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五千亿”的中国式对外援助

核心提示:最近中国宣布对柬埔寨和也门的两宗分别上亿元的外援,再次点燃关于中国的对外援助的是否值得的争论。


【图:中国的外援,点击这里查看大图】

中国近日连续宣布两宗外援,分别是在与柬埔寨签署军事合作协议中,中方将援助柬方1.2亿元人民币;以及5月23日,中国外交部宣布向也门提供1亿元人民币无偿援助,并承诺继续为也门培养重建领域亟需的各类专业人才。让中国的外援再次引起国内和国际媒体的注意。

根据国务院新闻办公室2011年4月21日发表的《中国的对外援助》白皮书介绍说,中国对外援助资金主要有3种类型:无偿援助、无息贷款和优惠贷款。截至2009年底,中国累计对外提供援助金额达2562.9亿元人民币,其中无偿援助1062亿元,无息贷款765.4亿元,优惠贷款735.5亿元。

但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的一份报告指出,中国政府一直不公布具体的援助对象、援助金额、条件等。事实上,这些信息都被认为是国家机密,而公布的数据实质上并不全面。美国的国会研究所引用纽约大学的报告显示,仅2002-2007年间,各种报道中提及的中国对外援助金额加起来就达747.4亿美元(约4708.62亿人民币),远超《中国的对外援助》白皮书显示的数据。《彭博商业周刊》在《不靠谱的中国经济统计》一文中指出,政府公布的援助数据是被低估的。英国《金融时报》也指出,2009-2010年间,中国借给发展中国家的钱比世界银行的还要多。

一般来说,中国的对外援助主要由商务部牵头,外交部和财政部辅助,国务院监督。但许多学者指出,对外援助也会由各种国家级部门和各级政府操作,透明度无法保证。因此,中国的对外援助并没有制度化。中国的对“援助”的定义与经合组织对“援助”的定义也非常不同,后者是指对受援国进行“扶贫”,而中国的援助却可以是利已的项目,譬如援建运送原材料的公路和出口港等,教育、医疗等领域的援助占比很小。经合组织规定,赠与成分必须达到25%以上,才能被认定为官方援助(ODA),而中国方面并没有这个规定。

而中国送给朋友们的“礼物”大多出手大方,尽显大国风范。位于喀麦隆首都雅温得市中心黄金地段的多功能体育馆是近年来中国援建喀麦隆的最大项目。体育馆设计规模5400座,总建筑面积近1.3万平方米,占地近4万平方米,总投资约1.6亿元人民币。在尼日利亚,中国给其发射的一颗通信卫星价值就高达3.11亿美元。2002-2007年间,在向中国出口大量原油的安哥拉,中国就豪砸74亿美元用于该国的铁路建设。除了基础设施等建设上的援助之外,中国也没有忘记软实力的输出,在非洲的孔子学院以及孔子课堂就达30个。

大量外援引发国内不满

在腾讯网举办的一次网络投票中,认为中国应该对外援助的有13633票,占投票总数的26%,而不应该对外援助的高达39218票,占投票总数的74%。可见,民间对于中国慷慨的对外援助存在质疑。

质疑之一是所谓“不附加任何条件”其实变相鼓励了腐败。

美国智库对外关系理事会高级学者费恩波姆(EvanA.Feigenbaum)在《外交政策》发文称,中国的援助或贷款与发达国家的不同。中国从不过分关心减少贪污,提高透明度,或者提高私营公司的条件;相反,它通常要求受援国家,购买中国产品或者雇佣中国工人。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帮办柯庆生就对中国“不附加任何条件”的对外援助政策提出过质疑,称中国的政策可能阻碍美国、欧盟等援助方“促进发展中国家经济长期发展、保持政治稳定”方面的努力。

柯庆生表示,中国近来通过提供“不附加任何条件”的援助,在经济领域“大举进犯”第三世界,尤其在非洲、拉美和太平洋地区,并通过经贸手段加深与这些地区国家的政治关系。中国的政策与美、日、欧、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援助方“以外援为杠杆,促进受援国改善人权、进行改革”的政策完全相反。

他说:“我们很担心与国际社会不协调的中国外援项目,将抵消其他援助方促进良政、提高透明度的努力。我们认为,提供附带这些条件的援助项目才是促进第三世界保持长期经济增长和稳定的最好方式。”

质疑之二是中国的大笔外援并未在国际上带来坚固的盟友。

例如学者何清涟就曾撰文评论说,回溯60多年中共的国际关系,至今已享有三次被“光荣孤立”。第一次是1949年-70年代中美建交;第二次是1989年到90年代中期。如今正在滑入第三次被“光荣孤立”的通道上。考察这三次被孤立的原因,就会发现根本原因还是中共的价值观及其行事方式与文明国家格格不入。对于国际社会公认的普世价值和行为准则,北京当局一直采用回避和利用相结合的手段。

中国这些年口头上也提出要建立软实力,但北京对软实力的理解就是“金钱外交+大外宣”。其实,这种中国特色“软实力”只能收效于一时。中国政府在国际社会挥洒金雨得到的最大收获,就是曾经成功地利用一些发展中国家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2006年后为人权理事会)中捣乱,使得谴责中国政府侵犯人权的议案从未通过,其余不少未结善果。近来缅甸对中国的疏离就是一例。中国多年来给缅甸大洒金钱,并早就办了多份缅文外宣媒体如《吉祥》杂志等为缅甸人洗脑,但就在今年9月新总理吴登盛上台之后,缅甸政府宣称暂停中国投入36亿美元在缅北伊洛瓦底江上兴建的大坝工程。东南亚国家在“经济靠中国”的同时,从未真正放弃“安全靠美国”的想法。

但愿北京能够认识到:外交上的困局,并非完全来自战略战术的不智,而是源自于中国的政治制度与价值观。再不改革,北京就只好继续孤独下去。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