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 vs. 陈光诚,谁更强大?

核心提示:在许多方面,陈光诚都是薄熙来的另一极端的反面,他出身贫穷农家,自小双目失明。但是在塑造中国未来的远见上,这种从下至上的推动力却是更强大的力量。对习惯于从上至下统治的中共精英来说,陈光诚提醒他们,推动政改的风险和继续拖延的风险哪个更大?

这是当下两位最有个人魅力的人物的遭遇。他们分别搅动起政治局和东师古村的漩涡,薄熙来和陈光诚不仅仅源源不断地提供了非同寻常的新闻源,也为中国的未来塑造出截然不同的愿景。谁的故事更重要呢?

薄熙来所代表的是当今中国的权力和财富的合谋,他是高调的”太子党”,其父是毛泽东的革命战友、他本来希望能在今年秋天进入九人的政治局常委,而如今却梦断官场,等待着自己看似不妙的下场;其妻谷开来则因为涉嫌英商海伍德谋杀案而被拘押。

陈光诚的许多方面看来是薄熙来的反面。陈出身贫穷农村、自小双目失明,他凭借多年自学成为家乡山东省穷苦农民利益的代言律师。陈光诚是数以亿计的中国农民中的一个,没有任何特权,但他们为了能有更好的生活、为了自己的权利尔抗争。

过去的30年以来,(或许还可以说在此之前的3000年中),薄熙来这类人最为重要。尽管他们多数时候表现低调,身穿黑色乏味的西装,有着不断变换的名头,这些掌控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革命者”和”工程师”们打造了一台经济增长的超级引擎,足以让世界上的多数人相信中国崛起势不可挡。中国领导人的确在经济上所做非凡。更不要说薄熙来领导的重庆似乎还打造出了一个与众不同的经济和社会模式——强调国家对经济的介入,回归到社会主义道德,还带着一股大众化的个人风格。实际上,这种模式展示的是在过去多年来中国受到尊崇的从上至下的帝王权力。

但如今,中国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陈光诚事件展示出了”小人物”坚定的抗争意志,面对从上至下的强权的永不言弃的精神,他代表的是从下至上的推动力。自学法律,然后挑战中共的盲人仍然鲜见。但是工人在寻求更大代表性,这不罕见,家庭教会也在努力争取更大的信仰自由。当去年,乌坎村成功驱逐腐败村官时,这只是全国各地无数的抗议之一。农民正在比以往更主动地挑战腐败和不良治理。乌坎并非唯一一个让党不得不倾听他们的呼声并有所收敛的例子。

还有新生的中产阶级,尽管他们仍然不希望太动荡,毕竟他们从现行体制中受益,但他们也在焦急地期待自己的声音能被听到。经济学家分析经济发展与政治变革的关系时指出,非产油国在人均GDP超过6000美元(按 购买力平价计算)时,没有一个能够维持一党专政。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说法,中国的人均GDP以购买力平价计算,已超过8300美元。中国的中产阶级中有许多人正日益寻求独立司法体系保护其资产和财富。在污染(比如去年发生的大连要求关闭化工厂事件)和公共安全(比如去年的温州动车事故)等问题上他们也愿意走上街头、发出抗议。

中产阶级被压抑了很久,现在他们不吐不快,而今天有了微博。共产党对媒体的控制甚至也出现了裂缝。4月份四家主流报纸报道了陈光诚躲入美使馆后,《新京报》的编辑在深夜发出了一则微博,配图是一位悲哀的小丑,文字说的是:在寂静的深夜,卸下不实的面具,对真正的自己说一声:对不起。更多受欢迎的微博都在批评这些发社论的报纸,而不是陈光诚。

尽管如此,上层权力依然是中国的决定因素。中共18大对于塑造中国的未来至关重要。薄熙出局后,看似权力将可能平稳过渡到”第五代”领导人,薄熙来之前的盟友仍然紧张不安,而讨价还价也在进行。但是这种平稳交接似乎不太会传到草根阶层。当局仍然可以无须顾忌地监禁像陈光诚这样的人的时候,却不能压制一个更加移动和互联的社会带来的参与意识。成功的代价,在经济的、社会的和环境的衡量下越来越清晰地体现出来,中国崛起的弊病也正在暴露出来。于此同时,如陈光诚这样的人在从底层向上以一种亘古未有的方式推动中国走向未来。陈光诚事件虽然目前只能说是一个变革的信号,但无疑比薄熙来事件更能体现未来中国的走向。

那些希望改变他们的祖国的人们,尽管必须像陈光诚那样,不仅要对抗共产党的残酷暴力,还必须找到方法与既得利益者斗争,后者从党的现行体制中获利颇丰。

很难证实薄氏家族的巨额财富是否被夸大了。但已知的是,中国各级官员都在利用手中的权力成为超级富豪,并且制造了当今难以匹敌的超级买办集团。薄赌了一把、失势了、被扫到了一边。但是还有诸多象他这样的太子党、部队和国企领导的家族。他们根深蒂固、融进了体制的各个方面,并毫无退让之心。他们准备着和从下至上的压力一决死战。

20年来,中共想启动政改比继续拖延面临的风险要大。但是,继续拖延的风险也可能大过启动的风险,这一改变的临界点正在到来。而陈光诚可以代表着这种转折。

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增长却并非总是从西方观察家得到了相应的赞美。然而中国领导人要为今后10年提出执政远见的时刻已经来临。他们的远见应该不仅仅停留在高速公路、大厦以及高铁上面,更需要凝聚人心。[“中国模式”]内在的紧张正在质疑中国崛起是否势不可挡。中国的领导人已经成功地建设了一个越来越现代化的国家,但他们对于国家和人民想要成为什么样并无更广阔的视野。

陈光诚只是一名农民活动家,他可能从未想过要涉足高层政治。在谈到如何创造一个政府可以遵守法律,个人生活得到尊重的社会时,一位盲人却有着最清晰的远见,这其中的讽刺意味不言自明。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