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称王岐山推荐阅读《旧制度与大革命》

核心提示:最近,法国历史学家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 在京城关心国事的知识界、甚至中南海领导人中,激起热烈的讨论。“始作俑者”是中共国务院副总理王歧山,他忧心中国现代化转型会不那么顺利,稍有不慎,甚至会引发革命。


【图:法国历史学家托克维尔著《旧制度与大革命》解读法国大革命】

王岐山荐书《旧制度与大革命》

据《新维月刊》报导,今年2 月,燕京华侨大学校长华生在微博发布消息说:“去海裹见老领导,被推荐读本书,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 。他认为中国这样在世界上举足轻重的大国,从历史上看也好,今天的外部环境也好,现代化转型不会那么顺利。中国人自己的代价也没有付够。”

华生是著名经济学家,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的丈夫。《新维月刊》 获悉,他口中的那位“海裹老领导”就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上世纪八十年代,作为青年经济学者的华生,曾经在王岐山领导下工作,一起参加过莫干山会议。

王岐山毕业于西北大学历史系、曾经供职于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据悉,他最大的业余爱好就是读书,尤其是历史书籍,是上世纪80 年代流行一时的《走向未来》 丛书的推手之一。

西方对法国大革命,二百年来反省沉思不断,最重要的一位论者,就是史学家托克维尔。托克维尔是十九世纪初的人,有第一手资料,灵感特别鲜活。他看到革命产生民粹,民粹孕育暴政,然后暴政又轮迥独裁,托克维尔警告,如此悲剧,因人性的阴暗和弱点,如果不约制,必定重演。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 一书中发现历史上的大革命即暴力革命并非发生在贫穷时期,而是发生在经济上升并带来社会两极分化之后。因为在这种历史时刻,阶级矛盾激化,社会底层的民众特别容易把愤懑转变为战火。

王岐山:我们恐怕还没有吃够苦头

王岐山不仅自己读书,还会常常和别人交流读书心得,向其他人推荐自己认为不错的书籍。中共十七大闭幕,当选政治局委员的他卸任北京市长,也不忘向同事推荐两本书,其中之一是长篇历史小说《大清相国》。消息人士透露,王岐山对“盛世中国”忧心仲仲,既担心权贵的虚荣与短视,也忧心民众的虚妄与天真。

这种担心他曾经不止一次公开表露过。去年9 月,他访问英国,在牛津大学与多位经济金融领域的华人学者共进午餐,交谈国内外大事。有学者谈到中国的可持续发展问题,大家展开激烈讨论。

王岐山表示:邓小平说,中国要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的努力,才能真正赶上西方。中华人民共和国才成立62 年,经济真正大发展才33 年。我们可以一下子成为世界最好的国家吗?难。我们恐怕还没有吃够苦头,付出足够的代价。简单说,我们的路子还很漫长。

京城掀起托克维尔阅读潮流

除了王岐山,公开推荐《旧制度与大革命》 的高官还包括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易纲认为这本书引起他的反思,“实际上对文化大革命的反思,以及对产生这种暴力血腥运动土壤分析的反思。”

在一些关心国事的小圈子、甚至高层领导人中,《旧制度与大革命》 正激起热烈的讨论。托克维尔对于大革命之前法国社会的一些片段描述,像是穿越时空,直接抵达了此刻的中国,比如政权与社会的关系:“当人们读到十八世纪大臣和总督们的来往信函时,就会十分惊异地看到一个怪现象,臣民百依百顺,这个政府如此富有侵略性和专制特征,但当它遇到最微小的反抗,它便不知所措,最轻微的批评也会使它惶惶不安,简直到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地步… … ”他这样描述缺乏政治自由带来的社会心理:“人们似乎热爱自由,其实只是痛恨主子。”

对于财富的高速增长,托克维尔保有高度的警惕:“一方面是一个民族,其发财欲望每日每时都在膨胀;另一方面是一个政府,它不断刺激这种新激情,又不断从中作梗,点燃了它又把它扑灭,就这样从两方面推促了自己的毁灭。”

托克维尔的洞察力深得中国学界佩服。法律学者何兵指出,就中国现状来说,一方面大量的私产被公共化,另一方面大量的公产被私有化,国家财产和私人财产出现前所未有的紧密混合。国家管理措施不再只涉及公共领域,而是直接涉及亿万人的私人财富。股市的风波关联着万家的喜乐。过山车式的房价,挑动着亿万人神经。政府措施不当,诱发人民聚集起来向政府发泄不满。此前对痛苦逆来顺受的人,现在变得像干柴烈火,一点就着。

托克维尔所描述的200 多年前法国大革命前夕,与今天的中国有几分相似。何兵写道:“这些无不重蹈着法国的覆辙:社会上层阶级开始关心穷人的命运时,穷人尚未使他们成到畏惧;他们关心穷人时,尚不相信穷人的疾苦会导致他们自己的毁灭。在互联网时代,压制社会各界对穷人的同情几乎不可能。无论从道义还是现实出发,关注和同情穷人都是正确的。但正是这种同情和关注,使得穷人的欲望和怒火被点燃,而庞大的中国社会,不可能一夜转型,实现政通人和。农民上访,工人罢工,张力正在加剧,危机正在迫近。中华民族有无可能避免一次大的社会动荡,实现稳定转型,实在无法判断。”

王岐山:十八大入常热门人选

现任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也是进入常委的热门人物。日本《读卖新闻》5月16日刊登发自北京的报导说,今年秋天中国共产党预定召开十八大前,新中共政治局常委10名候补人名单已敲定,报导说,新增的政治局常委候选名单里,有63岁的副总理王岐山和61岁的中共组织部长李源朝等8人。但政治局常委成员可能缩小到7人。李克强、李源朝、汪洋、刘延东都是胡锦涛的共青团派系出身,而习近平、王岐山等高干家庭出身的“太子党”成员有3人,共青团派系占了上风。

曾有港台学者预测,他或可能接任常务副总理;或担任人大委员长。路透社此前报导认为,作为主管金融和商务贸易的中共副总理王岐山在两会上透露自己“想修改刑法”,并大谈法治建设和人大立法工作。他在两会的部份言论被媒体称,暗示他将“在明年3月两会上接替吴邦国出任全国人大委员长”。

也有消息称,王岐山可能在今秋中共十八大高层换届后进入政治局常委会,并在明年3月两会上接替吴邦国出任全国人大委员长的信息。

王岐山的死穴

但2011年12月香港北运河出版社出版的新书《十八大总理争夺战》分析认为,王岐山也有自己的“死穴”。王岐山的“死穴”就是他所分管的金融系统出现危机。

中国经济过热可以说是人人皆知,而经济过热的主要原因是金融过热,或者是银行贷款过热。在这方面,中国目前最难以控制的,还不是各家国有银行。而是越滚越大、已经近乎失控的民间集资融资。王岐山当然看到了这种风险,但是至今束手无策,因为靠发文件已经无法阻 止手握大笔资金的民众伺机赚取高额贷款利息。

另外一个风险就是中国的高额外汇储备,特别是美元储备。由于金融危机之后美元大幅贬值,而导致中国外汇储备目前已经损失五千亿元左右。而且美国、欧盟又在联手施压,要求人民币升值,而如何一点微小幅度的人民币升值,都会造成中国外汇储备的继续损 失。目前,中国人民银行根本不敢统计外汇储备损失的确切数字。

这两个问题就犹如两枚重磅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引爆。而其中任何一枚炸弹的引爆,都需要作为主管副总理的王岐山来承担责任。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