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先驱导报:听一堂洋教授的公共政策课

核心提示:在确定授课教师的过程中,北大向哥伦比亚大学、巴黎政治大学所发出的邀请中专门注明:不要中国问题专家。


【图:如哥大的艾米克这样不涉政治的公共政策教授成为中国大学的座上宾】

《国际先驱导报》刊发记者杨梅菊的报道,描述北大请海外公共政策专家向公务员讲解公共政策课程。另外,我们也曾翻译过哈佛大学培训中共待提拔干部的文章。以下是本文全文。

这堂课已临近尾声,没有人注意到本报记者的出现。当50多人零散分布在一间能容纳200多人的大教室里,将自己隐匿起来变成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所在的廖凯原楼看上去颇具规模,穿过长长的走廊一直走到尽头,才能找到这间位于角落的教室。大学生们正在放暑假,但这里每天有好几个培训会在这座大楼里进行。当然,角落这间教室的培训显然属于最高规格——学员全部来自各部委管理层及地方政府的主要部门,多属厅局级,其中5名来自新加坡的官员按照标准换算过来同样是这一级别。

你很难不对这种身份的转换发生兴趣——当一个政府中的高层管理者回到课堂,会发生什么呢?

也许再没有什么比这样的情境更能回答以上问题:在中途有一个官员走出教室接电话,有趣的事情就发生了,他显然开始通过电话对下属或者对一场会议发表“领导讲话”,那是一种甚为熟悉的、在电视上常常听到的宣讲。

而当他再次走进教室,那个谦虚而低调的中国学生又回来了,在来自世界名校的老师们面前,每一名中国官员都表现出这种大体相似的美德,这种美德,与他们正在接受的教育颇为匹配。

课堂上的社交

这堂课由来自哥伦比亚大学的威廉姆·艾米克(William Eimicke)主讲,这个看上去有些虚弱的老头备受学生们的推崇。事实上,他正在罹患癌症,刚刚做完化疗便飞到中国讲课,每天上课六个小时,这种敬业精神使他在当天的课堂上获得来自学生的两次致敬。而北大政府管理学院的主办方为了照顾他的身体,也灵活地将原本一天两个三小时的授课制改为从上午8点到中午1点的集中授课。

这是艾米克授课的最后一天。第一堂课在快要结束时进入交流互动环节,学生们提出的问题大多非常具体,有来自某部委官员的问题是:“面对职业采购商时,这种经济上的管理模式如何展开?”最后一个站起来的官员操着带有地方口音的普通话表达了他在艾米克课堂上的感受:“有些话虽然最后学生代表会说,但我还想在这里先说一下。三天的时间,每天连续讲6个小时,艾米克教授仿佛给我画了一张地图,管理领域的理论和实践要点令我很受启发。”话音刚落,掌声响起。

艾米克所教授的课程是《面向2017年的管理》,与中国正在进行的其他官员培训项目在探讨主题上强调的“冲突”和“敏感”话题不同,艾米克的讲义看上去平实而强调基础,呈现出一种温和的科学主义。而这也是整个“全球公共政策高级培训项目”所有课程所追求的风格。在全球高等院校中被普遍采取的案例教学法,同样也体现在艾米克的课堂上,例如在第二节课上谈论如何预防危机时,艾米克引用了美国康涅狄格州为无家可归的精神病患者提供的支持性住房试点举措,然后以2006年美国马萨诸塞州的儿童福利倡议案例讲述“注重预防”,又以印第安纳波利斯的竞赛计划为例探讨“维持现状可能带来的挫折”。

值得一提的是,在对授课教师的确定过程中,北大向哥大、巴黎政治大学所发出的邀请中专门注明:不要中国问题专家,而是青睐公共政策专业领域的专家学者。

但在私下的讨论中,亦有官员认为艾米克在讲授管理领域的微观基础的同时,应该“来一点政治方面的”。

合影似乎也早已有了规矩:先是大合影,然后是五个小组分别与老师合影,然后是四个女官员与老师合影,再然后是新加坡的5个官员与老师合影,到最后则演变成戴眼镜的、穿衬衫的……合影结束后,班代表拿出事先备好的一幅古字画送给艾米克,遗憾的是由于助教不在,他对这幅艺术品的描述艾米克看上去没有听懂。有人埋怨班代表说:应该课堂上送的嘛,一点儿都不正式。

就在合影的时候,学员们也聊到了艾米克教授的深厚背景:除了哥大教授,这个曾是纽约消防署署长的老头还是目前纽约州州长的顾问,而目前该州长因与肯尼迪家族之间的关系使其成为未来美国总统有了可能性,“也就是说,艾米克未来有可能会成为总统顾问。”这个八卦早已在官员之间有所流传,“所以,现在搞好关系,以后政治的事情可能就不那么麻烦了。”中国人就是这样,他们常常能使任何一个场合变得具有社交性,例如官员和官员之间,官员和老师之间,甚至是官员与作为助教的北大学生之间。

严肃、活泼、紧张、宽松

也许是接近午时,第二堂课似乎有些沉闷,官员们都没有提问,艾米克平缓的声音几乎令人昏昏欲睡。有学员跑去茶歇间用咖啡提神,茶歇间的储备很丰富,其中一种不知名的果子和炸馓子是“新疆的一个官员带来的”。由于茶歇间是透明的,偶尔有人经过看到这样的阵仗通常会问一句。

据透露,全球公共政策高级培训项目办了七年,除了中组部主动提出担负学员的食宿外,其他经费全部来自北大政府管理学院院长付军拉来的赞助。学员们住在北大芍园,因为是老建筑,所以不算优越,吃饭也在芍园,按照一天120元的标准。

与党校培训出了名的严格相比,高校的培训则要宽松许多。一般情况下,由中组部指定的班代表对学员的考勤和班级管理活动负全责,对于迟到早退的官员,往往也会不留情面地提出批评。

对于课程的安排,则由北大政府管理学院联合其他合办大学共同决定,中组部不作过多干涉。一天六个小时上课,自由交流的时间大概是四五十分钟,此外,学员内部之间还会有不定期的交流,甚至会有听课感想定期上交。

事实上,由于课程安排较为紧凑再加上每堂课之后老师都会留有作业和参考书目,学员们课外的时间并不难打发。为了避免官员们出现饭局应酬和其他状况,最好的方式也许就是运动,在《2012全球公共政策培训班体育活动项目分组名单》上可以看到,这一届的50多个学员在运动上的趣味非常广泛,羽毛球、乒乓球、网球、田径及智力活动均有涉猎,其中田径包括了跑步、散步、登山、游泳等,响应的人数也最多。

第二堂课结束后,班代表再一次站了起来,他的发言听上去颇为诚恳且饱含感情:“我们五十几个人来自除了山东、西藏之外的29个省区市,和中央国家机关的十几个部委,还有五位新加坡的同学,我们这些人可以说都担负着一地的领导职务或者从事着某个部门的管理工作,有的人长期从事管理学的研究,对这一周的课程感同身受,相信它会对我们今后的工作影响深远。我们会记住,您刚才向我们提出的希望,我们也深知自己的责任,我和我的同学们都会努力致力于中国未来的变革和创新。”

一天的课程结束了,某地方党校的女校长留下来与艾米克再次合影。据透露,尽管没有确切数据,但不少经过此类培训的干部回到地方都陆续升迁。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