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九龙闹海”

核心提示:戴维·皮林发表的关于南中国海局势的评论。其中引述了一份最新的ICG的报告《九龙闹海》,不同的利益集团如何希望在南中国海将“执法权升级为主权争端”。


【图:不平静的南海因为有太多集团想在里面分一杯羹】

太多龙,太多噪音。这是一位中国学者对南中国海摩擦不断的注释,在南海,中国的主权主张与几个东南亚国家的主权主张存在矛盾。

最新一起争端发生在中国与菲律宾之间。上个月,一艘菲律宾海军舰艇试图扣留几艘中国渔船,菲律宾方面称,这些中国渔船当时在争议岛屿附近非法捕捞——不可避免的是,这些岛屿有两个不同的名称:菲律宾称其为斯卡伯勒浅滩(Scarborough Shoal),中国称其为黄岩岛。中国海监船迅速赶到事发现场,阻止菲律宾海军逮捕中国渔民。

海上冲突已造成棘手的外交僵局。上周,在中国一些报纸发表愤怒社评,要求解放军海军教训菲律宾后,甚至有人猜测中国准备对菲律宾开战。自那以来,北京方面似乎从这种好战的边缘退了回来。但中国用其它方式惩罚了菲律宾。中国暂停进口菲律宾香蕉,任由整船的菲律宾香蕉在中国码头腐烂,这危及菲律宾多达20万蕉农的生计。中国各旅行社以安全为由,取消了赴菲律宾的旅游团。

菲律宾政府在维护其认为不容置疑的领土权利方面的无能表露无遗。去年,菲律宾总统贝尼尼奥·阿基诺三世(Benigno Noynoy Aquino)颇为可爱地承认,装备落后的菲律宾军队要与中国交战,就像一个困在桶里的拳击手试图搏击。对菲律宾(还有越南,另一个在南中国海惹恼北京方面的国家)来说,问题在于北京方面对几乎整个战略水道宣称拥有主权。中国绘制了出名的“九段线”地图,标出中国宣称拥有主权的海域——就像一个巨大的舌头舔着邻国的海岸线。最近几年,海上冲突有所升级,似乎表明北京方面正变得更为大胆。2009年,中国船只曾包围一艘美国海军监测船,引发了与美国的外交纠纷。去年,中国海监船与越南和菲律宾两国的地震勘探船都曾发生冲突。在一些人眼里,中国坚持维护其(被夸大的)主权主张的行为证明,中国正在自己的后院发展中国版门罗主义。

在普林斯顿大学伍德罗·威尔逊公共及国际事务学院的阿龙•弗里德伯格(Aaron Friedberg)看来,中美正在亚洲争夺霸权地位,他在以此为主题的书《霸权之争》中表示,中国有3个外交政策原则:“避免对抗”、“增强综合国力”以及“逐步推进”。中国加大筹码的行为看上去很像是在“逐步推进”。

这可能是北京方面的长期目标。就目前而言,根据总部位于布鲁塞尔的冲突解决机构国际危机集团(ICG)的一份出色的报告《九龙闹海》,现实可能更为混乱,也更加危险。这是因为海事机构(而非中国政府本身)的增多也许正在拓展中国的政策界限。这些“龙”正在“闹海”,它们包括海关执法、中国渔政指挥中心、中国海事局、中国海监总队)等等。

总部位于悉尼的智库罗维国际政策学院执行主任迈克尔•韦斯利(Michael Wesley)表示:“一个多层次的游戏正在进行。”他表示,相互竞争的机构为了争取更大的预算,都有动机让局势保持高度紧张。

国际危机集团这份报告的作者之一斯蒂芬妮•克莱恩-阿尔布兰特(Stephanie Kleine-Ahlbrandt)表示:“这场游戏的实质是把执法当作主权争端这个更大问题的代理。”

她警告称,这些海事机构正在展开的“军备竞赛”甚至可能比军方更为危险,因为他们的船舶更容易部署,他们的交战规则也更加模糊。

韦斯利表示,中国的长期目标是突破南中国海,进入浩瀚的太平洋。克莱恩-阿尔布兰特担心,中国要么控制有争议的渔场,要么与菲律宾舰船开战,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邓小平在谈到中国要韬光养晦时,显然没有料到中国“九龙”眼中发出的亮光。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