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周刊:水门事件40周年新反思

核心提示:四十年前的“水门事件”让美国出现了第一位在任内被迫下台的国家元首。不过,任何国家的权力都是不情愿引颈受缚的,今天回顾这一新闻界与政界的大战,我们能读出更多。


【图:尼克松之后,总统不再自动被仰视。】

四十年前(一九七二)的六月,华盛顿爆发了一场震撼全美的“水门”(Watergate)事件。这件涉及白宫藐视宪法、妨碍司法和滥用权力的政治大丑闻,终导致总统尼克逊于两年后(一九七四)引咎辞职,而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在任内被迫下台的国家元首。水门事件不仅改变了美国的权力景观,且对美国的政治与媒体具划时代的冲击和影响。

要了解水门事件的来龙去脉,必须从尼克逊本人以及围绕在他四周的贴身幕僚的心态谈起。尼克逊于一九六九年一月二十日就任总统时,正值越战方酣,他以“追求和平”为竞选口号,但越战持续升高。一九七一年六月中旬,《纽约时报》突然独家发表有关越战的机密资料《五角大厦文件》(The Pentagon Papers,又称越战报告书)。数日后,《华盛顿邮报》亦刊登这批文件。尼克逊政府大怒,要求法院下令这两家大报停印文件。官司打到最高法院,高院于一九七一年六月三十日以六比三票数裁决纽时与华邮胜诉,可以继续刊登揭发美国如何卷入越战的《五角大厦文件》。

在尼克逊的首肯下,白宫于一九七一年七月二十四日于地下室成立所谓“水管工人”(The Plummers,又称堵漏成员)小组,专事调查和防堵机密文件的泄漏。小组成员包括前中央情报局特务霍华德.杭特(E. Howard Hunt)、前联邦调查局探员戈登.李迪(G. Gordon Liddy)等人,整个小组由颇获尼克逊信任的白宫律师查尔斯.柯森(Charles Colson,今年四月二十一日去世,终年八十岁)负责。尼克逊政府决心倾全力打击“五大敌人”﹕反越战运动、媒体、民主党、司法体系和历史。把七千页《五角大厦文件》交给纽时和华邮的加州战略咨询机构“兰德”(Rand)公司资深研究员丹尼尔.艾斯伯(Daniel Ellsberg),成为“水管工人”小组的第一个打击对象。

纽时和华邮登载《五角大厦文件》后,一向对犹太人有成见的尼克逊几乎每天痛骂犹太人(纽时、华邮老板和艾斯伯皆为犹太裔)。艾斯伯曾看过心理医生,“水管工人”成员即潜入心理医生诊所寻找艾氏的病历,但无所获。

已和尼克逊竞选连任委员会合流的“水管工人”小组的下一步动作,是到华府水门大厦六楼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寻觅有关詹森总统与越战的档案和民主党内部文件,以搞臭詹森与民主党。水门大厦是一个由办公室、住家、商店、餐厅和旅馆组成的数栋高级大楼,不少名人住在水门大厦,其中包括前“飞虎将军”陈纳德的遗孀陈香梅。

在民主党总部装窃听器

一九七二年六月初,有五个人潜入“水门”六楼民主党总部装置窃听器,但未装妥。六月十七日深夜,五个人又潜入六楼。水门大厦二十四岁的黑人值班警卫法兰克.威尔斯(Frank Wills)发现地下室的门被贴上胶带,他认为是在大楼上班的人为了方便进出而贴上胶带,可以不用钥匙,他把胶带拿掉。过了一段时间,他发现又有人贴上新胶带,他即起了疑心,打电话找警察。警察把整栋大厦电源关掉,逐楼搜查,终于在六楼听到声音,电灯一开看到有五个人躲在民主党总部办公室里,他们当时正想要重新装上窃听器。

第二天的报纸都把五名小偷潜入民主党总部的消息当地方新闻处理,只有跑警察新闻和政治新闻的两名华邮年轻记者鲍布.伍华德(Bob Woodward)和卡尔.伯恩斯坦(Carl Bernstein)却很认真地追查这条“小新闻”。他们发现五名闯入者的身份,四个人是古巴难民,一个人身上居然有白宫“水管工人”小组成员、前中情局特务霍华德.杭特的名片。

当时二十九岁的伍华德和二十八岁的伯恩斯坦开始追踪,发现尼克逊竞选连任委员会与潜入民主党总部有关。尼克逊竞选连任委员会负责人是刚从司法部长职位下台的约翰.密切尔(John Mitchell),他们又发现白宫高级幕僚亦与潜入案有关。在追踪水门新闻之初,伍华德想到了他所认识的联邦调查局副局长马克.费尔特(W. Mark Felt),费氏也许可以帮他忙。伍华德从耶鲁大学毕业后服役海军,有时到白宫传送公文,认识了常到白宫开会的联调局高级官员费尔特。权倾一时的联调局老局长胡佛(J. Edgar Hoover)于一九七二年五月去世后,费尔特以为他会升任局长,但尼克逊却找了与联调局没有渊源、但忠于他的局外人葛雷三世(L. Patrick Gray )出任局长,费尔特极为气愤。

伍华德找对人了,费尔特答应把联调局水门事件的进展和白宫卷入的情况告诉他,但他们不能公开见面,只能在华府近郊一个地下停车场深夜晤面,费氏亦会在其公寓阳台放花盆或《纽约时报》做暗号。华邮主编霍华德.西蒙斯(Howard Simons)负责编辑水门事件新闻,其时一部成人色情电影《深喉》正流行全美,西蒙斯即以“深喉”当成费尔特的代号。事实上,擅长采访的伍华德和善于写作的伯恩斯坦在追查水门新闻期间,拥有不少新闻管道,“深喉”只是其中之一,但他却证实了一些重要线索并提供可贵的指引。尼克逊的幕僚长赫德曼(H. R. Haldeman)曾怀疑费尔特即是“深喉”,并向尼克逊报告,他们不愿打草惊蛇,故未予揭发。直至二零零五年初夏,《浮华世界》(Vanity Fair)月刊始正式披露“深喉”的身份,但费尔特已患老年痴呆症,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去世,终年九十五岁。

尼克逊动员中情局

尼克逊本人是否事先知道“水管工人”小组要潜入民主党总部,或是完全不知情,事后才被告知?目前仍无定论。比较流行的说法是尼克逊事先并不知情,但他最大的罪恶是知道潜入事件后,即下令全面掩饰,且不惜动员中情局协助,并设法阻止联调局追查。尼克逊以一国之尊竟然藐视宪法和法律、蹂躏司法体系以及滥用行政权力的行径,都在他精心设计的白宫总统办公室(俗称椭圆形办公室)的录音系统中毕露无遗。尼克逊当初要在办公室装设录音系统的目的是要为历史留纪录,但这批长达数千小时的录音带成为尼克逊致命伤。尽管尼克逊机要秘书、忠心耿耿终生未嫁的伍德女士(Rose Mary Wood)为维护主人,把关键性录音带洗掉十八分钟半,但亦挽救不了尼克逊的政治命运。

事件越闹越大,一九七三年五月十七日参院水门事件委员会正式开始听证会,事件主角连续登场,电视每天实况转播,收视率居高不下。司法部于一九七三年五月任命哈佛法学院教授考克斯(Archibald Cox)出任水门事件特别检察官,已陷入围城的尼克逊依然顽强不屈,一九七三年十月下令解除考克斯职务,司法部长李察生(Elliot Richardson)和副部长拉克萧斯(William D. Ruckelshaus)双双去职。一九七三年十月的另一件大事,是副总统安格纽(Spiro Agnew)过去担任马利兰州州长时被查出收贿一万美元而下台。德州律师贾渥斯基(Leon Jaworski)继考克斯出任水门特别检察官。

从一九七二年秋天至一九七四年夏天,全美笼罩在水门事件风暴中,美国人从媒体连日报道和参院听证会了解到白宫涉案很深。一九七四年五月,共和党参、众两院领袖一致要求尼克逊下台。同年七月二十四日,最高法院以八比零票数裁决尼克逊须把全部录音带交出;七月二十七日,众院司法委员会以二十七票赞成、十一票反对通过弹劾尼克逊,罪名之一是蓄意阻挠司法。尼克逊成为美国史上第二个被众院弹劾的总统,第一个被弹劾的是继林肯之后当总统的安德鲁.强生(Andrew Johnson),但当时参院未通过弹劾案,强生终能全身而退。尼克逊眼看大势已去,于是在一九七四年八月八日晚发表电视演说宣布辞职,八月九日生效。

白宫变成犯罪集团

《华盛顿邮报》于今年六月十一日租用水门大厦的一个大厅纪念水门事件四十周年,并出版水门特刊。四十年前采访水门事件而名满天下并荣获普立兹奖的伍华德和伯恩斯坦撰文表示,聆听尼克逊所留下来的数千小时录音带,令人不寒而栗,尼克逊作为一国之尊,竟然对媒体、犹太人和所有反对他的人充满著仇恨,甚至必欲去之而后快。他简直把白宫变成一个犯罪企业集团!

一九七四年七月二十九日,众院司法委员会辩论弹劾尼克逊,南卡罗莱那州民主党众议员杰姆斯.曼恩(James Mann)说了一段发人深省的话﹕“如果没有人愿意扛责任,则另一个总统亦将会为所欲为,但那个时候可能就没有值夜警卫在巡逻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