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逃离软禁

核心提示: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已逃离自己的村庄,并在为被拘留的儿子寻求律师的帮助。

chen_guangfu
【图: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为陈克贵讨说法而逃出村庄】

陈光福对路透社记者称,他于5月22日(星期二)凌晨三点逃出他在山东省的家,避开大道、穿越田野,并在行车六小时后于周三晚间抵达北京。

他的弟弟、盲人活动家陈光诚在逃出东师古村后,也经由几乎相同的路线前往北京并在美国使馆寻求保护,引发了中美之间的外交危机。在中国政府允许陈光诚飞往美国进行学习研究之后,这一危机得以化解。然而,尽管陈光诚已安全到达纽约,他在山东老家的家人却仍继续受到安全压制。

发言权

今年55岁的陈光福,在接受路透社记者采访时讲述了自己本人所遭受的酷刑与报复细节。他说,他被限制离开村庄,并被山东警方告知如果他接受采访,就会加重政府对其子陈克贵的惩罚。

在位于京西的一家茶楼,陈光福表示:“我觉得,既然他们已经这样做了,为什么我就不能说些什么?…… 我有讲话的权力。”

“我告诉他们,他们的要求没有法律依据,而仅仅建立在权势和决定克贵的刑期的意愿之上。这一点我将永远无法接受”,陈光福说,并称他打算很快返回故乡。

陈光福之子陈克贵因被指犯“故意杀人罪”而在押,并可能面临死刑。但他的几名律师称,他没有杀死任何人。

这些律师还称,陈光福的妻子任宗举也可能会因为“窝藏”儿子而被起诉,并最高可被处以十年监禁。她于4月29日被拘留,后取保获释。而陈光福的儿媳刘芳目前正在北京为丈夫寻找律师。

报复

陈光诚逃跑后不久,政府的报复就已开始。 4月27日午夜刚过,有便衣男子踢开陈光福家的大门,将其带往公安局。他说,他在那里被戴上手铐和束上铁制脚链,被打耳光,并有人践踏他的脚,用他的皮带抽打他的手。陈光福称,对他的殴打持续了“很久”,他的左手拇指甚至失去了感觉。“陈光诚是怎么逃走的?”警察不断地对其发问。

陈光福的话表明了中国当局对持不同政见者的家人的态度和对陈光诚家人所采取的强硬的手段。

“不公正与非法”

陈光福说,在警方对他实行了拘留之后,第二批男子又来到他家,对其妻儿进行殴打。他的妻子后来告诉他,她与儿子被身穿警服的人员殴打出血,并高声呼救,而陈克贵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拿起了菜刀砍向三名警员。

目前,陈克贵被关押在沂南看守所,当局已禁止其家人和自己选择的律师对其进行探视,陈光福说。尽管警方告诉陈克贵他已被指定了国营沂南法律援助中心的两名律师,但该中心人员却称他们对此事一无所知。

“我认为这是不公正的,也是非法的”,陈光福说,“基于我对陈克贵的了解,他绝不会拒绝外部律师的介入。”陈光福对儿子的前景表示“非常悲观”。

同时在采访现场的陈克贵的妻子刘芳也对路透社记者说,她希望丈夫一案会被当作“一般的刑事案件”来处理。

“他(陈克贵)肯定受了重伤,我很担心他的身体状态。…… 在里面,他可能会遭受殴打。”刘芳说。她所选择的两位律师已经给沂南公安局写信,将沂南县公安局拒绝他们与客户见面称为“非法”行为。这封信已于本周一在微博上公开发表。

而在上周六前往美国之前,陈光诚就已预言当局操纵其侄子一案的行为最终将走向失败。

到美国看看

对其弟的逃离,陈光福还提供了新的细节。他说,陈光诚于4月20日上午逃出了家,翻越了八道墙,有些甚至高达四米,并在猪圈里过夜。

“我也试着按照他的逃跑路线逃了出来,但有两堵墙我没敢翻”,陈光福说。在得知弟弟出逃之后,他帮忙联系了活动家何佩蓉和郭玉山。这两名活动家随即从北京开车前往山东泰安,将陈光诚接到了北京。

当问及他对其弟已前往美国的看法时,陈光福说:“我想,如果有机会,他会带我们到那里去看看。…… 那么多人都说了美国的坏话,甚至有人说他像条狗一样被踢出了美国使馆。但最终他还是到了美国,所以我认为那些批评是没有道理的。”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