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赴美背后的外交斡旋

核心提示:两名身份不明的男子、一再被打破的协议、不断变化的想法和情况、紧张的谈判和再谈判、严厉的外交警告和低声得几乎如耳语的回复……美中外交历史上首次围绕着一位中国公民进行的谈判细节披露。


【图:美国大使馆发布的陈在使馆中时的照片之一】

关于陈光诚问题的谈判是美中关系史上最为紧张和最难以置信的谈判之一——而做出这一决定只在短短数小时之内,起因是从美国大使馆打来的一串电话。

4月25日,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正身处险境,在三天前从他的家里逃跑的时候脚部多处骨裂,腿部肿起。先是一些活动家们给美国使馆打了电话,他从一个地方被转移到另一个地方以免被国保发现。

他请求紧急避险。

这一要求就如一颗火箭弹击中了美国大使馆,北京和华盛顿的美国国务院的高层官员之间开始了一系列的安全通话。美方考虑了多种情况,包括可能与中国的关系破裂,对下周即将举行的国务卿克林顿的访华会见中国高层领导等事宜的影响。

方励之的名字也很快被提起。这是上一次,在1989年的时候进入美国大使馆的中国异议人士。他在使馆呆了一年多,美中之间的裂痕因此而扩大了。

由于陈光诚需要不断躲避,因此前往美国大使馆的机会非常有限,国务院高级官员得到了简报,最终克林顿向美国驻华大使馆做了最终决定:带他进入美国使馆。

美国与中方的谈判在四天之后开始。

一位参与了这一过程的高级政府人士说:“当我们处理此事的时候,我们知道我们在涉足什么。”上周六陈光诚到达了美国成为这场大戏的高潮。

几个月来,美国官员一直对许多就陈的命运进行谈判的秘密细节闭口不言。但是周六当这位40岁的律师安全地登上飞机之后,高层政府官员第一次对外详细描述了他们和中国人打交道的情况——一开始协议怎么也谈不拢,(后来好容易达成了),又差一点儿破裂。

几乎所有的受访官员都是在匿名情况下详述了他们如何在共和党和人权组织的批评声音中努力解决这场危机的。批评意见认为美国官员太相信中国政府了,没能锁定强有力的保障——奥巴马政府对这一指控给予了驳斥。

对华外交一直都很复杂,因为中国政府不透明的本质、各层级的官僚主义、由共产党统治,有时他们的决策过程也令人迷惑。

但是涉入了这起谈判的官员说关于陈的高层会谈为了解中国的领导层如何实时运作提供了罕见的一瞥——他们当时也面临着内部和外部压力。

两位身份不明的男子

谈判地点在北京东部的外交部大院,里面有两张长桌,每一张上面有一个麦克风。墙上挂着中式山水画。

4月29日早上10点,美国人和中国人见面了,中方出场的是美方多次接触过的官员,由外交部副部长崔天凯领头。然而在中方外交人员的另一侧是两位没有做自我介绍也未经介绍的男子。

直到数日之后,美国方面才得知其中一人是中国国家安全局(负责海外情报和反侦察的权力很大的机构)的代表,而另外一人是来自中国情报机构一个未知机构的负责人。

美方的代表有六名国务院官员。包括副国务卿坎贝尔以及美驻华大使骆家辉。坎贝尔是从华盛顿赶来的。还有法律顾问高洪柱,他当时正好在中国开一个会。

中方一共有十人——纪律严明地集体沉默的一群,在整整四天里除了崔天凯没有人说话。

许多和崔天凯共事的人都处理过许多敏感议题。去年,崔天凯还和同样的一群美国官员一起,就上次在华盛顿与奥巴马见面后发布的美中联合声明进行过谈判。

他们也一样束手束脚。中国警告说若有消息传出陈光诚在美国使馆,那么中方将会以叛国罪指控他。

首次谈判

第一场谈判时,美国人提议中国政府可以直接和陈谈。陈光诚在与美国官员的长时间交谈中清楚表明他希望留在中国,这样他可以发挥作用。美方这样考虑,如果他希望留在中国,他就需要与中国当局建立互信关系。如果中方官员见到他的话,也能确信美方所说的陈受伤了的情况。

但是中方拒绝与陈光诚见面。外交部的官员拒绝进入美国大使馆和陈谈判。美国人又不能把陈带出来,那样就没有主动权了。

在整个谈判过程中,中国谈判代表从来没有提出过什么方案。他们完全是应对性的。崔天凯每次在结束会谈后就会回去报告,然后在第二次会议上传达中共最高层的决策。

一名高级政府官员说:”我们提出一个方案,然后几乎是立刻就从最高层得到了回应。我从来没见过中国政府这么迅速和高效地运转过。”

同时,华盛顿和北京之间12个小时的时差也让这些谈判者们几乎没有合过眼,他们在晚上的时候要和白宫、国务院通过使馆的安全连线进行汇报。

美方与陈光诚本人的谈判几乎和与中国高层的谈判一样难。虽然和他交谈非常令人动容。他常常显得脆弱——一个几乎一无所有的盲人,在使馆为海军陆战队战士预留的简朴的房间里睡觉。他谈到了他如何想念妻子以及担忧子女。

但是他也可以立刻成为焦点,在谈到他希望像中国官员转达什么要求的时候他表现得很有心机。

把握时机

美国官员们后来意识到克林顿访华的时机对他们来说是个优势。

中方一直清楚地表示希望能够在5月3号中美举行战略经济会话之前解决此事件。

如果双方谈判官员无法在克林顿访华之前达成协议,那么危机就可能扩大,会牵扯高层官员。一群职业外交官私底下在一间屋子里唇枪舌战是一回事;如果克林顿国务卿直接向中国领导人谈到这件事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很清楚的是中方的谈判代表们想避免后者的发生。

正如一名高级政府官员所说:”最终,如果希拉里·克林顿介入,非常直接地说出我们希望如何如何,这比让一群谈判代表来说要有力得多。”

到了谈判的第四天出现了突破。中方终于同意让陈光诚的妻子和子女乘高铁到北京来。这是陈光诚要求的要中方显示诚意之举——让他的家人脱离山东当局的控制——尽管陈犹豫了几次,但他担忧家人的安全这一点最终让他下了决心。

中美当时达成的协议是,陈光诚住院两周之后会立刻前往七所大学中的一所学习,最有可能是在天津的那所。两年之后,他可以前往美国学习。或者,如果他愿意的话,也可以转到在上海的纽约大学开设的一个法学院。

如果这一切都按计划的话,那么届时克林顿可以在战略与经济会议上对媒体宣布所达成的美中协议。

在克林顿的飞机5月2日抵达北京之后的几个小时,陈光诚同意离开美国大使馆与家人在医院见面。骆家辉三次问他是否确定要离开使馆,接受这一协议,留在中国。陈回答说他已经准备好了开始更美好的生活。

走错一步

美国官员曾经在谈判中提到如何让陈光诚在医院时美国官员还能一直相陪,但是在他与家人团聚的那一晚,最后留守的那名美国官员决定给他和家人一些私人空间,他离开了。

但是这成为未来几天让陈光诚的支持者以及美国共和党及人权人士都大肆批评的原因。后来甚至一些美国官员也承认这是个错误。

美国官员为陈光诚提供了三部预先设置好的手机,以确保能够联络他。但他们没想到的是陈光诚会在未来的两天中不停接受采访,甚至在华盛顿的一场国会听证会上他也打进了电话。

陈光诚还对朋友们说,他觉得美国弃自己而不顾,他为自己的安全担忧。支持者们和记者们涌向医院,遭到了国保的暴力相向。

突然,中国外交部打破了沉默,谴责美国介入此事,并要求道歉。

对许多政府之外的人来说,看起来中方已经废除了达成的协议。但是许多在场的美方官员说,如果陈没有改变主意的话,看起来中方是愿意继续遵守协议的。

一名高级美国官员主意到中国遵守承诺说要对虐待陈的事进行调查,并允许他一直自由通话。”直到此时,还没有什么方面说明他们不想遵守协定。”

最终谈判

到了5月3日,周四的晚上,问题出现了,陈光诚希望离开中国。

美国官员意识到他们低估了陈光诚的朋友们以及其它异见人士对于他留在中国的决定的反对声音,就在与家人单独相处的那天晚上,他们显然说服他改变了主意。

而那个时候,会议已经排满了日程,任何谈判都要在会议日程中穿插进行。

这是美国方面首次听到陈光诚想去美国。情况迅速变得难以控制,美方建议以最快的方式达成解决方案。在下午的会议中,崔天凯听到新的提议后显得很生气,但还是以向上汇报结束。

晚上,克林顿在整整一天的会议后,对她这个精疲力尽又灰心丧气的谈判小组打了打气。他们权衡了一下各种选项。包括是否要有一段冷却期。但是最终,克林顿准备一鼓作气,立刻解决问题。

几个小时后,坎贝尔联络了崔天凯,告诉他早上他们要再开一次会。

到了早上,克林顿决定直接与国务委员戴秉国进行会谈。这是在早上九点。

克林顿一开头先是表扬了双方的谈判小组和之前达成的协议。接着她小心地把新的提议用先前达成的协议来包装。

克林顿说,之前的谈判是让陈光诚在天津学习两年后去美国,现在只不过是把时间提前了。

她说这是一个关键时期——一个历史上的转折点,美中关系在未来将更有承受力。

戴秉国坐得很直,说话声音很低,他说:中方已经尽了最大努力。然后他停顿了一下,又补充说,如果美方相信还有其他可能性,中方可以坐下来再谈。

崔天凯指着坎贝尔,用中文说:”我不想再和他谈了。”

戴秉国告诉崔说再试试吧。

一名官员说:”我们不知道结局会如何。我们在等待一个信号。”

违反惯例

之后不久就出现了些微的希望,在克林顿和温家宝会面的时候。

就在会议当中,温家宝和克林顿在谈的时候,一名低级的中方官员从桌边站了起来,把崔天凯和(中方驻美国华盛顿大使)张业遂,以及他们的助理拉出了会议——这是非同寻常的违反惯例的行动。

在幕后,这些官员们再三思量。当这些官员们回到座位的时候,他们显得紧张但略多了些自信。

在会议之后,其中一人把坎贝尔拉到一边:”你确定他想这么做?”

坎贝尔回答说:”我们非常确定。”

在午餐休息的时候,国务院发言人努兰向记者们做了简报。一名记者递给了她一部手机,上面是新华社发的消息。

中国官员宣布,陈光诚是一名中国公民,他可以自由申请到国外学习。这是一个信号,中方是完全同意让他走——还是只是想拖延一下——还不清楚。

稍后不久,崔天凯与坎贝尔以及另外三名美国官员再次举行会议。

一个小时之内,他不断表达了对美方干涉的不满。之后,崔天凯也提到了新华社的报道。

美方官员说,”这时我们才知道这是有意之举。”

中方提出了要求,他们希望公开表示,陈光诚没有获得特殊照顾,他们在释放他之前会有一段不确定多久的时期,这样才不会显示出中国屈服于外来的压力。

另外中国方面坚持说,不可以把这个协议描述成是在进行了一系列会谈之后达成的”协议”或是”谅解”。

崔天凯离开前最后给了美国人一个警告:别说什么让我们不得不反驳的话。

拖到最后一刻的声明

在会谈之后,美国方面离克林顿举行记者会只有20分钟时间。

至少有七名美国官员围着一台电脑撰写了一份声明。

也正在这个记者会上,正如向美方对崔天凯承诺的,克林顿使用了非常正面且泛泛的辞令。她的发言人发表声明说,”美国希望中国政府能够尽快处理陈光诚的申请。”

六天马不停蹄的危机外交后,已经没有更多的可以做,只能等中国发话了。

15天之后,陈光诚离开医院,登上了前往美国的飞机。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