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镇坪被引产孕妇的丈夫邓吉元与家人失联

核心提示:镇坪被引产孕妇的丈夫邓吉元被当局的缓兵之计激怒,声称要接受“外媒”采访(其实是凤凰卫视),但自此他与家人失去联系。


【图:邓吉元6月22日欲进京时被当地政府人员阻拦,遭到了据称是“酒疯子”的人员的殴打。】

镇坪县强制引产事件,至今解题尚不明朗。

调查结果迟迟未能公布,邓吉元、冯建梅夫妇不再拒绝外国媒体采访,却导致了不明人士聚集医院楼下谩骂“卖国贼”;邓吉元欲赴北京寻求法律援助并接受采访,也遭人拦阻和殴打,官方称打人者为“酒疯子”。

此前,因无钱缴纳4万元生二胎的罚款,陕西安康市镇坪县曾家镇妇女冯建梅被强制引产。当时,腹内胎儿已经7个多月,近乎完全发育。6月11日,冯建梅与死胎的合影被上传到网络,引发轩然大波。

由于舆论压力和上级政府的介入,该县计生局局长江能海等三人被停职处理。然而,虽然该县县长和人大常委会主任都曾作出承诺,事件的详细调查结果,却迟迟没有公布。后续事件,已显失控。

进京受阻与“酒疯子”打人

6月20日晚上8点39分,邓吉元发布微博,称政府的缓兵之计已将其彻底激怒,他已决定走法律程序,明日前往北京接受某卫视的采访。后经邓吉元妹妹邓吉彩确认,某卫视应为凤凰卫视,并非外媒。

此前,据邓吉元称,镇坪县县长周耀宜、县人大常委会主任陈敬民都曾做过保证,最迟6月19日下午公布事件调查结果。为此,他一直拒绝外媒采访,并婉拒了北京律师张凯和学者杨支柱走法律程序的建议。

6月21日,邓吉元的进京计划遭遇当地政府延误和劝回。据邓吉彩介绍,在此过程中,相关工作人员都比较克制,并未使用强制手段,但延误意图仍很明显。当天上午,安康市副市长杜寿平也再次赶赴镇坪,和邓吉元、冯建梅一家攀谈家常。这一态度,让邓吉元暂时打消了去北京的念头。

然而到了6月22日下午,当邓吉元再次决定赶往北京时,气氛变得紧张。据邓吉元父亲邓孝刚介绍,就在他们回家的路上,县政府的20多个人围了上来,拦着他们聊天,不让回去。当时,邓吉元打算回家取衣服,为进京做准备,而邓孝刚则是回家喂猪。

据邓孝刚称,当时双方僵持了几个小时,县人大常委会主任陈敬民也在现场。后来,人群中蹿出一人,对邓吉元进行了殴打。他一脚踹在邓吉元的肚子上,邓便倒到了沟旁。

“我问他为什么打人,陈主任解释说,是打错了。这怎么可能?如果是打错了,那他原本想打谁?”提起这一场景,邓孝刚感到愤愤不平。

而曾家镇计生执法事件新闻中心称,打人者是“邻村的一个酒疯子”,具体情况并不了解。

据邓吉彩介绍,当天冲突之后,邓吉元身边便常有四五个人跟随,防止他进京。到6月24日晚,邓吉元与家人和外界失去联系。

在邓吉彩看来,邓吉元可能已经“逃走了”。但据杨支柱和张凯推测,不排除他已被当地政府采取强制措施的可能。

张凯认为,镇坪县应该立刻出来澄清事实。与其维稳激化冲突,不如依照刑法追责直接行为人,并依国家赔偿给家属赔偿和真诚道歉。如此不仅化解危机,还为中国的计生处理做出榜样。

截止记者发稿,邓吉元失踪已经接近48小时,依然尚无音讯。

外媒采访和反“卖国贼”示威

6月22日,邓吉元、冯建梅夫妇接受了德国《亮点》周刊记者的采访,这为6月24日的“卖国贼”事件埋下了伏笔。

其实,为了防止“被别有用心之人利用”,在接受采访之时,邓吉元夫妇就做了一些准备。例如,拒绝了更为敏感的日本记者采访;采访的现场,有一位中国记者同时在场;对于自身情况之外的其它问题,坚决拒绝回答等。

“我们告诉他们,中国还是很好的,只是下面的官员把事情弄坏了。我们只说了自己家的事,他们问当地三胎、四胎的是不是非常多,我们都没回答。更别说全国了。”冯建梅告诉财新记者。

而到了6月24日,当邓吉彩、冯建梅等人决定离开镇坪县医院时,当地政府又来进行规劝——此时,他们已经在此住了将近两周。与之前不同,这次出现了一群陌生人。他们打着条幅,来到医院前面聚集,上面写着“打倒卖国贼,驱出曾家镇”“公道自在人心”等。

“我们出去时,他们就开始骂。骂我们是‘卖国贼’。当时县政府的人就给拦开了,说让我们别理他们,上楼商量怎么解决。当时周县长就在楼上。”邓吉彩回忆道。而她出去拍照的堂弟邓杰,则与示威者发生了轻微冲突,在留下了照片为证的同时,也受了一些皮外伤。

邓吉彩告诉财新记者,在得知他们想要回家后,政府方面,包括医院,又使出了“拖”字诀。“我们说要回家,都这么多天了,回去等消息也一样。但周县长就说,这么多天都过来了,多等几天也无妨,这也是为我们的安全考虑。”

但令邓吉彩感到稀奇的是,周县长陈述这一理由时,示威者尚未来到医院门前。她和周县长谈完话后出去,才遭遇了前述冲突。

另据邓吉彩介绍,数日以来,每次外出,他们身边都会有数名政府的人员陪同。“你去哪儿,他们也不拦你,也不直接说不让你走,但每次你想回家,就会出现各种事情。”邓吉彩说,他们“想要自由”,不希望政府人员陪同。

对于所谓反“卖国贼”示威,曾家镇计生执法事件新闻中心表示并不清楚情况。而邓吉彩说,这些人之前都没见过,“绝对不是我们村的人”。

6月25日晚上,邓吉彩的大姐邓吉梅停在院子里的汽车,也被人扎坏了两只轮胎。对邓家稍微利好的一个消息是,由于部分工作人员被派去寻找失踪中的邓吉元,医院中的看守人员减少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