

而政府保护草原过度放牧的努力并没有真正让牧民的生活感到轻松。煤矿就像吸金的机器,在草原上遍地开花,但对放牧却有很多限制。过去十年间,政府已经 将锡林郭勒近四分之一的牧民从一些质量低下的草场搬迁到农垦区或城市里,但这种政策被一些蒙古人指责为消除放牧业,因为政府觉得这种产业很落后。

牧民的不满不可能像在西藏和新疆那样演化成分裂主义的叛乱,内蒙古的蒙古族人对与更为落后的外蒙古合并其实并不感兴趣(倒是一些外蒙古的人希望南 迁)。在内蒙古,这里没有像藏族的达赖( Dalai Lama)和维吾尔族的热比娅(Rebiya Kadeer)那样一呼百应的领袖。但在中国,有关环保和保护土地权益的呼声却是随处可见,从最近在四川什邡发生的反对建冶金厂的抗议中就可见一斑。

8年前,在锡林浩特市内,官方曾把一座革命英雄纪念碑从一座山头移走,代之以13个蒙古族敖包。据说政府此举是为了祈求好运,但对很多人而言,以前从 这座山望下去是郁郁葱葱的一片,但现在满眼都是矿井。一位汉族居民说,“他们就像蚂蚁一样的来,又像蚂蚁一样把这里毁了。”但“小胡”书记恐怕不会因此遭 到高层领袖们的冷眼吧。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