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亚洲协会座谈:中共党内推动改革的希望不大

核心提示:6月21号,《纽约时报》驻北京记者张彦与哈佛大学政治教授马若德,在参加纽约亚洲协会的座谈时指出,中共党内推动改革的希望不大,中国政局就像加州地震带,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震。


【(从左至右)哈佛大学政治教授马若德、《纽约时报》驻北京记者张彦、主持人夏伟。】

现任哈佛大学政治系教授的麦克法夸尔(Roderick MacFarquhar,中文名马若德)说到中国执政者面临的问题时指出,他们需要人民的信任和授权。

《人民日报》前主编90年代就告诉他,中国当时的腐败已比国民党时期严重的多。马若德认为,在政府和党极其腐败、中国的环境遭到巨大破坏的情况下, 如果中国政府还能让人们相信,这是他们自己的政府,那还有希望。现在的情况是,人民跟政府没有任何关系,人民并不拥有这个政府。

他对中国领导人的建议是:重新评价“六•四”;邀请达赖喇嘛回国;惩治某个高官或者其家属,那样能够获得整个中国的支持。

马若德:“中共领导人看了戈尔巴乔夫的影片,谈论很多。但是谁也不想成为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因为那就等于是终结共产党了。”

他认为,中共的问题是,连确定党内领导人都没有可以遵循的程序。温家宝几年来谈政改是想青史留名,目前还是什么也没发生。也许有一天会发生,人民会记住。

马若德:“但也有人认为政改是中共的灾难。如果总书记走进政治局,突然说,同志,我有个主意,咱们民主吧。那他就出局啦。1800万人的特权、财富、腐败靠的就是党员的身份。这个俱乐部的身份很值钱。 ”

获得普利策奖的前《华尔街时报》驻京记者伊恩•约翰逊(Ian Johnson),中文名张彦,现任纽约时报驻北京记者。他认为中国人越来越想有发言权,不想政府作出疯狂的决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而自己说不上话。很多人不想要这样的体制。

张彦:“党内是有倾向于民主的人,但是这些人没有声音。就像黑手党,到了高层就不会倡导民主了。 ”

他认为今后十年的改革就像此前三十年一样重要。需要打破很多国企对关键行业的垄断。中国的经济学家和学者也都认识到这个问题,但没有提出任何项目。

张彦:“改变会从下面产生,我对精英阶层没有信心,他们都被收买了。社会高层的超级富豪、企业家,我不觉得他们能带来改变。过去几十年他们获得了巨大利益。”

有观众问:你们讲了在中国统治者和被统治者的关系,说说富人和穷人的关系吧。嘉宾同时表示,那就是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间的关系。

马若德认为,中国的经济奇迹是那些在西方人和台湾人工厂干活的人创造的。毛泽东所说的解放,其实是给人们穿上紧身衣。邓小平所作的,是有限度松绑,允许人们通过劳动变得富裕。其实是为了稳定。

中共一直想要软实力,不明白为什么难以获得。马若德说,软实力是需要有活跃的民间社会,人们可以自由的思想,艺术、音乐、戏剧都很发达。让其他国家看到想学。但是中国政府不想失去对社会的严厉控制。

主持人夏伟(Orville Schell)曾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新闻学院院长,针对他提出的问题:中国到底稳定不稳定,马若德用加州的地震带来比喻:你知道早晚要地震,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