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邮报:中国的滥刑只确认了民主必将到来

核心提示:胡佳发表在《华盛顿邮报》上的文章。“无论境遇多么严酷,有理由自信和乐观。我们可以鼓励和安慰许多老人家:民主就在今生。”


【图:胡佳,2008年曾获得萨哈洛夫精神自由奖】

本文为胡佳提供的原文全文,与《华盛顿邮报》上刊出的英文版因版略有不同。

6月26日,我的剥夺政治权利期满,法律上讲,我又可以畅所欲言了,但从6月19日开始,常年拦截来访者的政治警察开始直接阻拦我外出,20日晚还发生出狱以后的第一次暴力攻击。

一切似乎变得越来越严峻。这种非法拘禁中警察从来不出示证件,没有法律手续,不会告诉你何时结束,他们也从不说明原因。无法预料任何一个明天我是否能走出家门。中国共产党的十八大将在今年10月召开,这意味着类似2008年奥运会和2009年建政六十周年庆典前的政治整肃和清场已经开始,我和很多公民都可能面临长时间的软禁。

6月26日是”支持酷刑受害者国际日”,这个日子符合数以千万计的中国人,但中国官方从不搞任何纪念活动,它甚至不希望公民们知道这个日子的存在。因为执政党的国家机器是酷刑的施加者,酷刑是它的统治手段。

这个日子对我有更多含义。2005年6月26日,中国政府发布了北京奥运会的主题口号”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刚刚度过一年一度六四软禁期的我,认同那”同一个梦想”就是普世价值观在中国的实现。观察韩国的民主化,我认为奥运会是中国的契机。一年后由于陈光诚被捕,2006年6月26日,我和两位律师驾车到达东师古村调查取证,但车被政府人员推翻,人受到暴力攻击。此前我曾被失踪41天。

2008年,我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而被判入狱超过三年。那时想不到2011年6月26日成为我三年半刑满释放的日子。而那一天,我的家”BOBO Freedom City”和周边道路被超过两百名警察和便衣封锁,目的是为了割断我和许多来访者的联系。我清楚自己不过是从一个高墙电网的小监狱,回到社会化的大监狱中。

我已经明白:没有中国民主化带来的国民整体获得自由,我作为个体公民根本不会自由。

剥夺政治权利期是一种资格刑,在这种刑罚下你不能参加选举,不能集会、游行、示威,不能出版,不能接受采访,不能公开演说。我和许多政治犯一样是被法院判决剥夺了这些权利。但实质上,对于这个国家的大多数公民,剥夺政治权利期已经长达63年,这是共产党制定并实施的制度造成的。我们没有普选,无从选择执政者。我们没有司法独立,中共的政法委才是最终的裁判者。

而且不仅仅是警察、检察院、法院,各种政府机关都可以成为压制公民和公民团体的工具,税务局、宗教局、计生委、信访局都在完成着维稳职能。全世界都应该了解”维稳WeiWen”这个中文词,它的实质含义是用非法的手段维持专制统治,它本身就是最大的政府犯罪,是最普遍的人权侵害。

现在中国政府耗用的维稳经费已经超过了军费开支。当你见证到陈光诚、艾未未和我家这里的状况,就明白纳税人的钱被以何种方式挥霍。

这个国家基本的事实就是政府不具备合法性,权力高于法律,执政党的政治和经济利益和国民利益相悖。

这是一个处于内战状态的国家。中国共产党和国民之间关于尊严和权利的战争打了63年。过去的三十年,六四天安门屠杀、镇压法轮功、暴力计划生育、压制宗教自由,构成了中国几大标志性的人权灾难。如果是民主政体,有这些作为的政府已经够下台一百次了。单就暴力计划生育而言,制造了无数以生命为代价的悲剧,政府人员用超过人类心理承受极限的手段杀死了数以千万计的婴儿,其中有的离预产期只有两天。当我的女儿出生时,我更加清楚一个孩子对其母亲和家庭意味着什么。古今中外,有这么残忍的先例吗?

而更加隐性、造成灾难更多的是这个体制每天在发生的滥权。比如非常普遍的言论罪、跟踪监视、剥夺就业权利、非法拘禁、强迫失踪、将异见或维权者关进精神病院、拘留或劳教维权公民……这有政法委这类机构制度性的滥权,也有如薄熙来、王立军这样的官员个体的滥权。

10年前当胡锦涛和温家宝登上权力巅峰,我们希望他们启动政治改革,结果令人失望。在全球民主化趋势中,中国停滞等同倒退。现在谁是继任者已经不重要了。最主要的政治变革力量是公民本身,取决于我们自己有多少勇气、智慧,有多少民权行动,取决于有多少觉醒的公民参与。

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压力导向型的利益集团,它从来不会主动变革,只有在国内和国际压力足够大时,它认为不做改变将使利益受到更大损失时,它才会做一点改变。中国每一点滴的进步都是中国公民的巨大代价换来的,有尊严、自由、财产、健康、甚至生命。必须更多公民参与,才能让每个个体所付出的代价减小。

人权侵害是中国社会的核心问题。2008年中国政府制定《国家人权行动计划》,这个没有社会参与制定、没有公民和舆论监督实施的计划,现在被证实是粉饰和空话。当今年6月中国政府发布2012至2015版的计划时,已不必当真了。而中国人应制定自己的《公民人权行动计划》,每位公民表达人权诉求,并且自己实践它。

民主和自由不是遥远的目标,而是今天你的行动。它是与普世观念结合的生活方式。作为一个普通中国公民,我的一年计划就是争取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的空间,争取政治犯在狱中获得人道待遇并尽早获释,要求官员财产公开,要求全国人大批准被搁置14年的《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沟通和协调公民人权行动,倡导废除中宣部和政法委这些用谎言、恐怖和暴力维持专制统治的机构。

这是一个从解决单一个案到改变制度皆大有可为的时代,如果你还缺乏勇气站到街头,至少你可以点击鼠标和敲击键盘,在任何时间和任何地点参与关注和传播人权议题。当然你要有坚持的毅力与和平的手段,权利的空间是博弈出来的。

二十一世纪的前二十年,对于人类没有什么比中国民主化更重要,我们需要全球性的支持。[香港、台湾和国际社会,我们希望]无论中国的政客出访到哪里,关注人权的请愿就要出现在哪里。无论你使用什么语言,以中文登载的评论就发表在那一区域的主流媒体上。无论在国际还是在中国国内,公开会见中国异见人士应成为各国政治家和外交机构的惯例。请各国的选民支持关注中国人权问题的候选人和官员,谴责那些见利忘义的政客和企业。是的,一个民主化的繁荣中国才符合中国国民和全世界的长远利益。

世界上没有永远长生不老的帝王,没有任何一个党可以永续执政,这是存在于人类社会中的自然规律。对于普通的中国公民,我们是如此幸运能处于一个结束数千年中国专制统治的历史契机,无论境遇多么严酷,有理由自信和乐观。我们可以鼓励和安慰许多老人家:民主就在今生。

在专制社会中,奴役者和被奴役者都活在恐惧中。统治者的暴虐、疯狂就是源自于害怕受到被统治者反抗和清算的恐惧。专制是一种不断制造罪恶、痛苦和悲剧的制度,无论它叫法西斯主义,还是叫共产主义。未来的十年,变革中国进入民主和法治社会,是我们中国公民和现在的统治者唯一的和平出路。没有真像和忏悔,永远不会有和解。实际上共产党醒悟得越早就越能减少其自身的代价。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