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核电大跃进?

核心提示:中国政府宣布,将解除对新建核能项目长达一年的禁令,该禁令是从日本福岛核电站在海啸中发生泄露事故以来而颁布的。现在,中国的核电工业继续大踏步前进,而且正在走向全球。但专家指出,中国的核电工业的“大跃进”和高铁项目颇有类似之处。


【图:中国现有的部分核电站】

根据《金融时报》的消息,中国政府表示,它将解除对新建核能项目长达一年的禁令,此举将为核能行业注入活力,该行业自去年日本福岛核反应堆灾难以来,一直受到不确定性的困扰。

中国国务院表示,它已经批准了2020核能战略,敲定了新的核能安全规定,完成了对全国现有核电厂的检查。在日本核电站危机以后,中国曾暂停审批新建核反应堆项目,同时展开安全检查,并起草新规定。

中国政府的宣布表明,中国在全面恢复核能建设项目方面迈出了重大的一步。巴克莱(Barclays)能源分析师郭守(Guo Shou)表示:“这是最主要的障碍。新反应堆的审批即将恢复,很快就会开绿灯。”

恢复批准核电项目将推动经济增长,扩大中国核电行业就业。目前中国正在斟酌如何防止经济增长进一步下滑。

日本福岛核电站泄露的影响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的能源、环境与发展项目高级研究员安东尼·弗罗加()在最近发布的《世界核能报告》中指出,日本福岛核灾难对中国的核发展造成了显著的影响,让新电站的建设遭到“雪藏”,并且引发了对国内设计安全标准的重新思考以及对新建内地核电站的空前反对浪潮。虽然国务院在5月31日发文指出,新建设项目会在短时间内重新启动,但过去15个月里发生的种种仍会让中国”十二五”规划中的核能建设目标难以完成,就连2020年的目标也要看以后情势的发展。

与此同时,中国核产业巨大的全球影响力决定了其决策的范围已经远远超出了国界。从法国到纳米比亚,从反应堆设计到铀采矿企业,整个产业都在焦急地等待着中国传来的消息。

中国进入民用核能领域相对较晚:其第一个商用反应堆1985年才建成。截至今年5月,中国正在运行的核电站只有16座,2011年核电在中国总发电量中的比例只有1.85%,是所有拥有核电站的国家中最低的。尽管是一个后来者,但直到福岛事故前,中国在此领域都非常活跃,近年来的核电建设速度令人惊叹。目前中国在建的核电站有26座,占世界新建电站总数的39%。

但是福岛核事故改变了一切。就在灾难发生的三天之后,彭博社就报道说中国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表示 “一定要加强对核安全的评估及核电站的监控”。

紧接着,一份关于2011年3月中旬温家宝总理主持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的报道上记录了如下内容:“我们将暂缓核电项目的审批,包括那些已经进入开发初期的……我们必须从根本上把握核安全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核电发展必须把安全放在首位。”并且就《核安全与放射性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及2020年远景目标》进行讨论,新核电站建设的审批被暂停。

直至2012年6月前,这些核电站仍然没有获批,部分原因在于未来反应堆设计战略方向的不确定,尤其是否将目前在中国占主导的第二代CPR 1000设计转变为从海外引进的第三代设计。

多国标准、多国技术

据《核信息周刊》报道,中国国家核电技术公司(SNPTC)的一位工作人员汤泽德(音)表示国内设计的CPR-1000反应堆就连2004年的国家安全标准的达不到,更不用说最新的国际标准了。他声称“如果已经完工的第二代反应堆无法进行更新改造,就不应该让其装载燃料棒,投入运行”。

实际上,国际核能厂商很早就开始寻求在中国建造最先进的反应堆。俄罗斯国营原子能建设出口公司Atomstroyexport就向中国提供了其最新设计——AES-91反应堆,并为江苏省的田湾核电站(2007年建成)的一号和二号反应堆提供装置。据说这里还要再建两座,但至今都没有开工。

加拿大原子能公司(AECL)承建了秦山核电站三期重水反应堆中的两座,尽管早在2002年和2003年已经完成,但并没有接到后续订单。最后一个是法国电力集团(EDF)参与的大亚湾电站两座反应堆,该电站于1994年建成,最初就是用了法马通(如今的阿海珐公司)的技术。另外,深圳岭澳核电站的一期工程的两座反应堆也采用了法马通的设备,但是到了二期的时候,就转而采用中国的设计了。

如今世界各大国际反应堆厂商,比如阿海珐和西屋公司,都在中国修建其最先进的反应堆。就拿西屋国内公司来说,AP1000是其第三代反应堆中的旗舰产品,目前唯一的客户就是中国。该公司与中国的订单价值53亿美元(340亿人民币),要建设四座反应堆,内容不仅包括反应堆技术的转让,还包括后端服务,尤其是核废料处理。

在美国智库詹姆斯敦研究所中的研究员涂建军也曾撰文指出,中国核能源发展和部署的战略非常类似于高铁项目。科技的引进开发从里到外都相似,通过典型的以科技置换市场的方式建立起了一系列的有商业价值的运行规模的反应堆,诸如最新的第二代核能系统、第三代核能系统就是国外设计的。M310(法国),CANDU(加拿大),AES-91(俄罗斯),AP1000(美国)EPR(法国)都是中国在工程的不同阶段引进技术的例子。但是从设计标准、运行安全以及保养简单性等方面来看,在任何国家部署新一代核能源时,存在太多的不同种类的核反应堆都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