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希同亲述:众口铄金难烁真

核心提示:5月28日,香港新世纪出版社正式发行《陈希同亲述》一书,该书是中国知名学者姚监复与保外就医的陈希同在2010年至2012年间的谈话实录。以下是“德国之声”采访姚监复的报道。


【《陈希同亲述:众口铄金难烁真》一书封面】

“六四事件”23周年将至,香港新世纪出版社负责人鲍朴,继2009年出版和”六四事件”相关的赵紫阳录音《改革历程》、2010年《李鹏日记》被中共当局强令禁发后,正式推出《陈希同亲述 众口铄金难铄真》一书,书中浓墨重彩的一笔为陈希同讲述”六四真相”。

赵紫阳、李鹏、陈希同皆和”六四事件”密切相关,三个当事人口述作品有相互矛盾之处,也有部分相互佐证,本书作者、曾任职中国国务院农村发展中心研究中的姚监复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认为,综合、对比多部关于”六四事件”当事人的回忆录,”六四事件”渐渐接近和还原事实,公众渐渐厘清脉络和了解到底是谁”指挥”了北京戒严行动?

现年82岁的陈希同在”八九学运”期间担任北京市市长,曾被外界认为是”八九学运”主要的镇压者之一。 1998年,陈希同被中共当局以”贪污罪”判刑16年,2004年,陈希同获保外就医。在此期间,姚监复先后八次探望陈希同并与之对话,其后整理成书。

“我不是正指挥,我没有谎报军情”

赵紫阳的口述《改革历程》中曾披露,陈希同曾与李鹏、李锡铭等定性学潮为”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的反党、反社会主义政治斗争”;在虽未正式出版、但早已在网上全面公开的《李鹏日记》中,陈希同被指为北京戒严行动的正指挥,姚监复向德国之声透露,陈希同在与他交流时完全否定该说法:”他说,我到2010年我才知道我是正指挥,89年时李鹏为什么不告诉我?所以他有机会要见李鹏的话,得问他你为什么早不告诉我?所以在这个谈话录中,这是他主要更正的。”

在本书中,陈希同表示在”六四事件”中他承担了过多的责任,外界曾普遍认为陈希同当年向邓小平”谎报军情”,过分强调学生运动的严重性和学运直指邓小平,导致邓小平作出对学生进行镇压的决定,继而导致”六四事件”。陈希同否认曾向邓小平当面汇报和签发报告:”《六四真相》里面说,他在邓小平家开会,他坐在邓小平的背后,用四川话把别人的话用力重复,让邓小平能听见,他说我根本没去邓小平家开会,我相信他说的是真的。”

陈希同身不由已,愿”承担责任”

姚监复也提及,1989年6月30日,在镇压学生运动后,陈希同以国务委员和北京市长的名义向中国人大常委会做出《关于制止动乱和平息反革命暴乱的情况报告》,再次将学运定性为动乱,该报告曾印发100万份,对此陈希同表示是奉中央之命而为:”他的解释是,中央让我做报告,我不能不做,我一个字也没参加讨论,一个标点符号也没有改,但是我承担责任。”

时至今日,对”六四事件”陈希同到底有怎样的认识?姚监复认为陈希同依然无法摆脱执政者思维:”他觉得这是个不应该发生的事情,结果竟然发生了,我也问他,你作为市长,你的市民无辜死掉了,你有什么感觉,他说我觉得很遗憾,不应该死这么多人,但是他的认识和我和更多人对六四的看法还是不一致的,就是认识高度和深度,不完全一样,所以我在这本记录中,按照他的愿意写出。”

“我不是贪污犯,我要上诉”

1995年,陈希同被指控犯有”巨额贪污”,本书中陈希同为自己辩护”不是贪污犯”,他也强调自己当时受到不公平审讯,是文革以来政层的最大冤案。姚监复表示:”他说我不是贪污犯,为什么判我十几年?他的悲剧可能是整个共产党制度下的社会的悲剧,他自己觉得我并没有得罪什么人,他向高法申诉了,要求重审,他觉得哪怕维持原判,也得有个回答,他对这个很不满意。”

德国之声向姚监复问及陈希同是否认为中共将其治罪是政治斗争?姚监复表示陈希同没有正面回答:”我在书中问他了,他没有回答,他说不知道为什么?另外网上说他告了江泽民的状,他也说没有告状,问题是另外有原因。有一个解释不知道能不能说得通,是张木生(德国之声注,张木生为税务杂志社社长、被称为中共高层智囊之一)说,邓小平南巡后到首钢时曾有个想法,让陈希同进常委当他的联络员,是不是这个犯忌了?”

“担忧陈希同口述遭当局报复”

姚监复说在采访陈希同时,看到有北京远郊的农民探望陈希同,亦感他是一个亲民的官员;陈希同也曾向他表示,因为自己出身贫寒,在考取北大后曾为学费担忧,随后在其执政后,推行在师范类高校公费政策;再到他面对自身处境的乐观,交织在一个带有”六四”镇压者标签的中共官员身上,在所有的对话中体现着人性的复苏和挣扎,他的身上也无法抹去执政者思维定式。

姚监复亦担忧本书出版后,他自己及陈希同遭当局报复,为此他强调,虽然两个在公开谈话纪录一事上,曾签有可以出版的君子协议,但陈希同因为申诉案迟迟没有结果,本不予目前出版。

“去年他和我说了,你不能在2011年出版,到2012年再说,我说君子协定已经到期了,他说再延长一下,因为两年前他就进行申诉,就是要求就贪污案进行审理,他想等有回答再说,我把我们以前的纪录给他看了,他同意公布,说这个纪录有用,总有一天要公布,但这次公布,是我和出版社商量的,没有经过他,我希望这次的公布不要给陈希同带来麻烦,我也希望不要给我带来麻烦。”姚监复坦承自己已近八十高龄,希望本书早日面世以待世人考证。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